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 這麼凶殘的首長會有女人要?
提及顧衍琛,談念璟的鳳眼驀地深邃,睨著唇角溢出淺淺笑意的唐漪,她發覺自己看了這朵白蓮花,這個看似乾淨的女人,並沒有表面的清純和單純,但她知道的,是不是有點多了?

"哦?那又怎樣."試探似的,她風輕云淡的回了一句,視線看似飄向了遠處,可眼睛的余光卻還鎖定著唐漪,想從她的表和眼神里捕捉到些許外漏的緒,果然,唐漪唇角的淺笑漸漸變成了冷笑,那覆著氤氳的純澈眸中卻劃過了一抹質疑,看來唐漪並不相信她的話呢.

"郁少萱是郁家領養的孩子,但大家都懷疑她是郁伯父的私生女,你知道當年我看到了什麼嗎?我看到十幾歲的郁少萱對郁少臣用強——"唐漪的眼神玩味兒,笑容卻透著無瑕,她的語氣偏冷,充斥了一絲對郁少萱的厭惡.等了半晌不見反應,她抬起頭看向神色不顯的談念璟,望著那深邃如淵的眸子,心下突然有點慌,"你不相信我的話嗎?"

"啊,這樣啊,那我現在倒是要為蘇燦慶幸了,幸好她沒沾上郁少臣這個大麻煩,既然你這麼喜歡他,就拿去好了."談念璟笑米米的注視著神色中露出幾分挫敗的唐漪,倏爾蹲下身,手指挑起了她的下巴,無視她錯愕的表,戲謔笑道:"其實你這張臉不錯,如果沒那麼多心思,未必不能吸引郁少臣,我勸你以後見到蘇燦躲遠點,楚家不是好惹的,想必你也知道楚家的底細."

"我,我知道了……"

先前那場雨很短暫,只下了五六分鍾的時間,所以此刻的唐漪,並不算狼狽,望著走遠的談念璟,唐漪忍不住咬了咬唇,有些摸不清談念璟的心思,她本想用郁少萱試探對方,卻不想反被試探!

其實她是替還未回國的郁少萱打探消息的,郁少萱這個女人,讓她厭惡,又讓她懼怕……

轉眼間,談念璟又回到了摩天輪下,先前的鬧劇已然結束,她環顧四下,只在摩天輪排隊的地方瞧見了楚嬈,並不見楚東離和蘇燦,也不見蘇唐,這是什麼況?

"嬈嬈,你哥他們呢?"

楚嬈瞧見談念璟的那瞬間,眼前驀地一亮,就像狗見到骨頭,她伸手挽住談念璟的胳膊,委屈的撇了撇唇角,"剛才我哥把郁什麼的給揍了,是要帶著蘇燦姐回B市見家長,蘇燦姐不樂意,念念,你我哥有戲吧?蘇燦姐不喜歡那郁什麼的吧!"

乘上摩天輪,談念璟含笑睨著一臉新鮮的楚嬈,只見她跪坐在座位上,正扒著窗戶往外看,像極了跳脫的孩,眉目間飛揚著令人愉悅的愉悅,她跟楚嬈不過第一次見面,可是莫名的,就是覺得這個家伙對她的胃口,比沉靜的蘇燦還要對胃口,好像她們本該就這麼好!

這種感覺,這種友,是一種前所未有的體驗.

半晌後,楚嬈安靜下來,談念璟也慢慢將視線滑到了窗外,越是臨近天空,眼界越是開闊,可她卻覺得這一幕有點熟悉,仿佛跟誰也如此近距離的觸摸過白云……

及衍眼地是.就在這一刻,有個片段從談念璟的腦海中一閃而過,談念璟緩緩閉上眼,畫面里男人的臉模糊不清,就在她極力想要看清的時候,那張像打了馬賽克的臉,突然變成了顧衍琛的!

深邃的眉目,戲謔的笑,霸道的語,溫柔的動作,全是那個軍痞流氓,想忘掉或清醒都無法.


談念璟知道,她對顧衍琛,多少有些動心,其實,顧衍琛並不算完美的男人,只是對他有了好感,才覺得,他哪兒都好,無可挑剔,無人能夠替代!

她心下一動,驀地想到了之前唐漪的那番話,其實對于那個陌生的郁少萱,她還是有幾分在意的,但更多的,她認為唐漪是想試探自己,所以才佯裝不在意!

楚嬈望著閉目養神的談念璟,眼見摩天輪的旅程即將結束,心滿意足的喚道:"念念?"

"嗯."

談念璟輕哼一聲算作回答,爾後睜開眼,跟著楚嬈走下了摩天輪,然而還沒等她們走出幾步,就見先前那名認錯父親的年輕男人帶著幾名身穿制服的警察走來……

這時,四下張望的年輕男人注意到談念璟和楚嬈,眼前驀地一亮,眉目間劃過一抹冷意,拉著一名有經驗的警察,指著談念璟和楚嬈就道:"就是這兩個庸醫,我懷疑她們沒有醫師資格,涉嫌故意傷人和違規行醫!"

