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他的戶口本上,一定有她的名字!
哎喲,談念璟這麼個女流氓要跟顧衍琛這種特種兵精英斗,那無疑是蜉蝣撼大樹,可笑不自量,但女流氓確實生生的將特種兵精英踹到了床下,這是個神馬況?

不僅談念璟懵了,顧衍琛也愣了.

"我不是故意的……"

狹長的鳳眼瀲灩著光澤,談念璟笑米米的睨著頗顯狼狽的顧衍琛,見他眼神刹那晦暗,她不由摸了摸鼻子在心下腹誹,她絕對不會跟他的,她用了一手截穴術,戳了他腰間的弱處,才會讓他失去反抗能力,否則,她怎麼可能把百十斤的大男人一腳踹下床?

不過,會不會讓他感覺到了?

顧衍琛一臉晦暗的摸了摸腰間,在確定並無異樣後緩緩起身,先從床上拿出一塊浴巾圍在腰間,這才再度上床,趁著談念璟反應不及之際,迅速的擒住了她的四肢,將她狠狠地壓在身下,高高在上的俯瞰,唇角噙著冷笑道:"念念,看來你的秘密不少,我還有待挖掘!"

是呢,先前壓住她的雙腿,可沒擒住她的雙手,在她觸碰到他腰際的時候,他明顯的感覺腰部一麻,仿佛一道電流竄過,導致他失去了知覺,正訝異于那反應時,就被她踹了下去,這簡直是恥辱,是他特種兵生涯中的一個汙點!

談念璟死瞪著眉目間異常冷厲的顧衍琛,倏爾覺得跟他硬碰硬實在蠢得可以,這男人死要面子活受罪,但她還得給他留面子,所以對上他的時候,撒嬌賣萌才是利器,認識到這一點,她的表漸漸柔和下來,狹長鳳眼驀地湧現迷霧,眼見顧衍琛的臉色漸漸緩和,才怯怯道:"顧衍琛,我好困,不做了好不好?"

唔,他已經將她壓榨成這樣了?

明明才用完半盒安全套,距離一夜七次的標准,還差個兩三次,她就已經滿足了?女流氓真的變成萌妹紙了嗎?

他雖想要,卻不願累到她,再了,天長地久,他們還有的是時間.

"好好好,不要了,不要了."顧衍琛思及此,連忙答應下來,瞧著談念璟淚眼朦朧的模樣,頓時心疼的不行,沒等她開口催促,他就主動松了手,放開了對她的桎梏,躺在一邊後想將她攬入懷中,卻感覺到她的身子顫了下,他的心瞬間揪起,隨著她軟軟的貓叫,"我困……"

艾瑪,這才做了多少次,竟把女流氓嚇成了這樣?

顧衍琛哭笑不得的望著懷里的玩意,試探著貼近她的後背,卻沒料到她敏感的覺察到一股熱源的侵襲,當即又往里滾了滾,與他滾燙的身體拉開了一段距離,但談念璟深知過猶不及的道理,在顧衍琛將手臂老老實實的橫在她腰間,不再動作後,談念璟便緩緩轉了身,磨蹭著投入他的懷抱,與他形成貼面的姿勢,仿佛又有些考驗他理智的意味.

肉搏追逐後,談念璟疲倦不堪,而顧衍琛特種兵精英的體質卻是出奇的好,她閉上眼陷入甜美睡夢,獨留他清醒著,偶爾看看身下那豎起的傲然,苦笑不已,有什麼比鮮肉在懷,卻吃不到還苦逼?

第二日清晨,顧衍琛好不容易結束了煎熬,正想拉著談念璟再做做運動,卻突然接到了首長的電話,臨時要求他歸隊參加為期一個月的訓練,因為B軍區的聯合軍演即將開始,217野戰偵察部隊在這場軍演中,占著舉足輕重的地位,身為精英之首的顧衍琛,責無旁貸,要帶領著他的士兵,在軍演中拿一個好成績!

