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 念念的忽悠+男人身份+叔感剖析
沒等保鏢問出心下的想法,便聽旁邊的房間中傳來一陣陣尖叫和喧囂,聞聲他下意識看向主人,卻見他不動聲色的指揮道:"帶我去一個更隱蔽的地方,我要知道談家家主打算如何處理這件事."

等鏢法聽打.保鏢聞,當即斂起緒,心翼翼的敲了敲牆壁,旋即用力按住牆壁上凸起的按鈕,瞬間瞧見貼著牆壁的書櫃微微顫動,半晌後就完成了移動,見狀他上前推起主人坐著的那張能夠移動的椅子,帶著雙目失明的主人往暗道里走去……

這條暗道是他上次夜探談家的時候發現的,後來一查,才知道碧水莊園的開發商,在整座C區的歐風別墅,都留了那麼一條暗道,雖然還不知道身為開發商的唐家要做什麼,但他卻在暗中將這件事通知給了B市的幾大家族,幾大家族還無動靜,但他知道,他們一定不會看著財閥唐家做大的!

半晌後,保鏢帶著男人七拐八拐來到了談宅的後花園,從花園到陽台,爾後正大光明的進入了一樓的走廊……

今天的談家算是丟盡了面子,高家的悔婚讓談家人顏面無光,當談家家主得知自己的兒子出事兒後,瞬間心火升騰,著急之下,竟沒顧得那一桌的重要客人,便趕了過來!

化妝室內——

談威延在談家人的攙扶下,終于從沙發上爬了起來,他一臉陰霾的瞪著看上去無辜純良的談念璟,又將視線移到了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葉家兄弟身上,心下有股火難以發泄,在堂弟體力不支將他扔到一個硬邦邦的椅子上後,這股火終于流竄而出!

"混賬,你想摔死我嗎?"談威延伸手給了氣喘籲籲的堂弟一巴掌,啪的一聲,瞬間打蒙了對方.

"我,我哪有?"談家堂弟張口結舌,面耳赤的反駁,雖然他心下確實有些幸災樂禍,但他哪敢將心思暴露在談家家主的視線里,感覺到談威延殺人般的視線,他連忙捂住了臉退後幾步,再不敢多語.

"這是怎麼回事?"厲喝一聲,談家家主那張國字臉全然黑了,猶如黑漆漆的炭,瞥了瞥談威延那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模樣,再一瞧仍舊濕漉漉的褲子前門,他的目光頓時一冷,眼底泛起懷疑之色,四下環顧後,下意識落在了與葉家兄弟站在一起聊天的談念璟身上,爾後又覺得不可能,除非葉家兄弟幫忙,否則談念璟一個丫頭能敵過他五大三粗的兒子?

但瞧著葉家兄弟,可不像是會多管閑事的人.

"威延,到底是誰把你弄成這樣的?"談家家主猜不透,干脆出聲詢問,卻見兒子的俊臉驀地青了.

這種丟人的事兒,他哪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談威延心下一動,對著父親招了招手,在父親附耳過來後,便將先前的事兒一字不差的講給了父親.

談家家主聽了這番話,國字臉瞬間黑的不能再黑了,沒想到他們都瞧了談念璟,這個私生女倒是有點本事,可她千不該萬不該傷了他的兒子,至于談念璟的那番囑咐,談家家主倒是不在意,這大千世界無奇不有,難不成憑借著談家的權勢,還不能找個醫生給他兒子治病了?

談念璟要是知道談家家主的想法,肯定會忍不住笑出聲,諷刺他想法天真的.

"你們先將那些貴客安撫好,然後纏住談令揚,不要讓他知道."以談令揚的護短程度,如果知道他打算跟談念璟好好算賬,不管談念璟有沒有錯,談令揚恐怕都會據理力爭,撇清談念璟,他不能給談令揚這個機會.

半晌後,談家家主便讓人將看熱鬧的賓客請到了宴會廳,顯然是打算關起門來跟談念璟算賬了.

當談家的輩請到葉家兄弟的時候,葉家兄弟卻沒有依離開,葉羨煜向來為葉臨淵馬首是瞻,葉臨淵什麼就是什麼,哪怕讓他殺人放火,他也會照辦,所以當葉羨煜瞧見葉臨淵仍舊穩坐在沙發上,跟談念璟聊天的時候,他便狠狠地瞪了前來打擾的子一眼,那身彪悍的氣息,霎時將人逼退了!

這人將葉家兄弟不肯離開的事告知了談家家主,聞,談家家主沉吟半晌,淡淡道:"不肯走就留著,起來,他們也算是從犯了."