楚嬈聞聲,循著談念璟的視線看向來人,注意到那神色得意的年輕男人和幾名警察後,她不動聲色的拉了拉談念璟的子,低聲問道:"這人看來不是善茬,會不會是剛才那個病人出了問題,我們該怎麼辦?"

"靜觀其變."先前不想違背良心,見死不救,現在麻煩來了,但談念璟知道自己並沒有用錯藥,如果對方真的想給她下絆子,只會拿她們沒有醫師資格證這件事事兒,她倒是不擔心這個,只是在琢磨,到底誰給她下絆子?

莫非是……

給她下絆子的,除了談家本家的人,還能有誰?

鳳眼倏然一冷,談念璟望著來到面前的年輕男人和幾名警察,神色中毫無怯意,一般人見到警察就腳軟了,可她是什麼人,她出身217野戰偵察部隊,整日跟那幫子戰友訓練,那些真正的特種兵,不知比這些花拳繡腿的警察彪悍多少倍,她要是怕警察,那才是笑話!

"你們就是剛才在游樂園配備的診所中違規行醫的?"一名看上去經驗十足的中年警察,一開口就很直接,他黑著臉打量著看上去過分年輕的談念璟和楚嬈,視線慢慢落到了談念璟的身上,眼里劃過異樣,緊接著冷聲道:"兩位,跟我們走一趟吧,剛才那名病人經過你們的違規用藥,已經陷入昏迷,醫院正在進行搶救,而你們涉嫌故意傷人和違規行醫,需要接受調查!"

驀地,談念璟微微蹙眉,心底閃過晦暗,她借著楚嬈的身體,不動聲色的拿出了手機,按下了一號鍵,可沒等電話接通,她就掛斷了.

根據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條第一款規定:未取得醫生執業資格的人非法行醫,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或者單處罰金;嚴重損害就診人身體健康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造成就診人死亡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13acV.

"念念……"楚嬈的意思是要不要給楚東離打電話.


"沒事,我相信那個病人不是因為我們用藥才昏迷的."談念璟罷,似笑非笑的掃了眼那面露譏誚的年輕男人,眼神里攜著鷹隼般的冷然,在那年輕男人不自覺的顫抖後,方才收回了目光,安慰似的拍了拍楚嬈的手背,她們會沒事的,她出了事兒,談令揚不會坐視不理,一定會極力幫她洗刷冤屈,至多明天就會保釋她們離開.

啊喂,對方想從違規行醫上給談念璟下絆子,沒關系,可最後別把自己弄進牢里就好!

與此同時,217野戰偵察部隊,剛剛結束訓練的顧衍琛,發現手機上有一通響起又掛斷的電話.

瞧見屏幕上那熟悉的號碼,顧首長冷硬了許多天的線條驀地柔和了些許,深邃的眸子倏爾閃過了屬于男人的溫柔,那沒良心的壞玩意終于肯聯系他了.

但顧衍琛並沒有立刻撥打回去,雖然以他現在的身份和背景,使用手機並沒有什麼影響,但當著這麼多戰友的面兒,話什麼的,總歸不太好.

"啊喂,你們瞧見沒,首長的神色突然溫柔了好多!"

"可不?一定是談戀愛了,嘖嘖,什麼是百煉鋼化作繞指柔?這就是!"

"戀愛了?不可能吧,以首長的專程度,絕對忘不了咱們的念念,沒瞧著那新來的杜醫生整天花蝴蝶似的,圍著咱們首長轉悠啊,你們誰瞧見首長的臉色緩和來著?沒吧,我敢打賭,咱們首長啊,這輩子只惦記蘇念一個!"

走在前面的顧衍琛聽了身後那幾個兔崽子的話,驀然斂起了緒,腳步一頓,回首望向突然噤聲的隊伍,冷冷的沉聲道:"敢編排你們的首長!你們幾個不想吃晚飯了?現在我決定,三分鍾跑步回駐地,晚一分鍾,加二十圈!"

"是!"

加快速度跑步下山的那一刻,眾人在心下腹誹,首長太凶殘了,這麼凶殘會有女人要他?可別成了萬年光棍!

顧衍琛眯了眯深邃的眸子,望著奮力飛奔的士兵們,直到他們的身影消失在山林間,他才拿著電話,回撥談念璟的號碼,然而等了半晌,都沒有聽到那讓他心心念念,魂牽夢繞的聲音,無端,他的心下籠罩上一片陰霾,再度撥打了另一個號碼!

他的念念,可千萬別出事兒!

(看在顧少出場的份上,來點月票啊親們,這個月9沖新書月票,求票加更!!!)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