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揭秘叔+我想要你+男人和丑女
眸光一凝,談念璟的神色驀地陰郁,剛要關上電腦去找談令揚,卻見電腦屏幕上閃過了一道人影,對方仿佛有備而來,她下意識從腰間摸出放置已久的手術刀,轉身追上之際,卻見放在桌上的,裝有血液的試管不見了!

稍一遲疑,談念璟眼角捕捉到那一閃而過的人影,順勢關上實驗室的大門,追著人影而去!

那個人極為的狡猾,在病房區四拐八拐的,吊著談念璟來到了走廊盡頭的安全通道,打量著標有安全通道的牌子,她微微蹙眉,並沒有貿然踏入通道,剛想返回,就聽通道中傳來了兩道熟悉的聲音——

"令揚,誰還能比我了解你?"顏梟的語氣柔和,聲音溫柔的仿若能夠滴出水,"別拿談老爺子當做借口,你刻意接近談念璟,難道真的不是為了報複?畢竟她的母親毀了你,你這輩子,都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

聽到這兒,談念璟心跳驀地加速,有個想法從腦海中閃過,卻來不及追溯,她沒想到會在這兒,聽到顏梟和談令揚的秘密談話,也沒想到顏梟那麼了解談令揚,半晌後,談令揚的沒有反駁,令她的心沉了又沉.

"……容楚是容楚,念念是念念,我分得清楚,就算要報複,也不會報複到念念的身上,她是無辜的."

"借口!"這道聲音倏爾尖銳,充斥著歇斯底里的瘋狂,"談令揚!你不能對她動心,這是違背倫理道德的事兒,難道你想讓你的政敵抓住把柄?到時候別將你那不成器的大哥趕出談家,就連你,自身都難保!"

談令揚仍然沉默.

"呵,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想借著談念璟毀了談家,我的對不對,沒想到你這麼狠,縱然當年談老爺子強上你的母親,他也是你的父親,這些年對你們母子也不錯,你就這麼想毀了談家?"顏梟的語氣驀地一變,隱隱帶了點笑意.

談念璟聽到這一幕,頓時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唯恐被安全通道里的兩個人發現,她連忙捂住了嘴,只聽談令揚陰測測的冷哼了一聲,"顏梟,這件事,你給我爛在肚子里,並且安分的待在這兒,你惹了大麻煩,還需要我來善後!"他微微一頓,"再者,那只玩偶熊里的藥劑,真的對念念無害?"

玩偶熊?

微蹙眉頭,談念璟驀地想起那只帶有特殊氣味的熊,只聽顏梟懶懶道:"有害又怎麼著,藥劑已經被她吸入,就算你現在毀了那只熊,也沒用……"

這句話似乎還未完,卻不見了動靜,談念璟下意識轉身要走,卻聽清脆的聲音響起,低頭看去,特殊材質的手術刀掉落在地,想到安全通道里不知敵友的談令揚和顏梟,她連忙撿起手術刀,心慌意亂的跑到了病房區的女廁所里面,將手術刀放好後,擰開了水籠頭,洗手的同時,掬起一捧水灑在臉上,試圖讓自己清醒鎮定一些.

先不顏梟那番話的真假,就談令揚的秘密,她一定不能讓談令揚覺察到她知道了他的秘密.

冰鎮般的涼水,觸及臉上的肌膚,便帶來一陣緊繃感,她用手拍了拍臉頰,抬頭看向鏡子里的自己,不自覺苦笑了下,隱起過于泄露的緒,正要往外走,卻見談令揚已從那個安全通道回來了,步履沉穩的朝著她走來!


心,噗通噗通的加速跳動起來,談念璟眯了眯眼,掩飾起異樣,佯裝鎮定的對上了談令揚含笑的桃花眼,他的眼眸盛著一如既往的溫柔,仿佛根本沒被先前那番談話影響,就是這樣,談念璟才覺得可怕,這個男人的緒太內斂,比顧衍琛還難以捉摸,她突然想逃離,可雙腳卻像釘在了地板上,邁不動步子!

"叔."談念璟仰起頭,注視著走到面前的談令揚,卻見他伸出手,她下意識一躲,他的手僵硬在半空,半晌之後,才輕輕落在她的頭頂,揉了揉她的頭發,望著如驚顫兔子般的談念璟,他眼底晦暗了下,緊接著關心道:"檢查好了?那血液有什麼問題嗎?"

談念璟點了點頭,將異樣的緒壓下後,輕聲道:"那血液里有種物質會使得病人昏迷,但是我並不確定,因為那種藥,常用來催眠,抗驚厥."

談令揚對此不發表意見,他已經讓顏梟用藥吊著病人的命了,反正無論如何,那個病人也不會出現生命危險,談念璟有足夠的時間,證明自己沒有用錯藥,思緒一轉,他突兀的問道:"你昨夜一直在房間里嗎?"

