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 說你愛我,你愛我
"怎麼不反抗了?"低沉暗啞的嗓音從微動的喉嚨溢出,意味深長的令談念璟從輕吻中回過神來,嗅著那股令她感到安心的氣息,她伸出手撫上顧衍琛的臉龐,輕笑道:"你是怎麼摸上來的,嗯?"

談家雖然不算是真正的高門貴胄,但這座老宅可不簡單,從一進大門開始,牆角的位置就裝滿了監視器等高科技產品,顧衍琛就算從樓下摸上來,也得費一番功夫,還有,他怎麼知道她的房間?

"想見你,自然就有辦法,這是秘密."顧衍琛眸色一深,驀然想到了住在隔壁的談令揚,望著眼眸里淌著疑惑的談念璟,心念一動,便順遂著自己的心意,低下頭再度含住了她的唇舌,輕輕啃咬著柔軟的唇瓣,他煽的伸出舌尖,沿著唇形慢慢描繪,像在她的心間劃來劃去的,撓得癢癢的,又顫的疼疼的.

"別鬧."談念璟唇上一癢,下意識伸出舌推拒,卻不想顧衍琛的大舌滑溜的順勢而入,舔弄上她的齒齦,瞬間給她一種觸電般的顫栗,讓她不自禁的顫抖了下,摟著他勁腰的手臂瞬間緊繃,心頭的火倏爾點燃,流竄在血液里,連帶著細胞,一同灼燒起來.

"我想你,你有沒有感覺到?"顧衍琛的喘息漸深,將談念璟問了個七暈八素後,驀地伸出手,果斷的伸到了她的衣服里,沿著腰際緩緩摩挲,讓她的身子軟成了一灘水後,方才直奔她身上最軟的一處,輕輕把玩著猶如雪團般白嫩,那簡直柔軟滑膩的不像樣,挺拔的仿若山峰,令他不住的沉淪,想給她最完美的愛,因為只有在愛她的時候,他才能得到同等的回應.

他的傲然偉岸早已複蘇,堅定不移的蹭著她的腹部,最終,在她嬌媚的輕哼下,他埋首在那堆雪團里,揉弄舔舐……

須臾後,顧衍琛的手指緩緩游移,滑入了談念璟的腿窩間,那滿是泥濘的地兒濕的冒著熱氣,吹拂在他的手掌上,他輕扣她最敏感的珠核,在她夾-緊-雙-腿前,猛然沒入那最深的地方!

"真軟,真濕,真緊."

三個真字,使得談念璟羞惱的想啃了顧衍琛,有些天沒做了,突然闖入的異物令她格外的不適應,她能感覺出顧衍琛中指的骨關節,以及粗粝感,來來回回,深深淺淺,輕輕重重,將本就神志不清的她,送上了天堂,又帶著她下了地獄!

就在此時,就在談念璟伸出手下定決心撫慰顧衍琛的時候,房門突然被人敲響——

"咚——咚——"

像敲在心間,驀地令談念璟緊張的不行,也許她沒感覺到,可顧衍琛卻感覺到了,他俯身輕含住她敏感的耳廓,在她耳際邊兒,低聲笑了笑:"乖,松松,別怕,你太緊了……"

這個流氓,故意這麼曖昧的話,撩的她心亂如麻,渴求被愛,又怕被外面的人發現,真真的矛盾!

"今兒顧衍城開口閉口的嫂子,別告訴我,不是你安排的."

談念璟回過神,開始跟顧衍琛算賬了,兩人仿佛都忽略了門外的人,過了一會,沒了動靜,顧衍琛卻微微蹙起了眉,眸光晦暗猶如深淵,不達目的可不是談令揚的作風,那家伙不會還有這房間的鑰匙吧?

"看在他叫你嫂子的份上,我就先饒了他,讓他再清閑一段時間."

答非所問!

談念璟翻了翻白眼,正想開口讓顧衍琛拿出手指的時候,又聽外面陽台傳來了細碎的聲響,她側目看去,只見亞麻色的窗簾後,有一塊暗影,仿佛藏了個人似的,令她的身體再度緊繃起來!13acV.

顧衍琛循著談念璟的目光望去,若有所思的眯了眯眼,再回過頭來,眸中倏爾閃過了精芒.

"你,你要干什麼?"談念璟以手抱胸,卻不想顧衍琛直接放棄上面,轉過來專心致志的攻占下面,他雖松開了她,換了另外的姿勢,卻教她更緊張了,在他一番狂風暴雨的攻勢下,她的眼神漸漸迷離,渲染了濃重的欲色,順著他的意,敞開腿容下他,下一刻,頓覺柔軟溫熱的東西擠壓而來,撩著她最敏感的地兒,當她意識到那東西是什麼後,臉倏爾滾燙,灼的她滿臉嬌媚羞赧,卻無法反抗,只能承受,被動的接受著他賦予的快意.

這個,這個軍痞流氓!

"別這樣,髒……"四個字斷斷續續的從談念璟的喉嚨溢出,她伸手自暴自棄的捂住了眼,干脆來個眼不見為淨,卻聽他重重喘息,輕笑撩人,魅惑的讓她恨不得馬上,立刻,推了他!

