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五人游+碰撞+陰謀前奏
不能怎麼樣?

楚嬈原本並未反應過來,直到看清談念璟鳳眼里的戲謔,才明白蘇唐話中的暗示,頃刻間,她嬌美的臉頓時一,心頭一陣火氣,一下子掙開了蘇唐,死死地瞪了他一眼後,見他笑的得意,恨不得再捶他幾下子,但眼下,她必須跟談念璟解釋清楚,她真的沒有那方面的意思!

支支吾吾半晌,楚嬈湊到談念璟身邊低聲道:"你可別聽他胡亂語,我雖然色了點,但取向絕對是正常的!"

"是,我知道,你剝了顧家二少的褲子,企圖對他用強."

談念璟熠熠的鳳眼閃過笑意,她實在很難想象,楚嬈彪悍的剝了人家褲子,看見不該看的東西時,是什麼反應,會不會從此就對男人產生了心理陰影,不過看樣子,似乎沒那麼嚴重!

楚嬈聞,想死的心都有了,她當初剝了顧家二少的褲子,那是一時手滑,絕對是意外,都怪蘇唐這個大嘴巴,到處給她宣傳,才讓她至今沒法擺脫色女這個稱號,就連她家親哥,都嘲笑了她很久!

聽起楚嬈提及前往游樂園,眼見談念璟同意,蘇唐便再無反對,而楚東離只想跟蘇燦好好敘舊,當下也沒有反對.

S市的近郊,素有歡樂谷之稱的游樂園依山而建——

一到地方,楚嬈就拉著談念璟來到了打槍換玩偶的攤前,從時候起,她就夢想有人槍法神准的射下一只玩偶送她,那時候她央求過楚東離,楚東離認為太幼稚,哄著她去坐摩天輪了,現在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能圓了她這個夢,想到此,楚嬈有些遺憾的撇了撇唇角.

"喂,你讓她射中二十個氣球送你玩偶,太為難她了吧?"蘇唐看了看正在擺弄槍械的談念璟,倏然覺得楚嬈有些過分,要得到那只最大的玩具熊,就必須一個不落的射中二十個氣球,連他有時候都會失手,更何況身為女人的談念璟了.

再了,這玩意不是應該男朋友送給女朋友嗎?

總之,一句話,蘇唐就是各種看不爽楚嬈,各種想找茬.

"蘇唐,有本事你射中二十個送念念,否則今兒啊,就別想接近念念,我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不過你太花心了,完全配不上念念."楚嬈白了蘇唐一眼,絲毫不想搭理他,但見他神色一變,又有些心悸,剛想些什麼緩和氣氛,就見蘇唐朝著正在瞄准的談念璟走去,似乎打定了主意要送她一個玩偶.

"我來試試."蘇唐對上談念璟的鳳眼,倏爾有種心思被看透的錯覺,即便明知她跟顧衍琛關系匪淺,他也放不下.

"好吧,你試試."談念璟避開蘇唐的視線,退後了幾步,並沒有注意到,蘇唐眼底一閃而過的認真.

蘇唐接過上了子彈的玩具步槍,想到談念璟正在後面關注,心下驀地一動,瞄准後,輕輕按下了扳機,只聽砰的一聲,第一個氣球被子彈射穿後,破裂了!


"砰砰砰——"

十幾聲槍響後,十九個氣球隨之爆裂,只剩下最後一個,蘇唐就能得到那只最大的玩具熊送給談念璟了.

望著視線鎖定的那只色氣球,蘇唐心頭遽然湧上緊張,只覺得眼前一片空白,壓力過大的後果就是——13acV.

射偏了!

沒等楚嬈出嘲笑,談念璟便面無表的從蘇唐手里接過了玩具槍,再次上了二十顆子彈,隨意瞄准後,連連按動扳機之際,且不時移動,就在楚嬈和蘇唐目瞪口呆的頃刻間,二十顆子彈被她打完,只見二十個顏色不一,極其混淆視線的氣球,無一例外的癟了!

談念璟竟然是個神槍手?

蘇唐不敢置信的睨著眉目間劃過淺淡強硬的談念璟,心里突然有點不是滋味兒,又發現了她的好,這明,他們之間的距離又一次的遠了!

