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細細密密的輕吻,溫柔繾綣的思慕
思緒瞬轉,打定了主意在楚嬈身上找突破點的警察,低頭翻了翻先前的記錄,順手在記錄上做了些標注,爾後他將雙手交叉起來,做出一副認真傾聽的姿態,可沒等楚嬈開口,就聽砰然一聲巨響驀地乍起,審訊室的大門被人踹開了!

談念璟見狀,不禁和楚嬈一同循聲望去,只見幾名身穿警服的中年男人擁著一個俊美貴氣的年輕男人走了進來,看清年輕男人的相貌,談念璟的瞳仁驀然緊縮,腦海中倏爾閃過了顧衍琛冷硬的臉龐,心下豎起的防備漸漸坍塌,她知道消息已經傳到了顧衍琛那邊,眼前這個與顧衍琛有幾分相似的男人,恐怕就是曾被楚嬈剝了褲子的顧家二少了!

"怎麼回事?"警察疑惑的看向跟著年輕男人而來的局長,卻見他眉目間帶了些怒意,他剛要繼續詢問,卻不想下一刻,啪的巴掌聲響起,原先氣派,此刻略顯萎靡的公安局局長,狠狠地給了他一巴掌,"混賬玩意,還不跟這兩位姐賠禮道歉?"

"局長……"審訊的警察捂著臉,在公安局局長姐夫惱怒的目光下,心懷不甘的轉身面向談念璟和楚嬈,一彎腰,剛要賠禮道歉,就聽一道冷淡的聲音響起,略帶著哂意,"只是道歉嗎?"

"顧先生,老劉他太不懂事了,身為一名人民公仆,竟然做出誘供這種事兒,道歉太便宜他了,我以後一定會好好教育他,就讓他先停職在家反省,您看行嗎?"公安局局長心知顧家二少並不滿意這個處理方法,眼前的人得罪不起,可另一派系的人,他也得罪不起,眼下只能棄車保帥,將這件事推到劉姓警察的身上,讓他成為犧牲品.

顧衍城似笑非笑的睨了公安局局長一眼,猜測到他的心思後,將視線移到談念璟身上,看向他好奇了很久的未來嫂子——

最先映入顧衍城眼簾的,一雙交疊起來的腿,只見談念璟從容不迫的端坐在椅子上,絲毫沒將先前那名審訊警察看在眼里,她有著精致絕色的容貌,可最吸引人的,卻是那雙流光瀲灩的鳳眼,潛藏著冷靜從容,內斂著鋒芒凜然,與之對視時,心智較弱者就會沉迷在那深淵般的眸子里,從而被其迷惑.

思緒瞬轉,顧衍城隱隱明白了,為什麼他那個向來不近女色,腹黑成性的大哥,會栽在談念璟的手里,並且將她放到心尖上寵著,護著.

半晌後,他移開視線,好笑的瞥著呆貨楚嬈,卻見她剪了短發,更顯明媚,那水汪汪的美眸染了些委屈,微撅著嘴兒的模樣,無端的讓他心頭一蕩.

"嫂子,楚嬈,咱們走吧."顧衍城斂回視線,正兒八經的望向談念璟,這可是能制住他大哥的未來嫂子,得罪不起.

嫂子?顧家二少的嫂子,莫非是顧家大少的媳婦?

公安局局長聽到顧衍城這句話,心下驀然一沉,一想到那傳中的顧家大少,他便恨不得立刻將這些煞星送走,待談念璟和楚嬈兩位祖宗起身後,那劉姓警察不由蹙眉,拉住公安局局長,低聲問道:"局長,那人到底誰啊?能比那位更厲害?"

"廢話,顧家大少那是什麼人,那些紈绔少爺們能跟他比?你以後招子放亮點,免得惹了麻煩,到時候連我都救不了你!"公安局局長無奈的瞥了舅子一眼,心,他當初怎麼就答應了妻子,把這混賬玩意弄進來了,幸好這混賬玩意沒把那兩位祖宗惹急了,不然就連他的位置也難保了.


出了審訊室,就有一名女警送來了她們被沒收的手機,隨後跟來的公安局局長,點頭哈腰的親自將顧衍城和談念璟,楚嬈送了出去.

"嫂子,那些混賬沒把你們怎麼樣吧?"

楚嬈聽了顧衍城的話,神色中劃過了一抹迷惑,眼見談念璟毫無意外之色的搖了搖頭,她不由出聲問道:"大流氓,念念什麼時候變成你嫂子了?"

大流氓?喲,這顧家二少怎麼流氓楚嬈妞了?

談念璟鳳眼中劃過異彩,玩味兒的掃視著楚嬈和顧衍城,卻見顧衍城將大半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楚嬈的身上,而楚嬈卻遲鈍的沒有任何感覺,即便偶爾看過去的目光,也純澈的乾淨,沒有絲毫的男女之.

