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摸上去
她才不是食肉動物!

談念璟下意識的想要反駁顧衍琛,然而顧衍琛卻沒給她這個機會,轉眼間,顧衍琛抱著談念璟來到了他這處位于碧水莊園的公寓,這處公寓是顧衍琛三年前置辦的,那時候他和蘇念已互生愫,卻還未挑明,因常駐B市,為了多一些時間相處,他便從郁少臣手中拿到了這房子.

望著這間二室二廳的型公寓,談念璟好奇的環顧,最先映入眼簾的,是收拾的干乾淨淨的客廳,客廳的采光較好,明亮通透,充斥著溫馨舒適,還有種軍人的硬朗大氣,從大件的電器到件的茶杯,無不精細,這些細節中便可以看出顧衍琛對這里的重視,而她,可能就是第一個踏足,闖入他世界的異性.

"檢查好了?"顧衍琛將食材放入冰箱,一回首就見談念璟手捧著他的杯子打量,那潤潤的鳳眼水光瀲灩,白瓷般的臉頰上攜著一抹霞云,紛嫩的唇慣性的上挑,那笑米米的模樣沒了棱角,突然柔和的不像話,柔到了他的心坎.

聞,談念璟放下手中精致的杯子,循聲望向換上居家服站在開放式廚房中的顧衍琛,只見他深邃漆黑的眼眸蕩漾著淺淺的笑意,微揚的唇角弧度正好,她移開視線,摸了摸鼻子,答非所問道:"顧衍琛,這地方真不像你一個大男人的住處……"

"嗯,的確不是,現在不是還有你嗎?"顧衍琛一邊處理著手上的食材,一邊兒戲謔的瞥了瞥神色微赧的談念璟,突然想到了什麼,他淨手後放下東西,步入臥室從櫥櫃中拿出了幾件女士的衣服,轉而遞給跟上前的談念璟,克制隱忍的沉聲道:"你要是沒事,可以先去洗洗."

畢竟,先前他在她嬌嫩柔白的身體上,留了些許痕跡……

想到先前那逍魂的一幕,顧衍琛倏爾覺得下腹一緊,這時,他觸到了談念璟柔若無骨的手,仿佛有一抹電流順著緊貼的肌膚竄了過來,顧衍琛眼神晦暗,卻並不想在這時候發生什麼,便匆匆收回了手,然後轉身回廚房繼續料理食材,談念璟見狀,突然發現那高大的身影頗有些狼狽的意味,第一次瞧見這般的顧衍琛,不由給她一種新奇感,她輕笑出聲,笑聲里蕩漾著滿滿的玩味兒,隨即拿著衣服,走入臥室自帶的浴室.

半晌後,她沖洗掉身上不該有的痕跡,套上那件略大的襯衫,將下擺系成了結,這才晃悠著出了房間,正巧碰上將料理好的飯菜端上桌的顧衍琛,顧衍琛放下手中的盤子,轉身看向猶如出水芙蓉般清麗自然的談念璟,只覺得那熟悉的幽香從她周身散發而出,傳遞而來,闖入他的心扉,明明用的都是同一個牌子的沐浴液,可到了她那兒,就更加惑人.

"念念……"不知不覺,顧衍琛的嗓音徹底暗啞,低沉性感的過分撩人,他眯了眯眼,緊鎖不知自己多麼誘人的談念璟,晦暗的眸子遽然閃過一絲火花,而談念璟聽到了顧衍琛的呼喚,移開看向菜色的視線,對上他焦灼晦暗的眸,心頭驀然湧上後悔,她似乎不該穿的那麼清涼.

唔,她現在跑回去再套上幾件衣服,還來得及嗎?13acV.

這個想法仿佛被顧衍琛一眼洞穿,談念璟還沒來得及實施這個方案,就猛地被拉入了顧衍琛的懷抱,許是居家的原因,他身上只穿著一件薄薄的襯衣,解開了三顆扣子,露出那塊壘分明的蜜色胸膛,在燈光下泛著曖昧的光華,無端的令她想要吞咽口水,想要伸出狼爪,摸上去!

顧衍琛俯首觀察著談念璟臉上糾結的表,見她喉嚨微動,似乎對他的胸膛格外垂涎,他晦暗深邃的眼眸里倏爾劃過戲謔的笑意,就在談念璟決定伸出手的時候,他驀地放開攬住她腰肢的手,退到了屬于自己的位置上,捕捉到她眼里的錯愕,忍笑淡淡道:"我們吃飯吧."

咦,顧衍琛這個軍痞流氓改性了,吃素了?


談念璟懷疑的瞥了顧衍琛一眼,卻見他眉目間泛著淺淡的柔和,見他一勺一勺的給她盛湯,她的視線落在他握著瓷勺的修長手指上,怔了會,才在他的提醒下,從他的手中接過盛著濃湯的碗,順勢放在嘴邊兒,緩緩的吹著氣,待她覺得溫度稍低的時候,便口口的輕啜,嘗到味道的那刻,她睜大了眼,似乎沒想到顧衍琛的廚藝居然還不錯,爾後她再低頭看向桌子上四個精致的盤子,每一個盤子里的菜色都是她喜歡的,並且看上去極為清淡,份量不多卻絕對夠他們兩人食用,想來做這頓飯,花費了他不少心思吧?