"喏,禮物!"談念璟拿到熊,似笑非笑的遞給了楚嬈,楚嬈呆愣片刻,接過熊後突然笑的明媚璀璨,"啊啊啊,念念,你真厲害,你一定是個神槍手!"不是沒有更加精致的玩偶,相反,她有很多,各式各樣的,曾擺滿一個房間,可那些都不是懷里這個,不能圓了她時候的遺憾.

不遠處,坐在輪椅上的蘇燦瞧著這一幕,倏爾有感而發的對著楚東離道:"楚教授,你知道嗎?時候,我也曾有過這樣的遺憾……"

淺淺一笑,楚東離望著神色看似沉靜,眉目間卻劃過羨慕的蘇燦,低聲歎息道:"燦燦,不能叫我東離嗎?"

聞,蘇燦的身體一僵,如水的眸子里覆上掙紮,至今她還記得對楚東離表白的時候,他溫文爾雅笑著的拒絕,明明笑著,卻給她一種很冷的感覺,從那時候起,她就知道了,看似溫柔好話的人,其實都將心思掩藏的很深,而今聽到這句略帶暗示意味的話,她卻不敢相信.

"楚東離,我不當第三者,這是我的底線."蘇燦別過頭,繼續看風景,並未注意到楚東離眸中的淺笑,楚東離推著蘇燦,慢慢前行,一邊走一邊淡淡道:"蘇燦,我身為大學教授,又過于年輕,所以必須對我的學生,宣稱我有未婚妻,但是你什麼時候見過,我帶著未婚妻招搖過市了?"

一句話,一個字一個字的,傳入蘇燦的耳際,蘇燦握著輪椅扶手的手,突然緊緊攥起,又聽楚東離笑道:"上次在醫院的時候,我就發現了,你對別人動心了是不是?那人叫什麼來著,我聽他有未婚妻,燦燦,這就是你的底線,你真的很偏心."

明明是想撕裂蘇燦的偽裝,可最後一句,硬是被楚東離出了委屈的味道.

即便明知楚東離的腹黑,可聽到他這番話,蘇燦心下仍是有些不是滋味兒,她什麼時候對郁少臣動心了,那明明就是同,同郁少臣患有恐女症,也許她對郁少臣的境遇有些心軟,有些憐憫,可獨獨沒有動心!

"楚東離,你別逼我."蘇燦的聲音很冷,殊不知身後的楚東離,笑的有多麼明媚.


"燦燦……"

楚東離正要安撫蘇燦,視線一轉,倏爾注意到,從不遠處蹦極游戲所在的四十米高塔上,下來的那一對男女,正是神色冷淡的郁少臣,和傳中的愛哭鬼唐漪,這兩人之間挨著的距離雖有些遠,但一看卻像極了熱戀的侶.

見此,楚東離的神色一冷,俊逸的眉目間倏爾劃過一抹輕哂,他給過郁少臣機會,也曾想過,如果蘇燦真的對郁少臣動了心,他就祝福他們,可現在又是怎麼回事?郁少臣一邊兒喜歡蘇燦,又一邊兒跟唐漪曖昧不明!

思緒瞬轉的楚東離,並未聽到蘇燦喚了他好幾聲,沒得到回應的蘇燦回首仰頭睨了睨楚東離,又循著他的視線,看向了朝著這邊走來的郁少臣和唐漪,神色驀地一冷,不自覺的想從輪椅上起身,可惜坐的太久,又沒有蘇唐幫她按摩,她的腿部肌肉已經有些僵硬了,這一掙紮,整個人都要往堅固的大理石地板上倒去!

"楚東離——"下意識的,蘇燦最先叫出口的,是楚東離這個名字.

聞聲,楚東離心頭遽然一緊,斂回視線就注意到蘇燦即將摔倒在地,連忙邁了幾步,不嫌髒的墊在了她的身下,將她抱到了懷里,一邊慶幸,一邊教育:"幸好你沒事,你是要嚇死我?"

不遠處的郁少臣自然也聽到了這聲呼喚,循著聲音看去,只見蘇燦被上次來探病的那大學教授楚東離抱在了懷里,她的臉上還凝著驚魂未定的惶然,楚東離似乎正在柔聲安慰蘇燦,然而,最令郁少臣感到憤然的,卻是蘇燦那雙已然能站在地上的雙腿!

這時候,買水的唐漪回到了郁少臣的身邊,柔聲笑問道:"少臣哥哥,你在看什麼?"

罷,她也瞧見了蘇燦和楚東離!