一個月的時間,不長也不短,顧衍琛希望下次再見到談念璟的時候,能夠搞定她,將她劃拉到自己的地盤,他的戶口上,一定會有她的名字!喲念氓跟意.

天色漸漸大亮,談念璟醒來後,便發現了一桌子的早餐和一張便利貼,唯獨不見顧衍琛,她喝著牛奶,隨手拿起那張便利貼,瞧著上面的留,遽然松了口氣,于她來,顧衍琛的追擊能力實在太強,要是這般日久天長的相處下去,不是她淪陷,就是他崩潰,當然,談念璟覺得後者的可能性並不大,特種兵精英的耐性可是十足的!

吃過顧軍痞的愛心早餐後,談念璟便接到了叔談令揚的電話——

"念念,在哪兒?收拾下,十分鍾見."談令揚溫潤魅惑的嗓音從話筒中傳來,談念璟聽出他在路上,便連忙報了所在地,殊不知那邊的談令揚聽到後,桃花眼驀地一凜,可他的語氣和聲音卻越發溫柔,"碧水莊園嗎?好,我知道了,今兒是你本家大伯兒子的訂婚宴,我們得早點去."

早點去?

談念璟抬眼瞥了瞥牆上的鍾表,眼見指針即將劃過數字十,再一瞧身上微皺的長款襯衣,不由蹙了蹙眉,要是談令揚看見她這身裝扮,會不會有一種想殺了顧衍琛的沖動?

唔,她就是發現昨天那件襯衣沒法穿了,才借顧衍琛的來穿穿,絕對沒別的意思.

"好了,我到了,下來吧."接到指令,談念璟掛斷了電話,收拾完畢後,利索的下了樓.

樓下有一輛頗為低調的銀灰色法拉利跑車,看清了駕駛座上的人,談念璟鳳眼一亮,腳步輕快了些,剛打開車門,就見一件西裝外套朝著自己飛來,同時撲鼻而來的是混合了談令揚氣息的古龍冷水的幽香,她伸手接住衣服,笑米米的側目看向談令揚,卻見他側臉的線條緊緊繃起,神色微沉,眉目間仿佛籠罩著一層陰云,他並不看她,只清淡的道了句:"這像什麼樣?披上!"

談念璟依披在了身上,頓時有種被談令揚抱在懷中的錯覺,她不自在的扯了扯西裝的子,把玩著那精致的口,低頭間,沒注意到談令揚微微側目,視線在她的領口,大腿上迅速掃過,注意到顧衍琛刻意留下的烙印,那風萬種的桃花眼,又無比晦暗.

一路沉默著來到造型屋,談令揚停好車子沒有急著下車,而是身子一側,將談念璟困在了車座和他的手臂之間,捕捉到談念璟狹長鳳眼中的訝異之色,他的視線漸漸下滑,停留在那微腫的唇瓣上,倏爾隨著心意俯首,克制的淡淡道:"還記得咱們上次在醫院沒做完的事兒麼?"

是指她試探他的事兒?

那熠熠的桃花眼焦灼著談念璟熟悉的渴求,他又俯了俯身,弧度優美的薄唇距離她的,只有一厘米不到,最最曖昧的是,他伸出舌尖舔了舔唇,仿佛想快些嘗嘗她的滋味兒.

"叔……"她艱難的低叫,試圖通過這個束縛彼此的稱呼,讓他清醒.

"怎麼,家伙,你現在怕了?那下次就夾好你的腿,別讓別的男人碰你那!"談令揚的桃花眼依舊妖異,隨著輕聲冷笑的音兒落下,談念璟睜大的眼眸里劃過不可思議,無法反應之時,就見那透著寡的唇瓣,印上了她的,就連他的溫度都是涼的,不似顧衍琛岩漿般的滾燙,從唇上傳遞到心間,讓她的身子驀地一僵,冷意直竄.

