009 愧疚
到這里,魏曼妮才滿意地點點頭,了一聲好,母女兩人又了很久,最後才依依不舍地掛斷電話.

"欣欣啊,有什麼苦可憋在心里,一定要跟媽媽啊,媽媽什麼時候都站在你這邊的."

想起魏曼妮的這句話,她就覺得好笑,搖搖頭,將手機放在桌子上,手托香腮,不知道在沉思著什麼.

實話,對于魏曼妮的關心,顧可欣不感動是假的.她的母親早逝,在她十歲的時候就去世了,關于母愛的記憶,現在已經記得不多了,畢竟是這麼久遠的事了.

但是重生到顧可欣的身上,卻無比深刻地體會到顧夫人對女人的疼愛,她無比羨慕,也無比珍惜.

此刻她自己就是顧可欣了,在享受著魏曼妮的寵愛的同時,心底也有點的愧疚,因為這些原本都不是她的,而是那個顧可欣的,可是她突然進駐她的身體,將對方的一切都搶了過來.

眉頭輕輕蹙起,憂愁一閃而過.

對不起了,顧可欣,這一切,並不是我故意搶了你的,希望,你別介意.

隨即想到魏曼妮讓自己別把什麼事都憋在心底的話.

顧可欣起身,在房間里面來回走動著.

不是她不把事出來,故意隱瞞魏曼妮,而是這件事,出來沒有人會相信.

靈魂轉移,這麼荒謬的事,有誰會相信?大概她一,人家就會將她當成精神病院逃出來的瘋子吧.

可是事實就是這麼神奇,否則她也是不信的.

想到原主顧可欣,她眼底一閃而過殺氣.

有些事,還沒有搞清楚呢,前世的她是跳崖而死的,但是這個顧可欣,卻是不知道怎麼受傷的,她從這具身體里醒來的時候,這具身體受傷很重.

修養了足足一個月,才恢複,她一直沒有去了解顧可欣受傷的事,但是現在,一定要查清楚了才行.

就當是給死去的顧可欣一個交代吧,怎麼,她此刻也是占據的別人的身體.

這麼打定主意,她下定了決心,便打算出去一趟.

剛下樓,就看到尉遲風回來了.

淡淡掃視了她一眼,面無表地出聲了.

"欣欣你要出去啊?是有什麼急事麼?"楊漫好奇地隨口一問.

顧可欣愣了一下,點點頭,"奶奶,我找朋友有點急事,一會兒就回來."

"好,那你早去早回,阿風你還愣著干嘛?還不送送你老婆,她一個女孩子出去怎麼行,多不安全啊."白了尉遲風一眼,楊漫毫不客氣地吼道.

又對顧可欣:"欣欣啊,讓阿風送你去吧,反正他現在也沒事,你們就在附近逛逛也行,要是不回來吃飯的話,就先打電話告訴我一聲."

賊兮兮地笑了笑,她的眼睛在面前的兩人之間轉來轉去,這下,叫你們還不出火花!

雖然她一個老人家了,插手子孫的事不好,但是為了孫子的幸福,她就是要插手了又怎樣?

嗯,雪丫頭回來的話,也剛好,跟新嫂子好好相處,那麼這個空蕩蕩的別墅也就充滿歡聲笑語了.

但是,要是多幾個蘿蔔頭出來的話,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