此時,落在後面的談念璟和楚嬈,蘇唐,都已追上了楚東離和蘇燦的步伐,注意到朝著這邊走來的郁少臣和唐漪,談念璟的鳳眼中,驀然劃過了一道冷意,她拉住不明所以的楚嬈,低聲道:"這是你哥和你未來嫂子的事兒,咱們不要管,讓他們自己解決,你要相信他們."

楚嬈點了點頭,側目問蘇唐,"蘇燦姐的腿沒事?"

蘇唐尷尬的撓了撓頭,還未解釋,就聽談念璟先開口道:"沒事,是我讓她偽裝的,本想揭穿唐漪的偽善,不過現在看來,不需要了,有你哥楚東離護著,唐漪的手還沒那麼長,當然如果能讓郁少臣看清唐漪的真面目,那再好不過!"

楚嬈聞,視線滑落到又哭泣起來的唐漪身上,一陣膩味後,冷笑道:"她敢再動蘇燦姐試試!"

談念璟知道楚家兄妹都是護短的性子,只要被他們看上眼了,即使錯了,也會傾力護著,現在看來,楚嬈並不反對蘇燦成為她的嫂子,這是件好事兒,不是嗎!?

"走吧,我們去別的地方轉轉……"著,談念璟將視線移到了空中飛舞那個項目上,只見不遠處聳立著一個大大的風車,年輕的游客就坐在風車的扇葉上,扇葉自轉的同時還要360度全方位旋轉,除了坐在靠近風車軸心的位置,刺激點外,坐在邊上的,那無異于減速的自*落體.


蘇唐和楚嬈循著談念璟的目光望去,臉色先後蒼白起來.

楚嬈避開談念璟發亮的鳳眼,倏爾將視線移到一棵樹下,只見那里躺著一個臉色難看的中年男人,男人捂著心髒的部位急促的喘息,看上去就快窒息了,可來來往往那麼多游客,愣是沒有人多管閑事!

本著醫生的職責,楚嬈拽了拽談念璟,為難道:"你看那個人,會不會是急性心衰?我突然覺得手腳冰涼,不記得老師曾經講過什麼了,要不咱們給他叫救護車吧!"

"蘇唐,這附近有沒有診所?"處理急性心衰的方法,有吸氧,速尿20mg靜推,西地蘭0.4mg靜推,但眼下並沒有這個條件,如果附近沒有診所,或者診所里沒有這些藥,那麼這個人會有危險,她不能眼看著一條活生生的生命離去.

"我知道,游樂園配備了相應的醫療器械和藥劑,但是很難,有沒有醫術很好的醫生在這兒,你們行嗎?"蘇唐詫異的瞥了談念璟一眼,卻見她輕輕點頭,眉目間輕漾著自信,而她身邊的楚嬈,就沒那麼鎮定了.

沒用一會,蘇唐和楚嬈便按照談念璟的吩咐,將人迅速的扶到了游樂園為了防止意外發生所配備的醫務室,醫務室里的醫生聽了況,卻不敢隨便救治,在談念璟的催促下,只得先給病人吸氧,可過了將近半分鍾的時間,病人的況依舊沒能好轉!

看來必須用藥了,否則救治不及,這病人就熬不過去了.

談念璟轉身凝視醫生,冷靜道:"我也是醫生,既然你不敢救,那我來救,現在幫我准備速尿,20mg靜推!"

"念念……"聽得談念璟的話,楚嬈心下頓時一緊,沒有人比她更清楚了,她們雖然畢業于醫科大學,卻還沒有醫師資格,而且正准備考研,如果這次救治用錯了藥怎麼辦,可不救治,她的良心又受著煎熬.

談念璟知道楚嬈的擔憂,瞥了瞥猶豫的醫生,倏爾冷聲喝道:"快點,不能耽誤時間!"

能麼未應開.醫生心下慌亂,聞連忙用注射器抽了一支速尿回來,將注射器交給談念璟後,看著她往病人的輸液管處推了進去!

這時候,蘇唐已經叫了救護車回來,而屋內的談念璟,還在有條不紊的指揮著醫生繼續拿藥,同時對楚嬈吩咐:"……你去給他檢測血壓!"

蘇唐一邊注意著屋內的況,一邊兒望向窗外——

這短短的數十分鍾,外面的天突然陰了起來,仿佛有一只無形的大手將太陽遮蓋了起來……

(麼麼親愛的妹紙們,今天更新到此結束,明天繼續萬更,倫家求支持哦)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