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 休息好,舍命陪君子
低沉蠱惑的嗓音,伴隨著噴灑的溫熱呼吸,令她的臉頰不爭氣的一燙,談念璟眸光一閃,不自在的歪頭避開了顧衍琛的氣息,所幸的是電影放映廳的燈光已經完全晦暗,他應當瞧不見她神色的變化,應當是瞧不見的,她一邊看著剛開始的電影,一邊心虛的想.

電影票是顧衍琛買的,所以談念璟並不清楚這個片子的名字,一開場,就見一男一女在酒店的大床上翻滾起來,她認出了片子里女明星的身份,是娛樂圈正當的實力派影後,年僅三十歲的夏以甯.不知不覺,談念璟靠在了顧衍琛的臂彎中,他將手放在了她的腰上,並沒有其他動作,只是會不時的喂給她一顆爆米花,偶爾再看看她.

這部片子的尺度很大,夏以甯的演技毋庸置疑,望著熒屏上仿若實戰的男女,談念璟咬了咬唇,慢慢移開了視線,只見周邊坐著的侶,早已摟抱在了一起,更甚者已經開始了親吻,聽著片子里傳來的喘息,她開始懷疑顧衍琛的用意了,一旦想歪,就覺得眼前的畫面越發旖旎,不自覺便聯想到了先前那一場激烈的床戰……

"念念……"顧衍琛覺察到談念璟氣息的紊亂,不由低頭望去,她雖盯著屏幕,可心思卻並不在電影上,只見那濕漉漉的鳳眼瀲灩著氤氳,透著迷離,令他也跟著迷離起來,攬住她腰肢的手臂驀地收緊,顧衍琛輕咳一聲,攥緊拳放在腿上,半晌後,又用眼角掃了掃旁邊,看清旁人的動作,他的額頭上,頓時有了汗意,突然覺得,自己這是在自作自受.

遽然之間,屏幕上濃重的色彩不斷交織,整個電影放映廳中,都彌漫著一股曖昧的氣息……

"顧衍琛."談念璟回過神,倏爾伸手攥住了顧衍琛的手,抬頭迎上他晦暗熾熱的目光,不自在道:"你幫我安排心理治療吧,我想恢複記憶."

本來要出口的,並不是這句話,但此刻,只有轉移話題,才能讓他們保持冷靜和理智.

放映廳中雖然關掉了燈光,可到底是在公共場所,談念璟不敢撩弄顧衍琛,免得被吃的一干二淨.

"你決定了?"聞,顧衍琛晦暗的眸子里劃過了一抹精芒,睨著近在咫尺的精致臉,視線鎖定了她,捕捉她的緒,卻不見一絲勉強,看來她是真的決定進行恢複記憶的療程了,但他要好好考慮一番,是找蘇燦還是找楚東離做她的心理治療師.

是的,談念璟在顧衍琛將醫師資格證交給她的那刻,就決定去做心理治療,恢複丟失的記憶了,他待她真好,不摻一絲目的,單純的對她好,好的讓她感到愧疚.

感這種事必須雙方付出,此刻顧衍琛顯然付出更多,這對他來不公平.

"顧衍琛,幫我安排吧,我會配合."談念璟深深地凝視著顧衍琛,卻見他深邃內斂的眉目間,劃過了一抹愉悅,看吧,取悅他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兒,只要她願意,就能讓他感到滿足,思緒瞬轉,她熠熠的鳳眼越發明媚,眼見他還在考慮,她便撲到了他的懷里,攬住他的脖頸,撒嬌賣萌道:"你是不是還有什麼顧忌,嗯?"

重生後的念念,失去了在217野戰偵察部隊的凌厲,或者,她將強勢內斂了起來,如果有一天再讓她回到部隊,她還能適應麼?

可是,她比從前更加懂得怎麼撩動他的心.

一絲歎息從顧衍琛的唇邊溢出,望著大有他不答應,誓不罷休的談念璟,他無奈的搖了搖頭,寵溺道:"答應你還不成?乖乖坐好,你要是不想在這兒來一發的話,就別撩我,男人經不起撩的!"

這會,片子已過了大半,談念璟如顧衍琛的,乖乖坐好了,卻沒發現顧衍琛眼底劃過的遺憾,男人經不起撩,可還喜歡刺激!


半個時後,這部影片漸漸進入了結局,隨著片尾曲的響起,放映廳中的燈光驀然亮起!

"臥槽,這就結束了?這才做到一半……"

"太短了吧,媳婦,咱們去酒店再繼續!"

談念璟和顧衍琛聽著周邊男女的抱怨,下意識環顧,只見附近幾排的侶皆是衣衫不整,而他們兩個卻與之相反,剛一起身,就覺得有幾道目光落在了他們的身上,談念璟鴕鳥似的埋頭在顧衍琛的懷抱里,被他半摟半抱著走出放映廳.