"不髒,甜的."從什麼時候起,顧衍琛變得惜字如金了.

談念璟的臉灼熱,心頭也熱,渾身燥熱的根本無暇顧及窗外陽台的那道暗影,她隱隱能感覺有什麼從腹部流淌而出了……

半晌後,顧衍琛終于忍不住,傲然的偉岸幾乎脹痛的幾乎要爆炸,環顧四周,他的視線緩緩落到了浴室,下一刻就將彼此剝的精光,然後抱著談念璟就闖入了浴室,先在浴缸放了熱水,才讓無力的她盡量撐著洗手池,面對著鏡子,從後擠入了她!

這種姿勢讓他們緊緊貼合,從鏡子里,談念璟就能瞧見一臉沉醉的顧衍琛,他微微揚起脖頸,眯著迷離的眼眸,掩去晦暗深邃後,變得妖冶而性感,就連偶爾的吞咽導致喉嚨微顫,亦有種蠱惑她的美感,讓她不自覺放聲輕吟,媚的,軟的,呢喃的,嚶嚀的,哽咽的,沙啞的,無不撩人.

顧衍琛死死地按住談念璟漸漸向前的腰肢,重重地撞擊讓她的臉漸漸貼上冰涼的鏡子,清醒又不能清醒!

待熱水放好後,浴室內滿是流嵐,蕩漾在空氣中,連同一股濃郁的曖昧的氣息,被彼此吸入心扉.

"顧衍琛,我要在上面!"談念璟從令人昏沉的欲海中清醒,眯著眼將顧衍琛推入了盛滿熱水的浴缸中,在他深邃的視線下,咬了咬牙,將那輕顫的傲然吞進了身體里面,那瞬間她只覺得脹脹的滿滿的,而他卻在爆炸之際,舒緩了一下!

"在上面,是要付出代價的!"顧衍琛意味深長的睨著精致的談念璟,緩緩地勾起唇角,捕捉到她鳳眼中的狡黠,他心下略有些好笑,這不省心的玩意又要鬧什麼幺蛾子,在這種時候,竟還動了整治他的念頭,他要是不好好收拾她,這輩子豈不是都得被她壓著?

其實壓著也沒什麼,爽的還是他,但事關男人的面子,他就得好好琢磨一下了!

談念璟輕輕抬起,又輕輕坐下,磨得顧衍琛牙根癢癢,緊緊鎖定著那顫顫的兔兒,他深邃晦暗的眼眸越發的熾熱,仿佛嫌她太慢,他突然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讓她重重地坐下!

"唔……"她腿軟的不想再動,可他卻是頭喂不飽的狼.

"你還是享受吧,讓我來!"隨著顧衍琛一聲令下,談念璟便從上跌下,大半個身子泡在溫潤的水里,在他進進出出之際,只覺得他不斷的送入熾熱,又帶出水澤,澆得她重重喘息起來,其實,她並不喜歡這樣的姿勢,距離他有點遠,沒有攬住他脖頸的親昵,沒有被他納入懷里的溫馨,也沒有先前從後面擠入的劇烈,"不要這樣,顧衍琛,抱著我……"

她無意識的出聲反抗,那嬌嬌軟軟的音兒,似達到極致的放縱!

"念念,不夠,不夠."顧衍琛粗重的喘息流淌在談念璟的耳邊,他終是如她所願,將她納入了懷里,緊貼壓制,仿佛要融為一體般的親昵,怎麼也要不夠,怎麼也愛不夠,他真想時時刻刻把她帶在身邊,哪怕什麼也不做,就抱著也好.

"念念,你愛我,你愛我……"低沉的祈求似的音兒,最終消弭于談念璟的唇邊,望著這樣陷入瘋狂的顧衍琛,談念璟只覺得心里酸酸澀澀,有種不出來的滋味兒.麼反的音你.

也許是熱氣的熏染,或著有水滴入了眼眶,感覺著顧衍琛加速的心跳,她突然松開了唇舌,直視著他的眼眸,笑了笑,"顧衍琛,我不會,所以要你教我,你要慢慢的教我,直到我願意給你聽的那天,行不行?"

她對他有好感,這毋庸置疑,這種好感也許在某天生根發芽變成了喜歡,也許突然就變成了愛.

她其實是個較為自私的人,在他付出後,她才慢悠悠的敞開心扉,在他深表白後,才肯告訴他,她喜歡,無論如何,只要他願意等,她能發誓,這輩子再不會注意別的男人,只有他能夠進入她的視線.

顧衍琛睨著認真的談念璟,驀地從她的眼底捕捉到一抹滿足,他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如果她這輩子不能恢複以前的記憶,那麼他就需要教她,重新愛上他,如果她恢複了記憶,她會更愛他,比從前更愛.

"好,我教你,我會一點點教你,你要好好學,有一天親口出那三個字."

(親愛的們,想看念念恢複記憶咩,想看顧少一點點教她學會那三個字嗎?月票拿來,包君滿意!打滾賣萌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