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虐賤人怎麼都不夠(2)
其實葉羨煜並沒有講什麼笑話逗弄談念璟,因為被逗弄的人是他,談念璟剛剛問候了他的傷勢,讓他瞬間想起了被酒瓶爆頭的屈辱史,一想到那件事,葉羨煜的臉色便沉了下來,眉眼間的傲然瞬間褪去,沾染了陰霾,而談念璟卻不在意,對著那怒火沖沖的眸子,她揚了揚唇,笑的有些幸災樂禍.

實羨麼話然."談姐,你就不能將這件事爛在肚子里?"葉羨煜咬牙切齒的瞪著談念璟,剛想伸手將她拽到鮮少有人的地方威脅一番,卻聽表哥葉臨淵訝異道:"魚,你有什麼把柄被談姐抓住了,需要這麼著急的賄賂談姐?"

故意的,這骨子里有些惡趣味的葉臨淵,絕對是故意的.

聞,談念璟眯了眯眼,深深地睨了葉臨淵一眼,隨即似笑非笑的看向面色通的葉羨煜,心想,這葉家的長輩真會偷懶,取個臨淵羨魚的名字也就罷了,還直接把自家兒子叫做魚,嘖嘖,要是日後她有了兒子,絕對不會這麼欺負他們的,最起碼要給起個爺們一點的名字,不過她現在想這個,是不是早了點?

談念璟意識到這一點,便抑制不住的想到了軍痞流氓顧衍琛,想到他冷硬精致的臉龐,深邃晦暗的眼眸,挺拔筆直的鼻梁,弧度優美的薄唇……

遐想之際,談念璟精致的臉上霎時沾染了誘人的緋色,被剛想出聲反駁的葉羨煜和已走到他們身邊的葉臨淵斂在眼底,兩人對視一眼,都在彼此的眼中捕捉到了驚豔,然而更為震驚的卻是葉羨煜,他知道自家這個表哥向來都是個不動聲色的腹黑主兒,此刻被他發現了心思,回頭不會借機報複他吧?

"咦,這吉時都快過了,怎麼還沒宣布訂婚?"

談念璟突然想起這事兒,不由側目看向台上面色略顯難堪的談家家主,他那張國字臉雖擅長掩飾緒,可真到了關鍵的時候,還是會著急的,比如此刻,都快過了定好的時間了,可女方還沒出現,該不會是嫌棄那個談威延太慫,所以逃婚了吧?

葉家兄弟原本還在想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什麼,經過談念璟的提醒,才想起來,這參加訂婚宴的另一個主角呢,怎麼還沒人影?

"對啊,這女主角呢!"

葉羨煜微微一愣,突然看向葉臨淵,據他所知,這次訂婚宴的女主角一直都心儀他表哥的,只可惜身份不夠,性格又驕縱,根本沒被葉家放在眼里,私底下他們這些官三代三代,都稱呼那個辣椒為花癡女,除了葉臨淵,只要碰見有點姿色的男人,她就一定要追求一番,她這番作為可是讓她身為市長的父親丟盡了顏面,當然,配談家這個慫貨還是綽綽有余的!

這時候,不止談念璟等人發現了不對勁,就連別的些來客,也發現了這場訂婚宴的疏漏——

女主角不見了,還訂個毛線婚?

"該不會高家臨時反悔,不願接受談威延這個女婿了吧?"

"我聽這個談威延品行十分惡劣,還喜歡勾搭良家婦女,沒准他還勾搭過……"那人意味深長的瞥了談家主母一眼.

"啊,這麼多毛病?也難怪高家反悔,高家千金雖然驕縱了些,可咱們這圈子里,哪個不驕縱?除了顧家的大少,只怕都有點性格."

"嘖嘖,起來,這顧家大少才是最好的聯姻對象,可惜他人在部隊,沒能前來參加這次談家的訂婚宴,不然啊,我一定放下臉面,跟他聊聊我的女兒……"

隨著眾人的議論越發大聲,談家家主臉上的淡定終于繃不住了,他的神色漸漸晦暗,細長的眸掃過看熱鬧的來客,雖看見自己的兒子朝著談念璟所在的方向去了,明知兒子會什麼,但他也顧不得阻止了,比起一個私生女的人脈,談家的面子更重要些!

見狀,他連忙聲稱有事,暫時離開了宴客廳.

"這兒有點吵,魚,談姐,我們去那邊話吧."葉臨淵將酒杯放到侍者的托盤中,換了一杯橙汁,隨手遞給了談念璟,見她沒有拒絕,不由微微揚唇,夜色瞳眸中劃過了一抹淺淡的笑意,爾後又意味深長的瞥了瞥與談令揚些什麼的談威延,轉而將談念璟和葉羨煜帶到了一間擺放著沙發和落地鏡,看上去格外溫馨的房間,這兒本該是女主角的化妝室,但人不在,給他們用用也沒什麼所謂.