顧衍城注意到談念璟眼底的淺笑,頓覺臉上一燙,避開那過分深邃的鳳眼,他伸手揉了揉呆貨的短發,蹙眉道:"嫂子是我大哥的媳婦,難道我不該叫嫂子麼?你真是越來越呆了,連這個都不明白."

他的語氣微微柔和,隱隱充斥著些許的寵溺.

楚嬈一巴掌拍開顧衍城的爪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冷哼道:"臭流氓,拿開你的爪子!"

"你們倆一個流氓一個好色,倒是能湊成一對!"

談念璟剛完,就聽兩人異口同聲的反駁道:"誰跟他(她)一對!"

談念璟笑米米的看著他們的互動,眼看時間不早了,剛給手機開了機,就接到了談令揚打來的電話,跟他好碰面的地點後,她有些為難的瞧了瞧楚嬈,楚東離顯然是把楚嬈交給她了,可她卻不方便帶著楚嬈回談家,這怎麼辦?13acV.

當初楚嬈在S市上學是不住校的,她在明秀園有一套躍層的公寓,只是談念璟並不記得,所以才會糾結,不知道該怎麼安置楚嬈.

顧衍城看出談念璟的為難,眸子一轉,拉住想要纏上談念璟的楚嬈,不顧她的反抗,將她突然攏到了懷里,對著微微蹙眉的談念璟,善解人意的笑道:"嫂子,我跟楚嬈還有事兒,不能送你了,改天請你吃飯哈."


"啊啊啊,大流氓,你別拉我,念念,沒良心的,你舍得讓我羊入狼口嗎?"

顧衍城眼見楚嬈爆發,心下頓時一凜,好似唯恐談念璟反悔似的,連忙捂住了楚嬈的嘴巴,並且將她扛到了肩上,爾後回首對著談念璟擺了擺手,"嫂子,謝了哈,回見!"

這,這兄弟似乎都有把人扛在肩上的愛好?

談念璟無語的搖了搖頭,倏然,晃眼的車燈一閃,喚回了她的注意,只見銀灰色的法拉利緩緩停在了她的面前,車窗慢慢落下,露出談令揚精致的臉龐,只見他的側臉緊繃,眉目間更是醞釀著冷意,仿佛覺察到了她的視線,方才有所收斂的歎了口氣,"上車!"

"叔."上了車,談念璟側目望去,只見談令揚側臉的線條微微緩和,卻又沒有完全緩和,導致車內的氣氛略顯壓抑.

注意到談念璟的目光,談令揚開車的同時,一邊兒琢磨著這件事,一邊兒淡淡道:"事的前因後果我都知道了,你們還是太魯莽,不過也不能怪你們,那名病人至今還在昏迷,醫院並未給出准確的解釋,病人的家屬已經得知了這件事,本想來公安局找你們算賬,但被我的人控制了起來,包括那名病人,明天你可以去醫院悄悄給病人做個檢查,只要確定不是你的問題,這件事就跟你沒有關系了."

其實從談念璟和楚嬈被帶走的那會,談令揚就接到了秘書給予的消息,第一時間,他就讓人將那名病人和病人家屬控制了起來,免得讓人利用對方制造輿-論,忙完這些後,他才有心思分析到底是誰這麼陷害念念,不是沒有懷疑過本家,但本家的人出手,絕對不會讓他抓到把柄,所以這件事並不是本家人所為,至于是誰,還需要一步步的排查.

待談令揚將他的想法告知談念璟後,就聽談念璟淡淡道:"叔,這種事兒,應該不會是本家做的,雖然之前我這樣認為過,但後來仔細一想,又覺得不可能,談威延的暗疾還沒治愈,在家主沒有把握治好他兒子的況下,是不會輕易得罪我的."

"……別多想了,我先送你回去,最遲明天早上,我會跟病人家屬接觸一下,探探況."

吃過飯回到老宅,談念璟和談令揚先後上了樓,這時候老爺子和二夫人早已休息了,他們自然不會去打擾.

回到房間,眼前驀地一黑,談念璟剛要伸手開燈,卻感覺手腕被一雙鋼鐵般的大手攥住,抬起腿踢向對方,只覺得腳腕一疼,在來人欺身上前後,一股熟悉的氣息驀然襲來,她不敢置信的睜大了眼,還未看清來人面容的時候,就被壓倒在床上,緊接著,細細密密的輕吻落下,透著一股纏綿繾綣的溫柔和思慕!

緒轉楚身就.(妹紙們,九打滾求月票月票月票咩,第二更送上,晚上還有一更,加一千字給大家,九要留要月票,木有留月票會好桑心,看在九努力更新的份上,妹紙們冒冒泡咩,九很快就把顧少放粗來讓念念調戲腫麼樣?對鳥,如果明天能上新書月票榜,九會努力加更喲!!!!!)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