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 神鬼莫測的截穴術!(坑妹紙的標題)
內庫?

這種私密的東西,不太適合讓她來拿吧?

還有,剛才他怎麼不拿?

談念璟微微蹙眉,卻還是按照顧衍琛的,找到了櫥櫃的第二個抽屜,一打開,頓時嘴角抽搐,她現在很確信顧衍琛是個悶騷的男人,瞧瞧這一抽屜的黑白色,她實在不敢想象穿在顧衍琛身上,會多麼風騷,正想著,又聽到催促,談念璟拿起一條隨意瞄了一眼,臉頓時一燙,只覺得一股熱意從手中的布料上傳來,恨不得立刻撒手扔了,但她沒扔,閱盡千帆的女流氓可不會因此臉心跳,骨子里流氓本性再次作祟,談念璟拿著這條內庫來到浴室門外,笑米米的吹了聲口哨,道:"顧衍琛,你竟然喜歡子彈內庫?"

浴室內等待著釣魚的顧衍琛聽了這句調戲,微微一愣,但只要一想到談念璟就站在門外,他的下腹處流竄起熱流,等不及,干脆打開門,手一伸,便將呆滯的談念璟攏到了懷抱里,爾後從她手中拿過那條內庫,瞥了一眼就扔到了洗衣機上,他們待會就會進行下有益身心健康的運動,他還用穿內庫這種麻煩的東西嗎?

遽然的溫潤撲面而來,貼上顧衍琛光滑緊致的胸膛,談念璟眨了眨眼,最先映入眼簾的就是那塊壘分明,結實健碩的胸肌,兩抹緋色猶如熟透的果實,刺激視覺的同時,又迅速的令她口中分泌出津液,欣賞過上面的美景,談念璟便迫不及待的朝著腹下的人魚線望去,並隨之移動著視線,往下再往下……

咳咳,要長針眼了!

那狹長的鳳眼流露著一絲不舍,緩緩地從那驕傲偉岸的部位收回,待談念璟再將視線移回上面的時候,就見顧衍琛結實的胸膛微微顫動,伴隨而來的是他魅惑暗啞的輕笑,她的臉霎時一,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偷窺行為被抓了包,艾瑪,太丟人了!

"好看嗎?"

顧衍琛意味不明的俯首睨著談念璟的鳳眼,卻見那狹長的眸已濕漉漉的撩人,許是他的話過于直白,聽在談念璟耳中就猶如平地驚雷,驀然乍起!

這個不要臉的流氓,敢調戲她?

鳳眼中劃過狡黠,談念璟抬首迎上顧衍琛晦暗深沉的眸,笑意明媚的幾乎閃花了顧衍琛的眼,沒等他繼續流氓,卻聽她口中欠揍的吐出一句話,"不好看,丑死了!"

"嗯……那你想不想摸一摸,嘗一嘗?"他靠近她敏感的耳際,吐氣如蘭,低聲引誘,"它想你的嘴,想得很!"

聞,談念璟忍不住冷笑,突然伸手撫上他的胸膛,手指猶如流淌的水,輕輕滑過,給他顫栗的同時,還帶給他一陣的疼,"顧衍琛,我咬死你這個不要臉的!"

她低頭啃上熟透的果實,卻驀然感覺牙齒下的肌膚緊繃了起來,唯恐太過用力崩了牙,她便緩緩研磨,這下子,倒不像在折磨他,像在啃咬果實了,即便是折磨,那也是極為香豔的!

在談念璟的牙齒最初觸碰到他胸前的那刻,顧衍琛的身子便不自覺緊了起來,身下的驕傲偉岸已然繃起,上挑著抵住了她,他忍耐著渴求,掃了浴室一眼,微微挪動身子,半倚半靠的坐在了洗手池上,雙腿一夾,便將想要退卻的談念璟困在了懷里……

這並不是他喜歡的姿勢,如果他們倆角色對換一下,就更完美了,可這樣的姿勢,反倒更直觀的顯現了他貨真價實的挺拔!

一顫顫袒露在談念璟的視線中,女流氓的老臉,再次了!

她抬起頭盡量不看他,狹長的鳳眼瀲灩波光,四下打量,就是不看他!

咦,這流氓玩意,還會害羞,真是稀奇!

"念念,等不及了!"顧衍琛的眉眼深邃的眯起,胸膛微微震動,緊鎖著談念璟身上被水珠打濕的襯衫,礙事的東西還是脫了的好,想到就做,在談念璟現在顧衍琛那句暗示的話語中時,顧衍琛就已經將她剝了個精光,這下子他對她的渴求便更強烈,待談念璟覺察過來,已跟顧衍琛換了位置,換她坐在洗手池上,後背貼著涼涼的鏡子,身前是一片滾燙熾熱,冰火之間,她選擇了火!

"顧衍琛……"

顧衍琛從來不知,這名字從她的嘴中溢出來,是那般的軟糯好聽,然就是這嬌軟的一聲,像調弦的手,徹底撩動了他心中的那根弦.

不知道是誰過,世界上最動聽的聲音,來自于人的耳語,絕對是任何致幻劑也比不上的絕妙春藥.