那一刻,只聽有人竊竊私語——

"嘖嘖,那個男人的定力真好,他們倆到底是不是侶昂?"

"啊喂,肯定是侶,你沒發現他們之間有種別人無法插足的親昵感?"

"那定力也忒好了,莫非……"

談念璟將那些人的低聲議論聽在耳中,順勢在顧衍琛的懷里悶笑起來,直到走出電影院,來到先前停車的地方,她才止住笑聲,一抬首就見顧衍琛的眉宇間透著無奈,以及對她這種不厚道行為的放任,她掩去笑容,眉眼灼灼的注視著他,嬌嬌道:"顧衍琛,管別人什麼呢,我知道的,你不是不行,是太行了……"13acV.

這玩意,又欠收拾了……

視線一掃,眼見周邊的人越來越少,心動不如行動,顧衍琛眯了眯眼,瞬間將談念璟抱起,扔到了車前蓋上,在她還沒來得及驚呼之際,便一低頭堵住了她即將脫口而出的話語,懲罰了半晌,才冷哼道:"下次笑幾聲,干你幾百下!"沉惑噴溫他.

"我錯了,顧衍琛,我錯了還不行嗎,你放我下來吧,這太丟人了."

夾住顧衍琛勁腰的談念璟不住地求饒,她是了解顧衍琛的,這軍痞流氓膽子大的很,干就干,真撩急了,沒准待會就把她帶到無人的胡同里,來一場刺激生猛的野戰!

"你錯了?看你這麼沒誠意的份上,咱們干脆再練練吧!"

顧衍琛一眼看穿談念璟的心思,心知這玩意向來欺軟怕硬,從前的時候就是擅長點火不負責滅火的混蛋一個!


看出顧衍琛的心軟,談念璟嬉笑著貼上他的胸膛,一邊兒拍著他的後背,一邊嬌氣道:"顧衍琛,我好困,要睡覺,你送我回去咩,大不了改天你再摸上來,等我休息好,舍命陪君子還不成?"

"嗯,改天是哪天?"

顧衍琛戲謔的望著談念璟,並沒有告訴她,明兒他就有時間,唯恐嚇怕了這玩意,給他來個連夜撤離,嘖嘖,那就得不償失了,而且這次跟他來的,還有杜倩那個女人,到底杜倩是217野戰偵察部隊的人,他可以冷著對方,無視對方的粘人勁兒,除非某一天杜倩調離他的地盤,否則哪能真的不管對方,萬一給他惹了幺蛾子,還是得他來善後.

不過,也許他可以安排念念,讓她見見那個杜倩,告訴她,他已名草有主!

這個念頭一閃,顧衍琛卻並未料到,這一天會來得如此之快,而他的念念,也沒教他失望.

困意襲來,談念璟含含糊糊卻不失去狡詐的應道:"嗯,改天……"

顧衍琛心翼翼的打開車門,將談念璟抱到副駕駛的位置,給她系好安全帶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上次他拜托容謙打聽的那件事,已經有了結果,導致念念變成現在這樣的那些混賬玩意,雖然已被他擊斃,可他們卻隸屬一個販毒組織的,這個組織跟南方的慕老大有些關系,又沒有太大的關系,一切,都因為慕老大那個不曾露面的義子.

回過神,顧衍琛伸手輕輕撫著談念璟的臉頰,深邃晦暗的眼眸里,是一抹柔和的思戀.

"乖寶,沒人能傷你了,談家不行,別人也不行……"

無聲無息的發動了車子,顧衍琛沿著來時的路,將談念璟送回了談家的老宅,空曠的房間里灌入了一股冷風,待他幫著談念璟蓋上空調被後,才開始打量這間裝飾豪華的房間,桌子上的東西並沒有被動過的痕跡,也不值得來人翻動,因為實在是一目了然,除了一台沒怎麼用過早已落灰的筆記本外,再無其他,而被他們弄亂的床鋪上面,也沒什麼東西,真正混亂的,是談念璟遺留在房間里的手包,片刻後他得出了一個結論,先前他們離開後,有人進來過!

思及此,顧衍城暗暗將這件事記在心里,這次在S軍區進行軍演,前期可能較為忙碌,等後期打掃戰場的時候就清閑多了,到時候他一定要服念念,搬離談家老宅,這兒有個其意不明的談令揚,實在有點危險!

離開前,顧衍琛再次瞥了瞥隔壁的房間,晦暗的眸子里一片冷色.

翌日,談念璟一夜好夢,醒來後下意識的打量房間,就瞧見了顧衍琛留下的便簽,上面的內容是摩斯密碼構成,看完後談念璟徹底清醒過來,神色略冷的翻著自己的手包,卻見母親留下的那套房子的鑰匙,被人拿走了!

(親親們,求月票哦,沒有月票,就木有動力加更喲)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