"味道……還好嗎?"顧衍琛意味深長的注視著談念璟,見她臉上漾開滿足的笑意,便知道自己這頓飯很合她的胃口.

"嗯."談念璟本就被顧衍琛的男瑟佑惑,一聽這話頓覺其中暗含的深意,抬首似笑非笑的斜睨了他一眼,卻不料撞入一片直入人心的晦暗,仿佛要將她的心神全部吸入,從怔忪中回過神,她咬了咬筷子,問出藏在心底已久的問題:"我來過這里嗎?"

她口中的我,是蘇念.

顧衍琛夾菜的手微微一頓,停滯在半空,一瞬後便反應過來,他夾著一塊排骨,輕輕放到談念璟的碗中,爾後微微頷首,給出了確切的答案,卻見她垂下了眼簾,仿佛佯裝著若無其事,但他知道她的內心一定不平靜,盡管她就是蘇念本人,但失去了那份重要的記憶後,有些人和有些事兒,對她來就是全然陌生了.

顧衍琛不在意別人有沒有闖入談念璟的視線,但他,必須刻在她的心髒上,作為交換,他的心口,只給她一個人留下烙印的機會.

只不過,此刻,要怎麼撫平她心下糾結的褶皺?才是璟意和.

"你很在意,在意自己不是第一個進入這兒的異性嗎?"顧衍琛這句話,硬生生揭穿了談念璟的心思,盡管不喜歡,或許是不喜歡顧衍琛,但她希望自己在顧衍琛面前是特殊的,可顧衍琛給她的答案,明明該讓她歡喜,卻讓她糾結.

談念璟咬著排骨,死死地瞪著顧衍琛,那模樣像極了……一只偷食的倉鼠.

明媚撩人的笑意從一片晦暗中突兀閃過,顧衍琛見談念璟吃的差不多了,便放下了筷子,既然吃的差不多了,那就可以做點不動腦子的事兒了,免得她胡思亂想,連帶著他也得動腦筋安撫她,雖然這種哄孩子的感覺還不錯,可也架不住她的出其不意.

"吃好了嗎?"

"差不多飽了."這句話就像開戰的訊號,談念璟瞧著顧衍琛猛然起身,才注意到他其實吃的並不多,正在思慮是不是飯菜不對他胃口的時候,他突然站在了她的面前,高大的身影霎時籠罩了她,包括他男性的氣息,驀然間滑入她的鼻息,她仿佛明了,在他俯身的那刻,將後背抵在了實木的椅子上,然而這于他來,根本就是無用的抵抗,只會激起他的渴求.

"念念,我等這天,等了好久."


等著帶她回來,在他們的世界里享用或被享用,彼此親密無間不可分.

"顧衍琛,你的兄弟又餓了?"這驚呼的細聲中,充斥著不敢置信.

看來,她還是不太了解他的性能,聞,顧衍琛俯首深深地鎖定了談念璟鹿般驚慌的鳳眼,見她下意識將雙手護在胸前,不禁笑出了聲,低沉的笑聲輕輕地,撩的她心口癢癢的,仿佛是他拿著羽毛惡作劇,她從他晦暗深邃的眸子中,讀出了一句話,那就是——

今晚,她在劫難逃!

唔,難逃就難逃,好像剛才是他爽了,她還沒爽到吧?

做出了決定,談念璟心下有了底,便開始了反擊,她先是伸展了手臂,撒嬌般摟住了顧衍琛的腰,緊貼上去的刹那間,便感受到了他的驕傲偉岸,而這種姿勢,亦讓彼此聯想到先前玩的那一場偽車震,仰頭捕捉到他眼中一閃而過的晦暗,談念璟直覺已達到目的,卻還是頑劣的將身體緊繃的顧衍琛撩了又撩,在他喘起粗氣的那刻,倏爾頓住了動作,嫌棄的哼道:"你是不是應該去洗洗?"

這個欠收拾的玩意!

"好,我去洗,你等著!"他的語氣狠狠地,幾乎是咬牙切齒出的這話.

談念璟看著顧衍琛回到臥室,拿了衣服便閃身進了浴室,那迅雷般的速度讓她目瞪口呆,望塵莫及,一想到顧衍琛出來後會懲罰她,她的心便一緊,像是有人攥住了心髒般的難捱,她知道軍人習慣了洗戰斗澡,以顧衍琛的心急程度,很可能下一刻就光潔著出現在她的面前!

這時,浴室的門緩緩打開,顧衍琛的聲音從那狹的縫隙中傳出——

"念念,在臥室櫥櫃第二層抽屜,有我的內庫,幫我拿一下."

(今天仍舊萬更,如果九有充足的時間,可能更一萬五,嗚嗚,九這是作死的節奏,艾瑪,親們,給點支持哈)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