"你們想什麼?"擺脫了幾個麻煩的名媛淑女,談念璟作為被刀子般目光掃射的靶子,此刻的心自然不好,語氣也就不好.


"沒什麼,只是發現你被人盯上了,所以順手把你救出火圈,不過,你要感謝我嗎?"葉臨淵眨了眨夜色瞳眸,睨著眉目間盡是清冷的談念璟,心知這才是她毫無偽裝的原本面目,這個女人太會裝了,可現在的她似乎不屑在他們面前偽裝,這到底是好還是壞呢,他微微沉吟,視線掃過化妝室並未關嚴的白色實木門,只見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從門縫中一閃而過.

半晌後,白色實木門被人敲響,談念璟等人還未答話,便見談威延推門而入,看清了談念璟,眼眸頓時一亮,但在注意到葉家兄弟後,他便斂起了緒,呵呵笑道:"二位,我找念璟有些事兒,能否先打擾你們一會?"13acV.

葉臨淵在心下歎了口氣,本以為能讓談念璟躲過這個無賴慫貨的騷擾,卻沒想到這家伙竟然厚著臉皮過來搶人,可他們似乎並沒有阻止的理由,想到這兒,他淡淡瞥了表弟一眼,抬首對上了談威延笑意不達眼底的眸子,輕輕頷首道:"談少客氣,這樣,你們先聊."

罷,葉臨淵不動聲色的起身,伸手拉住了有些不願的葉羨煜,將他拽出了化妝室,卻並未走遠,而是站在門外,點燃了一顆煙.

"哥,你上心了?"葉羨煜睨著葉臨淵,他這個腹黑表哥,只有在有心事的時候才會抽煙,而此時,明顯是因為談念璟.

聞,葉臨淵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而是將視線移到了關閉的白色實木門上,仿佛想看清里面的況,他沒有即刻離開,就是擔心談威延這葷素不忌的家伙腦抽了對談念璟下手,如果談念璟有反擊之力倒還好,不管她做了什麼,他都可以給她善後,如果沒有,他會想辦法幫忙.

房間內,談威延並沒有直接出父親的交代,而是圍著談念璟轉了個圈,將猶如松竹般自信立在這兒的談念璟打量了一遍,瞧見那一身精致到將她曲線完全暴露出來的銀色旗袍,還有那襯著鎖骨性感的海洋之心,他的眼中不由劃過了一抹訝異,沒想到幾乎跟他同歲的談令揚,對她還不錯,不過如果是他,他也會對她不錯,畢竟美女嘛,是個男人都喜歡.

談念璟感覺到談威延漸漸變換的眸光,神色驀地冷凝,就在談威延頓住腳步,停在她的面前後,她抬起了眼簾,輕睨著眉目間帶著笑意的談威延,同樣的勾起唇角,冷笑道:"談家大少?身為訂婚宴的男主角,得知女主角反悔的你,心如何?"

她其實並不想挑釁談威延,只是這貨垂涎的眼神,實在讓她倒足了胃口,再者,有打談家臉的機會,她豈會放過?

"你……"聞,談威延斂去眸中垂涎,嫌惡的睥睨著談念璟,好似置身云端般高高在上道:"聽你跟陸省長關系不錯,還曾登門入室過?"

她跟陸叔關系不錯?

這些談家人到底有沒有長眼,從哪兒看出他們關系不錯的?

狹長的鳳眼閃過凜然,直視著昂了昂首的談威延,談念璟不怒反笑,在對方略帶惱怒的目光中,悠哉的坐在了沙發上,談念璟收回視線,頗為無趣的把玩著手指,仿佛要激怒談威延,半晌後,她懶懶的抬首,雖仰視著他,卻絕對不會給他一種她處于弱勢的感覺,反倒是他,身上突然有種赤身置于冰天雪地中的凜然冷意!

見狀,談威延收斂起覷之意,盡量忍氣道:"不管你們關系如何,我就直吧,談家需要你的幫助,在你的幫助下結識陸建峰省長,只要你有辦法讓我父親見到陸省長就算完成任務,要知道,你只是個私生女,我父親同意將你的名字添到家族的族譜上,如果辦好這件事,我可以服父親,讓他將你過繼到本家這邊,從此,你就是談家嫡系的千金,如何?"

原來人還可以這樣無恥?

談念璟頓覺自己前幾十年白活了,重生這段日子來,她幾乎見識了各式各樣的極品,惡女配,綠茶婊,白蓮花,應有盡有,瞧瞧這無恥的談家人吧,明明是需要她的幫助,可偏偏用這般施舍的語氣,那意思是給她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

去特麼的扯淡請求吧,即便她真的是私生女,也不會幫忙,何況,她並不是私生女!

