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楚嬈其人+相親+相親男的身份
莫非又碰上跟她搶手機的極品女了?

鳳眼一眯,談念璟側目望去,只見身邊站著的,是個笑意明媚的短發女人,仿佛覺察到了談念璟的目光,對方將一張白金信用卡遞給專櫃導購後,這才轉首,對著談念璟微微挑眉,水潤的美眸中卻無挑釁之意,還未話,唇角的笑意便添了三分,爾後,她淺笑調侃:"怎麼,二個月沒見,你這沒良心的就把我忘記了?"

這聲音好耳熟,這女人是——楚嬈?

談念璟打量著身材高挑,容顏嬌美,卻妝扮的極其干練帥氣的楚嬈,突然有種被雷劈的感覺,她實在沒想到在電話中,性格跳脫又有些精明的家伙,竟長的這麼著急,看上去就像個禦姐,可實際上這家伙……待談念璟反應過來,已被楚嬈拉著走出了手機專賣店,覺察到楚嬈的動作,她驀地揚起唇角,准確無比的扣住了楚嬈的手,笑道:"楚嬈,咱們都是女的,這樣不太好吧?"

聞,楚嬈並沒生氣,反倒眼前一亮,將談念璟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就在談念璟被看的毛骨悚然,差點沒捏斷楚嬈的手腕時,楚嬈突然輕巧的掙開了談念璟的桎梏,將剛才刷卡買下的那部手機放到了談念璟的懷里,眼神清澈的笑了笑,"喏,二個月沒見,送你個禮物,現在輪到你請我吃飯了吧?"

接過來不好,不接卻也有些不合適,看來只能按照楚嬈的,請她吃飯了!

"好,你想吃什麼?"談念璟算是明白了,這楚嬈雖然性格跳脫,可實際上心思極為細膩,沒有人會用一部價值三千元的手機,換一頓可能還不值三百元的飯吧,但是楚嬈卻這麼做,想來是極其了解她的況吧.

談念璟原先還以為楚嬈白長了嬌美的臉蛋和發育飽滿的身材,唔,現在看來,還不算白瞎!

"那我可得好好想想了,得了,咱們別站在這兒了,都能當一道風景線了!"她這話的極其自信,加上周身縈繞的氣勢,瞬間就讓談念璟明白了,這楚嬈也出身高門,而且是真正的高門,比起根基淺薄的談家,楚家的底蘊,不可覷.

楚嬈迎視著談念璟狹長的鳳眼,卻見那雙熠熠的鳳眼流露著淺淺的笑意,仿佛對她如此性格,並不感到意外,要知道,她這跳脫的性子,就連她親哥哥都嫌棄,若非她真的有求于他,那家伙指不定就要對她來個避而不見了!

想到中午送給談念璟的驚喜,楚嬈的眉目間又明媚了三分,看著氣勢不輸于人的談念璟,她突然笑著道:"沒良心的,你終于把許澄空那渣男甩了,嘖嘖,對了,我上次聽他跟一男的搞在了一起,你甩的好,有眼光,別傷心啊,姐姐回頭再給你介紹個更優質的!"13acV.

非碰的品給.許澄空?如果楚嬈今天不提起這渣男,談念璟都快把那家伙給忘得一干二淨了,轉眼間,談念璟跟著楚嬈來到她那輛極其彪悍的路虎跟前,望著這輛六輪路虎,她鳳眼一閃,笑道:"優質的就不必了,走吧,我知道附近有一家菜色不錯的地兒,帶你去!"

她口中菜色不錯的地兒,就是所謂的十味軒.

十味軒的名氣可是極大的,當楚嬈聽談念璟要請她吃十味軒的時候,看向談念璟的那一眼,絕對充斥著詫異.

"沒良心,咱們換個地方吧,這地方不合適吧!"楚嬈望著排起長隊,門庭若市的十味軒,不由蹙眉拉住了談念璟,真要在這地方正兒八經的消費,那一桌飯錢就能抵得過她送給談念璟的手機錢了,實在沒什麼必要.


"沒事兒,就在這兒."談念璟笑米米的睨著楚嬈,剛想解釋,卻聽身後響起一聲輕嗤:"嘖嘖,吃不起還來充當大款,真是長見識了……"

聽到這話,談念璟和楚嬈都不想回應,可架不住身後那人的推搡,談念璟按住楚嬈,回首望著身後排隊的女人,冷凝一笑,將女人上下打量了個遍,才發現這女人似乎是代替了談靜雅拍攝某護膚品廣告的明星,瞧瞧她臉上戴的那個口罩,不知道還以為是有傳染病的病人,"我們是沒錢,也總好過潛規則上位的綠茶婊姐,是不是,楚嬈?"

楚嬈一聽綠茶婊,就猜到了身後那女人的身份,聞忍住笑,她連忙回首附和道:"可不?綠茶婊姐,海天盛筵那一夜,聽你被走後門了,恭喜恭喜,一定賺了不少,嘖嘖,這個我們就是羨慕,也羨慕不來!"