過了一會,圍觀的數十位來客終于再次回到了宴客廳.

關起門的化妝室內,除了談念璟和葉家兄弟,就只剩下談家的人了,談家家主冷冷睨著終于停止交談的談念璟,倏爾直白問道:"談念璟,剛才的事威延都跟我了,你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補充?"談念璟笑米米的看向談家家主,視線驀地掠過他落在了談威延身上,猶如刀子般凌厲,見他明顯瑟縮的顫抖了下,這才滿意的收回,半晌後玩味道:"我沒有要補充的,家主你想什麼,想我一個女子把談威延弄成這副慫樣了?"

"難道不是嗎!"談家家主忍住怒氣,死死地瞪著看起來油鹽不進的談念璟,卻聽她反問道:"是又如何?"

他能怎麼著她?

談念璟知道談家家主並沒有將這件事告知談令揚,但他顯然忘了,不能傳話還可以發短信,即便連短信都沒法發,她也不怕,他們能怎麼著她?

給她下絆子嗎?

想到這兒,談念璟鳳眼熠熠閃過流光,迎視著憋著一口氣的談家家主,她輕輕地揚起了唇角,突然天真無邪的問道:"家主,你知道談威延跟我過什麼嗎?"她微微停頓,好笑的看著談家人瞬變的臉色,淡淡的繼續道:"他變成這樣,完全是咎由自取,不過我想他這種行為一定是私人行為,英明威武的家主,您怎麼會讓我做那種事呢?"13acV.

葉家兄弟聞,忍不住輕咳一聲,葉臨淵清了清嗓子後,無視了談家人殺人般的視線,忽而問道:"談姐,談威延到底了什麼?我聽人他向來葷素不忌,他該不會是調戲了你吧?"

葉家兄弟是真的不知道談威延對談念璟了什麼,這會,借著配合的機會,終于問出了心底的疑惑.

"唔,你們知道前些天的那個有關陸建峰省長的緋聞嗎?"

談念璟摸了摸下巴,似笑非笑的瞥了瞥談家人,她知道談家家主是個要面子的家伙,一定不會讓她盡數道出,絕對會阻止她的,其實她也不想將這件齷齪的事兒告知葉臨淵,但葉臨淵到底是聰明人一個,一經點撥,便明白了談家打的好主意.

"談威延不知道從哪兒聽跟陸省長有染的那個女人……"她再度停頓,拿出手機晃了晃,"有錄音為證!"

"夠了!"談家家主怒聲打斷了談念璟的話,隨即恨鐵不成鋼的瞪了兒子談威延一眼,心下有些苦澀,他怎麼就養了這麼個只會花拳繡腿的草包玩意,要早二十五年知道這東西的德行,他非得把他塞會他母親的肚子里回爐重造,這個想法一閃而過,但現在他必須想辦法解決這件事,沉吟了會,他緩和了語氣道,"念璟,不管威延了什麼,你也不能用那些歪門邪道的法子傷害他吧?"

合著自己兒子犯了錯受到教訓,還是別人的錯了?

談家家主又一次刷新了下限,談念璟再次領教了談家的無恥,被這老東西的一番話氣笑了,"那麼大伯你的意思呢?"

談家家主瞥了瞥明顯看戲的葉家兄弟,咬了咬牙,只能將這個虧吃到肚子里,這件事確實是他想的不過穩妥,沒有料到談念璟在B市竟然還有這樣的人脈,否則打死他,他都不會出此下策,而是會慢慢跟她拉近關系,逐步完成計劃了!

但是事已經走到了這一步,潑出的水收不回,出的話無法反悔,他們談家幾乎與談念璟撕破了臉皮,如果再出相求,那絕對會被談念璟鄙夷的,就算他想給兒子討回公道,也不能在此時貿然行動,畢竟葉家兄弟不是吃素的,瞧瞧他們維護談念璟的樣子,留在她的身邊,不就是給她撐場子,不就是想告訴他,談念璟是他們護著的嗎?

雖然在B市不能為難談念璟,但只要談念璟回到了S市,這事兒就好辦了,葉家的手還沒那麼長,能伸到S市!

"威延這樣子要持續多久?"

談念璟眯了眯眼,無畏的直視著談家家主,心下也明白,這老東西並沒有把她的那番囑咐放在心里,她不知道B市還有沒有人會這手截穴術,當初將這個所謂的家傳本事教給她的教官已經在一次任務中犧牲了,據她所知,正因為那位教官沒有後代,才將截穴術傳給她的.如果這老東西能找到另一個截穴術的傳人,那麼只能是談威延命不該絕,若找不到,又放不下身段來求她,其後果自不必!