談念璟的表微微僵硬,索性微低著頭,談令揚並沒注意到,她抬首,鳳眼熠熠的輕笑,"難道昨夜叔有事找我?我可能睡過去了,並沒有聽見敲門的聲音."

"是嗎……"談令揚的聲音很低,低的猶如歎息呢喃,注視著跟他裝腔作勢的談念璟,他垂下眼簾,心下突然升騰起失望的緒,對她,他是真的沒有一點報複心,可她卻什麼都瞞著他,最初的時候那麼親近他,只信他一個人,那種感覺多好.

"可我昨夜,並沒有在房間里發現你的蹤跡."談令揚斂去柔和,抬手間就將談念璟的雙手扣在了一起,半摟半抱的拉著她進了女廁所的最後隔間,將她緊抵在門上,迎上她震驚的鳳眼,他輕輕勾起唇角,抬起手指,緩緩地滑過了她精致的鎖骨,笑問道:"蚊子咬的痕跡真大,還癢麼?"

他……終于不准備再掩飾自己了嗎?

談念璟咬了咬唇,別過頭不看談令揚的桃花眼,唯恐心下的想法被看了去,在談令揚這個狡猾的狐狸面前,她即使再腹黑,也只得甘拜下風,這種被桎梏的感覺真糟糕,什麼都無法掌控,就連心跳也不由自主的加速,再加速.

"寶貝兒,我幫你舔舔,就不癢了."

聽到這句,談念璟驀地轉過頭,頓覺鎖骨那兒濕潤起來,她開始劇烈的掙紮,試圖掙開談令揚有力的五指,卻不想,他微微屈膝,膝蓋向前一頂,刹那間分開了她並起來的腿!

",叔,你要做什麼?"談念璟驚呼一聲,只覺得鎖骨上被狠狠地啃了一口.

談令揚隱含喘息的聲音隨之而來,"我想要你."13acV.

他想要她?開什麼玩笑!談念璟使勁兒扭動著手臂,不顧手腕傳來的劇痛,冷聲斥罵,"你瘋了吧!叔!"


"可不,我瘋了!顧衍琛能碰你,我就不能?"談令揚抬起頭,唇角含笑的睨著談念璟,只見他如花的唇瓣上有一絲絲的血跡,襯得他精致的五官,越發妖異,仿若傳中的吸血鬼般,無端的令她渾身發冷.

既然談令揚不裝了,她還裝什麼腔作什麼勢,免得被他當成丑戲耍!

"談令揚,放開我!"談念璟冷冷望著談令揚,見他微微蹙眉,仿佛極其不喜歡她這般的稱呼,她無視了他的不悅,笑的格外諷刺,"你是叔,當然不能碰我,但是顧衍琛不一樣,我喜歡他,以後還會愛上他."

"閉嘴!"

談令揚冷冷呵斥,緊緊扣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急切的爬上她的腿,探向腿窩兒,仿佛想在這里要了她!

昨夜的時候,他就想了,聽見那似哭似笑的嬌媚音兒,他就想狠狠地要了她,一想到她伏在別的男人身下,他心頭的火兒,就不可抑制的騰起,之前又被顏梟一番刺激,他不喜歡那種看得到得不到的滋味兒!

"滾,你敢碰我!"談念璟眯了眯眼,活動著手指彈在談令揚的手腕內側,見他的手指松了些,她連忙晃動著掙開了他,在他疑惑訝異的目光下,冷冷一笑,摸出手術刀抵在了他的脖頸上,幽幽道:"叔,先前你偷偷摸摸的上我的床,也就罷了,今兒這種行為可不行,這叫亂——倫!"

"嗤,念念,原來你有這麼多秘密瞞著我呢."談令揚不動聲色的隱起緒,似笑非笑的瞥她一眼,隨即活動著手腕,試圖盡快褪去那種麻木的無力,感覺到她手中的手術刀距離著他的脖頸又近了幾分,他慢條斯理的整理起西裝,風輕云淡道:"放開吧,我不碰你,我待會還有個會議,先前不過試試你,看來你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明晚吧,明晚來找我,我都告訴你."光凝驀陰刀.

談令揚並不確定談念璟到底知道多少有關她身世的秘密,但他的存在是為毀了談家,也許——

他們有同樣的目的!

談念璟心翼翼的打開廁所門,刀子仍抵著他,一步步退了出去,直到談令揚如所那般離開,才松了口氣.

片刻後,談念璟拿出手機聯系了顧衍琛,這才走出廁所,心事重重的來到了重症監護室外,卻沒想到——

一個她極其熟悉的男人,攬著一個面目丑陋的女人,迎面而來!

(親們摸摸哦,這幾天九會揭曉一些懸念咯,想看談靜雅腫麼杯具咩?想看叔是敵是友咩?想知道女主的記憶什麼時候恢複咩?想聽顧少表白咩?親們的月票快到九的碗里來,九會一一揭秘!)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