"玩意……"

顧衍琛只覺得理智被懷里的這一團火苗點燃了,火焰從心口爆炸四處流竄,宛若濃烈熾熱的岩漿,流經到身體中的每一條脈絡,同時也感染了彼此的緒,傳遞出心照不宣的親密訊號,那就是——干!

他早已徹底的燃燒,就等下一刻的到來,狠狠深入那欲壑難填的天堂,這麼想,這麼做,這一瞬間,顧衍琛和談念璟的身體同時的顫抖,他眯著猩晦暗的眼眸,死死地緊盯她,想在那雪一般白的傲然上,留下他到此來過的痕跡,這樣才能證明,她是他的,只是他的!13acV.

談念璟輕輕喘息,有種放開了所有束縛的感覺,她想他們都已這般坦誠了,是不是還可以更親密一些?想到這兒,她伸出嬌豔的舌尖,傾身上前勾勒顧衍琛弧度優美的唇,吮啄,勾挑,揉撚,彈拉,攥扯,無所不用其極,任唇齒間流淌出羞人的聲響,酥麻之感從舌尖牙齦,一點點侵蝕,觸電般的,流經全身!

半晌後,談念璟微微松開了顧衍琛,卻不肯給他徹底,而是磨人的嬌笑道:"顧衍琛,C杯是不是了點?"

覆著血色的深邃眼眸落在她口中之物上探究了已久,趁著她還未燃燒殆盡之際,他昂了頭再次含住她,呢喃的聲音從唇縫中漏出,"揉揉就大了."

罷,顧衍琛將談念璟抱到了浴缸之中,倏爾變換的姿勢,讓她能夠高高在上的俯瞰他,看他半眯眼,看他饜足的仰起脖頸,看他喉頭微動……

浴缸中的熱水變成了溫水,隨著一下下的撲打仿佛可以融入身體,將天堂沖洗的更加溫潤,也將他折磨的用盡了全力!

然而,這還不夠!

"夠了,你滾……"她夠了就開始趕他,甚至頑劣的扭著腰讓他沒法一下子將她抱起,十足的可惡.

從洗手池到浴缸,再到沙發,陽台,床上……

他所有的世界,都留有她的痕跡!

"顧衍琛,你再動一下,我就閹了你!"

顧衍琛的動作深深的打擾了談念璟的睡眠,一怒之下,談念璟不知從何處摸出了手術刀,睡眼惺忪的抵在顧衍琛的腹上,這危險的行為驚得顧衍琛連忙停止動作,被她這麼一嚇,瞬時什麼感覺也沒了,心生慶幸,幸好她的技術靠譜,沒有往下一分,也有懊惱後悔,他怎麼就沒記得收了她的手術刀?

咳咳,肯定是被女色魅惑了!

反正,顧衍琛是堅決不會承認,他把這麼要命的事兒給忘了!

"念念?"顧衍琛慢慢兒挪動著身體,一邊低聲喚著談念璟,一邊兒伸出手握住了她持刀的手腕,唯恐真成她手底下第二個倒黴蛋.

他輕輕退,輕輕磨,她微蹙眉,輕聲哼.

忍耐不了,談念璟睜開了鳳眼,睨著神色陰郁似還不滿足的顧衍琛,剛想活動手腕,就覺得停在手腕上的五指遽然收緊,隨著給她安全感的手術刀被顧衍琛抽走,她完全的清醒了過來,張嘴就道:"還我!"

給她?那怎麼行,好不容易到了他的手里,再給她,那下次,他絕對得拜倒在她的手術刀下!

顧衍琛眉頭一簇,將手術刀隨手扔到了床下,轉而壓緊了掙紮的談念璟,俯身凝視著那漸漸冷凝的鳳眼,見她昂了昂首,無所懼怕的瞪著他,顧衍琛的心下頓時滿滿的不爽,不聽話的玩意是要被懲罰的,想到這兒,他低頭咬了她的唇瓣一下,哼道:"不給!"

好像自從再遇到她後,他也漸漸變得不淡定了,隨著她本性的暴露,他也開始坦誠自己.

這不是好現象.

只有強者當中的強者,才能成為特種兵.

強者的概念,不光是體能,更重要的是智商.特種部隊要的,不是超級戰士,而是智商和體能,聰明和智慧,忠誠和狡詐等一系列的完美結合,加上嚴格的訓練和精良的裝備,所以稱之為——特種兵.

而他顧衍琛,是特種兵中的精英,最不能有的就是——弱點!

剛想到這兒,顧衍琛倏然覺察到身下的玩意再次不死心的掙紮起來,這次她顯然用盡了全力,回過神的顧衍琛輕輕松松壓住了她肆意撲騰的雙腿,卻不想談念璟根本不在意雙腿被壓住,真正能讓顧衍琛吃虧的,還是她那一手神鬼莫測的截穴術!

"滾,別碰我!"

隨著談念璟一聲厲喝的響起,顧衍琛驀然感覺腰間的某處被談念璟快速的觸碰了下,緊接著他便不由自主的往床下倒去——

庫種太合現.(倫家真心好忙,寫不粗一萬五,跟大家商量下,能不能後面三天各補一千,今天一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