"大伯不是知道了嗎?B市的人才如此之多,我想大伯一定會找到人,給談威延治療的."


只不過就算將談威延送到醫院,普通醫生也不會看出她在他身上動的手腳,只會當他是花花公子,做那種事做多了腎虛,然後開出一堆補藥給他,屆時虛不受補,又會讓他嘗到另一番滋味!

聞,談家家主的眸子中閃過了一抹尷尬,爾後便揮了揮手,讓人打開了這間化妝室的門,開門的那人剛打開門,便覺得一股風從身邊襲過,慣性的沖擊使得他撞上了牆壁,待他再次回過神,就聽到了一道飽含擔憂的聲音響起:"念念,你有沒有事兒?"

來人是談令揚.

談令揚注意到跟談念璟坐在一起的葉家兄弟,眉目間沾染了不愉,那精致的桃花眼霎時一閃,劃過了一抹晦暗,將談念璟打量了一番後,眼見談念璟安然無恙,這才回首看向談家家主,注意到他潛藏怒意的細長眸子,忽而冷冷一笑,絲毫不懼道:"大哥,都是自家人,何必關著門算賬,剛才你們了什麼,來讓我也聽聽!"

"談令揚,你護著人可以,但不要忘記,這兒是談家的本家,還容不得你放肆!"這句話的語氣極其冷硬,睨著絲毫不相讓的談令揚,談家家主的臉色驀地難看,先前他不想給葉家兄弟留下欺負輩的印象,這會對上同輩的談令揚,他卻沒那麼多顧慮了,作為嫡系長兄,訓斥個分支的兄弟,並不過分.

"放肆?"談令揚不怒反笑的揚了揚唇角,突然意味深長的瞥了瞥談威延,趁著談家人心虛之際,分析似的吐露道:"你們打得什麼主意,別以為能瞞過別人,碧水莊園的成功開發讓你們看到了豪富別墅的前景,也想效仿唐家得到那塊地的開發權,但這次那塊地的開發權並不在葉書記的手里,而是在陸省長的手中攥著,之前呢,念念曾跟陸省長有過幾面之緣,這事兒被你們知道後,你們就開始琢磨如何擠開唐家,拿到那塊地的開發權,最後琢磨出一個辦法,那就是讓念念將你們引薦給陸省長,再一腳將她踹開,至于你們許諾的條件,想來不怎麼吸引人,是不是,念念?"

聞,談念璟熠熠的鳳眼中驀然劃過一抹欣賞,談令揚這番話幾乎揭露了談家人的心思,只不過稍稍的給他們留了點面子,雖然她不知道這件事是怎麼被他得知的,但能在這短暫的時間內,組織好這一番打臉的話,也是種本事,果然,不能覷了談令揚,能憑借自己的能力在三年時間里走上市委書記的位置,他定然還有不曾暴露的秘密!

"叔,你是怎麼知道噠?"談念璟問出的這個問題,也是談家家主想知道的,他甚至懷疑自家有了談令揚的眼線,以談令揚的手段,這倒不是什麼難事兒,就像分支那邊也有他的人一樣.

談令揚打了本家的臉後,心瞬間好了不少,聽到談念璟的問題,他俯首看向她,捕捉到她眼底的好奇,忍不住寵溺一笑,"他們的想法並不難猜,從一開始叫我帶你來參加訂婚宴,到先前阻止我來尋你,已經明了一切,好在你沒事,要是談威延那家伙敢欺負你,就算他是家主的兒子,我也得幫你討回公道,誰讓你是叔的侄女呢."

這最後一句,他的語氣格外的意味深長,仿佛透著些許的暗示,但卻又讓人無法摸清他真正的想法.

即便是談家家主也摸不清,因為在他看來,私生女就是私生女,是個上不得台面的東西,如果談令揚這般維護談靜雅,倒是得過去,分支那邊,談靜雅才是真正的談家千金,可談令揚護著的人卻是談念璟,這到底是為什麼?

"令揚,你跟我來."想不明白,談家家主決定親自問問談令揚,完這話,他率先出了門,在走廊等待著談令揚.

門外,談令揚似笑非笑的睨著談家家主,見他半晌無,旋即點了一根煙,風輕云淡道:"你要問什麼?"

"你這麼護著那個私生女,到底是因為什麼?是不是叔叔他老人家的交代?呵,叔叔他年紀大了,反倒心軟了."他給談令揚找了個理由,卻沒注意到這話一出後,談令揚神色的變換.

是啊,他到底為什麼要護著談念璟呢?