他,他怎麼能,怎麼能吻她?

有一種動物的血液常年都是冷的,如今的談令揚給談念璟的感覺,就像是蛇,還是帶毒的蛇.

"下車."盡管談令揚很快就直起身子預備下車,可那一瞬,仍然讓談念璟不敢置信,她摸了摸腫的唇瓣,突然想擦去他留下的氣息,她跟在他的身後,剛想伸出手抹去他殘留下的,卻聽他淡淡道:"你敢擦,我就當著路人的面兒,吻你十分鍾!"

這個,這個妖孽!

鳳眼一閃,談念璟憤憤地停手,一路跟著談令揚上了造型屋的二樓,才發現這里不止能造型,還提供品牌的禮服,甚至連珠寶首飾都一應俱全,真應了那句話——麻雀雖,五髒俱全.

須臾後,談令揚攬著談念璟的腰肢,陪著她選參加訂婚宴穿的禮服和佩戴的首飾,打量著那一排排衣服架子上各式各樣的禮服裙,談令揚不由微微蹙眉,視線劃過默默跟上前來的侍者,手指著那些裙子,淡淡道:"這些都是過了季的,把你們當季的新品拿出來,再拿鎮店的那套首飾來."

侍者遲疑的瞥了瞥談令揚,猶豫道:"這……"

談令揚眯了眯眼,簡意賅,道:"去拿."

看著侍者離去,談令揚斂回視線,再度攬住了談念璟的腰肢,帶著她往首飾區走去……

"有沒有看中什麼?"過了一會,談令揚瞧見談念璟的興致不高,不由揚了揚唇角,出解釋道:"其實這次本家的那場訂婚宴並不重要,可據我所知,本家的人邀請了不少B市名流,其中容家的公子最為惹眼,容家公子要在S市投資,如有機會,我想找他談談."

容家公子,就是容謙那個笑面虎嗎?談念璟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表示理解,談令揚身為S市的市委書記,雖不負責招商引資,但能跟容謙或者容家扯上關系,那麼他以後的仕途定會一片平坦.

半晌後,侍者拿著幾件當季的新品回來,卻並沒拿那套鎮店的首飾,談令揚一個眼神掃過去,還未發問,對方便抖篩子般抖摟道:"談少,剛才有位姐看見了那套鎮店之寶,見獵心喜,硬是要買,您看,您要不要跟她談談?"

聞,談念璟鳳眼一亮,循著侍者的目光看了過去,只見不遠處有幾個身穿西裝的保鏢圍繞著一名年輕靚麗的少女,而少女手上的那套首飾,就是這家造型屋的鎮店之寶,都燈下不觀寶,店內並沒有迷惑視覺的絢爛射燈,少女亦捧著一串項鏈臨近窗邊,僅憑自然光照射,便可見那項鏈熠熠閃爍,項鏈墜是一個水滴形狀的藍寶石,在陽光下,有著海一般深邃的顏色,寶石內仿佛流轉著瀲灩的水光,頗有幾分奇異.

"喜歡嗎?那顆藍寶石是極品藍寶石,曾被人稱作海洋之心,拍出了天價,與之配套的還有一對耳釘."談令揚並不急著找那名少女談談,而是跟談念璟介紹起那顆藍寶石的來曆,他的語氣輕柔,不急不緩,聽在耳朵里是種享受.

談念璟知道談令揚想將那套首飾送她,但他已經送了她一輛瑪莎拉蒂,若非他出身高門談家,她都要懷疑他的錢是哪兒來的了.

這時,那捧著項鏈的少女,也隱隱約約聽到了談令揚酒一般香醇的聲音.

少女循聲望去,看清眉目爍爍,五官精致的談令揚時,眸中倏爾劃過訝異,她身為市長的千金,B市名流圈的佼佼者,可卻從未見過這個眉目如畫的妖孽男人,他身穿著休閑的西裝,俊美挺拔,周身縈繞著上位者的強勢,高貴優雅,又不失傲然,只那般站著,便猶如一幅畫,而他攬著的那個女人,美則美矣,卻不修邊幅,實乃畫中敗筆!