提及海天盛筵,明星的臉色驀地一變.

談念璟眼見那明星似動怒了,本著不想惹事的原則,壓低了聲音,冷凝的警告道:"別咋呼,這附近可有不少媒體,你就算想緋聞上位,也得找個男的,跟我們鬧騰,可得不到什麼好處!"

罷,她拉著楚嬈從長隊邊兒走進了十味軒,原本還想看她們被趕出來的笑話的明星,突然目瞪口呆的驚呼出聲,只見十味軒的老板聽了談念璟和楚嬈的身份,立刻就讓人將她們引進了留好的包間.

明星仿佛明白了什麼,又有些疑惑,故而拉住忙碌的老板,媚笑著問了句:"老板,她們是誰?"

老板頓住腳步,心下一動,高高在上的瞥了明星一眼,冷冷道:"大老板的侄女,你羨慕不來的!"

罷,他連忙安排侍者,吩咐他們好好照顧大老板專屬包間里的客人.

裝飾精致的包間內,楚嬈一眨不眨的盯著談念璟,似乎想在她臉上盯出個花,半晌,直到談念璟無奈的將餐單遞給她,她才歎了口氣,"十味軒大老板的侄女,羨慕不來啊!"

不錯,十味軒正是談令揚秘而不宣的產業,早上的時候,談令揚聽談念璟要跟楚嬈吃飯,本著便宜別人不如便宜他的思想,便極力推薦十味軒,甚至當場給十味軒的負責人致電,這才讓談念璟無法反駁的接受了在這兒奢侈.

"得了吧,你楚嬈可是B市楚家的千金,還跟我在這兒哭窮?今早一擲千金買手機送我的人,不是你麼?"談念璟白了楚嬈一眼,正看著餐單,卻突然瞧見了楚嬈手中的鑰匙,她眨了眨眼,抬頭凝視楚嬈,卻聽她笑道:"上次你那個極品姐姐就找我拿這把鑰匙,被我家的二黑趕出了門,現在還你,自己收好,不管怎麼著,你都是談念璟,咱們可是姐妹,以後有什麼事兒,盡管吩咐."

接過鑰匙,談念璟將之握在手心,心下翻騰著些複雜的緒,除卻當初217野戰偵察部隊的戰友,再無人這般對她,她知道楚嬈是真心護著她的,若非之前有事出國,什麼也會在談老爺子壽宴的時候,給她長長臉,好好教訓下渣男賤女!

"行,我知道了,其實也沒什麼事兒,我只是想告訴你,我並不是談家的私生女."談念璟抬起眼簾,凝視著嬌美帥氣集一身卻難得融洽的楚嬈,瞧著她瞪大的眼,不由笑道:"是不是嚇一跳?這是好事兒,不是麼!"


楚嬈聞,猛地點頭,剛想開口些什麼,就聽手機突然響起,她接起手機,道了聲:"哥,我在十味軒."

咦,楚嬈還有哥哥?

不對,重點不是楚嬈有哥哥,而是楚家哥哥,似乎要過來?

談念璟拿著餐單的手遽然一僵,待楚嬈心虛的掛斷電話後,避開她的視線後,她冷笑道:"好你個楚嬈,坑我?"

"哪有哪有,念念,我跟你,我哥絕對是天上地下絕無僅有的好男人,他可是B大的教授,被他的學生們稱之為黃金單身漢,你跟他見一面絕對不吃虧,如果你們倆能談得來那最好,這樣就可以當我嫂子了,艾瑪,這麼吧,我一見你,就覺得只有你才能當我嫂子!"

真難為楚嬈了,一口氣出這麼一大段話.

談念璟將茶杯遞給楚嬈,無端的想到了生性霸道的顧衍琛,若是顧衍琛得知她即將跟人相親,會有什麼反應?

想到顧衍琛,談念璟的鳳眼一柔,就在楚嬈以為她不追究,准備起身去迎接楚家哥哥的時候,談念璟倏爾幽幽道:"我跟你哥沒戲,不過就先原諒你這次,再有下次,大刑伺候!"

"是,的明白."楚嬈得令,連忙點頭哈腰的感謝談念璟的不追究.

半晌後,楚嬈將那天上地下絕無僅有的楚家哥哥迎到了包間里……

談念璟抬首,只見楚嬈的哥哥楚東離年約三十二歲,看上去有種溫文爾雅的氣質,但她卻發現,楚東離跟她對視的時候,眸子里閃過了一抹探究,那是種職業性的探究,跟當初蘇燦下意識的行為一模一樣,只有研究心理學的人才會如此.

她想,她猜到了楚東離的身份,如果沒猜錯,這個看似溫文爾雅實則內斂傲氣鋒芒的男人,就是蘇燦的教授!

(一更送到,晚上還有,求留收藏月票!)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