也許是她的懦弱膽激起了他的保護欲,也許是她蛻變成了他喜歡的樣子,不管答案是什麼,首先談令揚對談念璟是有一定好感的,否則以他的驕傲,定是連偽裝寵溺也不屑,就像他對談靜雅的全然無,幼年的談靜雅倒有幾分可愛,很得他的喜歡,可後來呢,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厭煩談靜雅的?

哦,他想起來了,是在談靜雅十三歲的時候,那時候她剛剛發育,知曉了男女事,便迫不及待的來勾-引他,一點也不在乎他是她的叔,可他已是個十七歲的少年,懂得了什麼叫做倫理道德,懂得了不能做出違背底線的事,所以那一夜他拒絕了她,並且收回了投注在她身上的全部寵溺,在得知談家的一些醃臜事兒後,漸漸變得冷心冷.

可是現在,他似乎對念念產生了某些不該有的感,那感也許並不深,但一定在他心底生根發芽了,談令揚知道,他正在觸碰自己心理設定好的底線,盡管曾想過逃避,但越是逃避,就越是清晰.

一瞬間,談令揚就想清了這一點,但這種感卻要藏在心底,不能讓任何人覺察.

不,也許,念念早已覺察到了.


抽完了煙,心下做出了決定,談令揚斂起了神色里的所有緒,淡淡的睨著談家家主,迎上那雙細長渾濁的眸子,矜傲的頷首道:"不錯,是父親的要求,父親並不心軟,只是有些事兒不太方便在現在解釋,所有請大哥見諒,等事結束,我一定會給你個交代."

他會給一個交代,等他變強,坐到葉書記的那個位置,定會為委屈的念念討回公道.

"是嗎?"談家家主眸中閃過一抹疑惑,遲疑了半晌,終于點頭道:"那你帶她走吧,看著她,我不知道會不會做出點什麼事兒."

就在談家家主和談令揚私聊之際,先前那目睹了一切的保鏢,再度將這些話聽在了耳中,待他回到車里後,便聽向來喜怒不定的主人問道:"事辦得怎麼樣了?"

保鏢一個心悸,連忙彙報道:"報告主人,我拿到了談家姐的頭發."

"嗯,她被為難了嗎?"男人伸出手,感覺到保鏢將盛著談念璟頭發的袋子交給他後,便輕輕的收攏了五指,捏了捏那根幾乎不占空間的頭發,他心下驀然湧起不知是酸是甜的緒,感覺到保鏢微微詫異的目光,他收好袋子,淡淡道:"開車,我們回去."

"主人,談姐無礙,只不過談家……"瞧著談家家主那不甘心的樣子,似乎要對談姐下絆子了.

"DNA驗證最快幾天才能出結果?"

"三到七天,但交給我們的人,只需要兩天."

男人微微頷首,刀削般的眉目輕輕揚起,似乎對DNA的結果極其的期待,通過調查,他得知談念璟的母親的確叫做容楚,可通過照片對比技術,他忠心耿耿的手下告訴他,那墓碑上的女人並非容楚,只不過跟容楚極為相像罷了,但是,對方的女兒談念璟,據她有一雙跟容楚一樣的狹長鳳眼,他能想象的到,那雙眼眸該是多麼的熠熠撩人.

半晌後,保鏢推著男人下了車,回到了經過百年風霜的老宅.

又過了一會,有人打開了男人的房門,毫無自覺的闖入了他的地盤,甚至占據了他那張特制的大床……

男人嗅到熟悉的氣息,精准的轉頭,面向躺在床上的人,准確來,通過腳步聲和熟悉的點心香味兒,他就已經猜測到了來人是誰,整個家族,也只有這麼一個家伙,被准許肆意進入他的房間,就連他的父母,也沒有這個榮幸.

想到這家伙的惡趣味,他微微蹙眉,隨後毫不客氣的道:"謙,我餓了."

"這就喂你,爵,你先,你今兒去哪兒了?"容謙躺在容爵的床上,閉上眼假寐了會,直到感覺到從容爵身上散發出的冷意,這才翻了個身,下床將買好還保持著溫度的點心,慢慢的喂到了他的口中,能勞他動手的人,至今不超過二個,容爵是一個,容老頑童是一個.

"謙,容楚的女兒去了談家本家,而且她會截穴術……"

聞,容謙的手微微一抖,轉而拐了個彎,拍在容爵的腦門上,玩世不恭的溫柔道:"爵,過多少次,要叫姑姑,容楚姑姑."

容爵的臉色驀地一沉,倏爾背過身,沉聲抵制道:"要我叫一個騙子,叫姑姑,我做不到."

(妹紙們,今天九晚上有事,只能趁著上班寫了六千,不要鄙視九,如果有時間,九會補上,淚奔)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