侍者替談令揚傳話,"姐,那邊的先生邀您過去一談."

少女矜傲的點了點頭,內心卻充斥著喜悅,能夠吸引這般出眾的男人的注意,這明了什麼,明她這個市長千金是極其出色的,自戀了會,她挺了挺胸,卻佯裝出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帶著自家保鏢,來到了談令揚和談念璟的面前.

少女注意到這妖孽男人只顧著跟身邊的女人講話,不由揚了揚聲,"你們是?"

談令揚仍舊沒理她,視線仍停留在侍者送上的那堆衣服上,半晌後,他從中挑出了一件銀色繡著金線牡丹的旗袍,遞給了談念璟,寵溺的笑道:"待會換上給我看看,嗯?"

東方女性穿上旗袍,無論曲線畢露與否,都會流露出一種含蓄內斂的美感,而談念璟的身形比之蘇念,要嬌些,這條看似低調的旗袍,能夠中和她身上的張揚之氣,讓她看上去猶如大家閨秀般高貴典雅.

少女受不了這種赤luo裸的無視,當即再度揚聲,"喂,你們到底是誰,知不知道我是誰?"

她的聲音很大,大到引來了店內他人的矚目,更引來了談令揚隱含著鄙夷的視線,和談念璟含笑的目光.

談念璟看不慣這少女隱含傲氣,高人一等的目光,當即出諷刺道:"我們是誰,跟你有什麼關系,你是誰,又關我們什麼事兒!"

真是莫名其妙!

少女從沒被人如此諷刺過,身為市長千金的她從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就是要天上的星星,她的那些追求者也會想方設法複制給她,現在不僅被這可惡的女人譏諷不,還丟臉丟到妖孽男人面前,這種感覺真是糟透了,她覺得她那顆玻璃心都要碎了,可偏偏沒人替她一句話,都在看笑話!

她轉頭掃了看熱鬧的人一眼,彪悍道:"笑什麼笑,再笑我讓人挖了你們的眼睛!"13acV.

嘖嘖,真是個厲害的辣椒!

"還有你,你這個可惡的女人,你憑什麼站在這家店里,你買得起這件旗袍嗎?你知道這兒的衣服都是百萬以上的嗎?你也配垂涎這套藍寶石首飾嗎?還有,還有他這麼完美的男人,怎麼會看上去你!"罷,少女一臉嫌棄的打量著談念璟,視線掃過談令揚放在談念璟腰間的手時,驀地一冷,連這種女人都有銷路,為什麼她不能嫁給自己喜歡的人,一定要跟談家的那個慫貨軟蛋訂婚呢.

少女一想到談家的那個無賴,頓時倒足了胃口.

這番突如其來的斥責蔑視,讓談令揚的目光徹底冷了下來,淡淡的俯瞰著面前氣憤不已的女人,他倏爾不怒反笑的揚了揚唇,熟悉他的談念璟知道,談令揚怒了,真的怒了,連平日里收斂的上位者氣勢,也盡數傾瀉了出來!

"她可惡,那你又是什麼?下賤還是無禮?她是我的女伴,為何不可站在這里?別一件旗袍,只要她想,就是這家店,我都可以拱手送到她的面前,至于這套藍寶石首飾……呵,不巧,是我的收藏品之一,所以現在該物歸原主了,現在我回答你最後一個問題——"談令揚平日不毒舌,毒舌起來,就連談念璟都覺得毫無招架之力,看著少女漸漸蒼白的臉色,她心下有些幸災樂禍,艾瑪,誰讓這妞惹誰不行,偏偏要惹護短的狡猾狐狸呢.

唔,就連她都摸不清他的底,聽他這話的意思,這家店和這套藍寶石首飾,似乎都是他的?