"這個條件很有you惑力."談念璟淡淡的睨著談威延,盡管已經在心下琢磨著怎麼收拾踐人了,可她面上仍是不動聲色,這讓一直觀察著她緒的談威延略有些訝異,似乎沒想到這私生女能夠如此淡定,其實他認為,他們提出的要求一點也不過分,要換成別人,早該感恩戴德了,畢竟私生女這個名頭不好聽,將來要嫁人都不容易.

談威延試探的問道:"那你是答應嘍?"

"嗤——"談念璟真真的笑了,這談威延簡直出乎她意料的天真,凝視著談威延陰郁的臉色,她輕哂道:"我是私生女怎麼著?就一定要幫你們達成目的麼,做人不要太天真,太陽不會圍著談家轉悠,而我呢,是不是嫡系都無所謂,再者嘛,就算我能幫你們,可我為什麼要幫你們,你們給我什麼好處了?"


談威延算是明白什麼叫做死豬不怕開水燙了,"也是,你好不容易才勾搭上葉家兄弟,又怎麼肯陪一個老頭子,即便對方依舊風度翩翩,可到底不如年輕人——"

"啪——"沒等談威延完,談念璟倏爾起身,揚手就給了他一個巴掌,迎上那含怒的眸,她冷厲道:"談威延,你最好把嘴巴放乾淨點,否則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生不如死!"

她從來沒真正的用截穴術傷過人,可這會她真想廢了談威延,讓他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讓他知道嘴賤要付出代價!

陸建峰在談念璟的眼中是長輩,以後也許還是父親,她怎能容許這混賬玩意侮辱他!

這一瞬間,談念璟周身散發著極為冷厲的氣息,那是種經曆過生死的鐵血煞氣,生生將暴怒的談威延逼得不敢輕舉妄動,他覺得自己的咽喉被一只鐵手扣住了,那種可怕的窒息感讓他忍不住顫抖起來,而談念璟卻對此並不意外,她當初雖為軍醫,但卻跟隨著戰友,前往金三角澆滅毒梟,在況危急之際,她也曾拾起過槍,射殺那些害人不淺的玩意,她的手上染過血,有數條腐朽的生命結束在她的槍下!

"怎麼,被我打了不甘心?"談念璟知道葉家兄弟不會離開,故而揚了揚聲,她得在談威延暴怒反擊的那刻出手,還得給自己找個證人,證明自己的無辜,所以比談威延出身更好的葉家兄弟,是最好的選擇.

唔,她真的不想算計別人,但誰讓這附近,就只有葉家兄弟兩個證人的?

"你果然對得起慫貨軟蛋這個外號,也難怪高家千金逃婚也不肯嫁你,幸好她跑了,還不算有眼無珠."

談念璟的話簡直是戳心之,身為男人的談威延,怎麼可能不在意未婚妻逃婚這件事?

聞,談威延滿是暴虐的眸子刹那間沾染猩,死死地瞪著唇角含笑的談念璟,他只覺得她的存在礙眼至極,讓他有種想要生生撕裂她的沖動!

沖動的刹那間,談威延便撲向了談念璟,談念璟根本無意跟談威延浪費時間,身形一閃之際,擦過了談威衍的肩膀,她趁此機會伸出手指,輕輕戳在了談威延腹部肚臍下三寸的位置!

談威延微微一驚,還未反應過來,便覺得腹部一熱,身下的驕傲已然緩緩抬頭,他根本來不及反應,便撲倒在柔軟的沙發上,一股疼痛襲來,伴隨著身下的黏膩,一波接一波的,在短短幾分鍾內,他連連泄了三次,再無起身之力!

化妝室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守在門外的葉家兄弟見狀,暗道不妙,踹開門後,瞧見無恙的談念璟,再一瞧眼眶微青,看上去虛弱許多的談威延,便不由自主的愣在了原地!

這,這怎麼跟他們設想的不一樣?

談威延眼見自己丑態畢露,又被葉家兄弟看去,頓時羞惱的想滅口,但他還未失去理智,知道惹不起葉家兄弟,只得忍而不發,將那兩道攜著訝異的視線無視了去,心下不由琢磨,剛才到底怎麼回事,他怎麼會連泄三次?

咦,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這談威延褲子中間那地兒怎麼濕了,還一副怨恨自己早泄的模樣?

見狀,葉臨淵夜色瞳眸中劃過微妙的笑意,眼見談念璟無恙,這才佯裝關心的對著談威延道:"談少,你沒事吧?"

早泄是所有男人難以啟齒的尷尬和恥辱,談威延心知葉臨淵這是明知故問,可他卻不能跟對方撕破臉皮,只得淡淡道:"多謝葉少關心,我沒事."