"啊,你別了,我不要聽不要聽……"看著談令揚張了張口,少女連忙尖叫阻止,這時她一點也不覺得談令揚俊美了,他雖俊美妖孽,可就像地獄歸來的撒旦,渾身縈繞著惡毒的黑色煙霧,只要沾上一點,就扯不掉了,盡管不願再招惹他們,但她仍然很嫉妒談念璟有這樣一個男人護著寵著.

"你不想聽,可我偏要,什麼樣的女人都有人喜歡,就你這樣的,讓人唯恐避之不及!"

談令揚骨子里絕對有惡魔的本質,就跟笑面虎容謙似的,喜歡惡作劇又愛記仇,談念璟發現這點後,恨不得馬上遠離談令揚,免得某天被他毒舌或算計了,可讓她無奈的是,她根本沒這個遠離他的機會!

這家伙簡直比顧衍琛那個流氓還難纏!

"嗚嗚,你閉嘴,我不要聽……"少女其實心思不壞,只不過生在那樣顯赫的家庭里,被一味寵溺孩子的父母慣壞了,後來又被一眾各有心思的狐朋狗友一陣捧殺,就長歪成這樣了.

談令揚無心跟少女廢話,扔給侍者一個眼神,便拿起旗袍,陪著談念璟來到了更衣室——

"這件旗袍的扣子在背後,你能行嗎?還是我留下幫你吧!"

談令揚倚在門邊兒,瞧著談念璟隨手將頭發豎起,一舉手,就注意到那長款的襯衣隨著她的動作揚起,露出了那曼妙的修長鈺腿,臨近大腿內側之處,有些青紫色的痕跡,一看便知那是——吻痕!

談念璟從鏡子中注意到談令揚的視線所在,循著望去,臉頓時滾燙,心下已然罵開了顧衍琛那個流氓,那個魂淡玩意怎麼跟狗似的到處留下痕跡,還,還在那麼尷尬的地方,他到底是什麼時候給她留下這些痕跡的,她怎麼就沒覺察呢?

"叔,這種事怎麼好勞煩您,還是我自己來吧!"

談念璟迫不及待的從談令揚的臂彎中拿出了旗袍,轉而推著他的胳膊,將他推出了更衣室,直到將那扇看著不太牢固的木門落鎖,她才松了口氣,待褪下身上的襯衫後,頓時瞪大了眼,只見她身上那些青青紫紫斑斑駁駁的痕跡,全是吻痕,顧衍琛這個大流氓,連她的那兒,也不放過,他當她是奶牛啊!

回過神,她拍了拍滾燙的臉,試圖讓自己清醒一些,待她心翼翼的套上那件銀色繡金線牡丹的旗袍後,不由贊了聲,談令揚果真是閱盡千帆的妖孽,比之顧衍琛一點也不差.

只不過,前者不能下口,後者已被她拆吃入腹了!

就在談念璟將手伸到背後,努力系上扣子的時候,突然有種被偷窺的感覺,她動作不停,卻猛然抬首環顧更衣室,只見一道人影從窗戶外閃過,迅速的不可捕捉!

她快步走過去一看,卻發現這扇窗戶上貼著一層不透明的薄膜,而長方形窗戶的角落位置,卻有些破損,至少能從里面看到外面,想必從外面也能瞧見里面,這樣一想,她微微俯身去驗證,鳳眼剛對上那破損的三角孔,就撞入了一只深黑色霧蒙蒙的瞳眸中——

"啊——"

那瞳眸略顯邪氣,似笑非笑,似冷非冷,帶給談念璟一種能看見又看不見人的錯覺,讓她刹那間有些心悸,她抬起頭,平複著遽然加速的心跳,等恢複後,再次去看,卻發現那三角孔里,已無深黑色霧蒙蒙的瞳眸……

(倫家好不容易寫完了,親們麼麼,明天照舊萬更,九努力補上三千,嗚嗚,有木有支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