"沒事?"談念璟玩味兒的輕笑,感覺到葉家兄弟好奇求知的目光,她對著兩人惡趣味的眨了眨眼,笑著問葉羨煜,"葉二少,一個男人一天三次並不會有事對吧?"

葉羨煜聞,俊臉一,卻還是點了點頭,咬牙道:"……當然沒事."


"那麼一周之內,每天泄三次呢?"她又看向葉臨淵,狡黠的眸光中劃過了一抹戲謔.

葉臨淵早就不是雛兒了,心知談念璟這番話的目的定是為了打擊談威延,便面無表的配合道:"腎虛."

"哦,這樣啊,那麼談少,如果你三個月之內的每天都泄呢?啊,我知道,那你肯定不只是腎虛的問題了……"談念璟眯了眯眼,一副我很清楚的表,那得瑟的模樣,令葉家兄弟感到了好笑的同時,也對她的強悍有了更直觀的印象,他們覺得談念璟渾身充滿了神秘,永遠無法真正探清她的實力,她有時候弱的可以,有時候又強的令人無語.

葉羨煜看著險些吐血的談威延,頓時覺得自己就不該招惹談念璟,幸好她沒真正的動怒,給他來這麼一下子,要不然估計不出三個月,他就得虛成一張人皮,還好還好,他會告誡自己,以後見到談念璟,就繞路走吧!

葉臨淵聞,神色微微一變,顯然跟葉羨煜想到了一起,但他更想知道,談威延這貨到底怎麼惹著談念璟了,他是了不該的話,還是做了不該做的事兒?

"談念璟,你好大的膽子……"談威延手指顫抖的指著談念璟,卻不想,眼前一花,手指一疼,只覺得一個硬物狠狠地碾壓在他的手指上,隨後響起的,是談念璟冷漠無的話語:"再動手動腳,你這輩子都別想碰女人!"

"嘶——"真狠,葉家兄弟倒吸了口,本以為她忽悠談威延,卻沒想到,這竟是真的!

談念璟聞聲,似笑非笑的瞥了瞥葉羨煜,狹長的鳳眼中仿佛流露著一句話:現在咱們還要不要算算賬?

惹不起,他還躲不起嗎?葉羨煜佯裝沒注意到,努力將視線放在差點昏死過去的談威延身上,雖然一個慫貨沒什麼好看的,可這不妨礙他欣賞下慫貨犯慫的樣子,以此來提醒自己,遠離談念璟這個惡魔!

談念璟慢慢收回了腳,收回的同時,不忘再揉碾一番,現在她並不擔心葉家兄弟會將她供出來,因為他們目睹了這一幕並未阻止,真要起來,他倆還是從犯,她應該擔心的是,怎麼見招拆招,防止被談家人下了絆子!

"啊喂,別裝死,回頭跟你父親,讓他早點帶你去看病,免得真不能人道了,當然了,我也可以幫你治療,但是你記住,天底下沒掉金子的好事,這回我可是要收費的……"

其實,她並沒有真正的廢了他,只不過是讓他三個月內沒法碰女人罷了,任哪個男人每天泄三次後,都會對女人沒感覺了吧?

唔,也許顧衍琛是個例外,那麼下次她要不要在顧衍琛身上嘗試下?

就在談念璟很認真的琢磨這件事的可行性時,有人將她教訓談威延的這一幕,看在了眼底——

"爺,這個談姐長得跟容楚姐一模一樣……"另一個房間內,一名身穿黑色西裝的保鏢將他從監視器中看到的講了出來,待看完後,他轉身對上主人那雙深黑色卻霧蒙蒙的眼眸,心下頓時一凜,心知自己又犯了錯,便連忙低下頭,輕聲道:"談姐那一手截穴術著實厲害,我想,她應該不是資料上寫的那樣,也許她的醫術,能治好您……"

"想辦法弄到她的頭發驗證下,等出來確切的報告後,直接交給謙."男人面無表的轉動著拇指上的扳指,深黑色的眼眸霧蒙蒙的,仿佛覆著一層氤氳,卻又似笑非笑,似冷非冷的,透著一股子無端令人恐懼的邪性.

男人的眼睛雖看不見,可那一身鷹隼般的強勢卻令人不敢覷,聽完了手下的複述,他轉首看向監視器的屏幕,盡管什麼樣看不見,沉吟半晌,終于淡淡開口:"這事兒辦的不錯,再交給你一件事,從明天起,你就不用來我身邊了……"

保鏢聞,震驚的抬起頭,幾乎忘了語,這件事他真的做好了麼,否則主人怎麼會不要他了?

(六千送上,想知道這男人是誰麼,票啊留啊,別忘記喲)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