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 回 家,咱們的家,煮肉吃
捕捉到談念璟鳳眼中的懷疑,以及她流轉在他身上某處的目光,顧衍琛的眸光驀然間便沾染了火燎燎的渴求,凝視著大病初愈後氣質稍顯柔弱的談念璟,心里一癢,身體也跟著癢,一股流竄的火焰灼燒迸發,刹那間點燃了他壓抑許久的念頭,他覺得是時候了,帶她回他們的公寓,那是他們倆的世界,絕不容外人插足,在那兒,他將給她極致的快樂!

咦,顧衍琛難道都不反駁她的戲嗎?

沒得到回應,談念璟不禁疑惑的抬首,霎時撞入他熾熱的眸子里,那火燎燎的熾色清晰的表達著他的渴望,危險性十足,令她不自覺的就想回避,可是她根本避不開,嗅著包裹而來的男性氣息,感受著他漸漸滾燙的體溫,支撐著她全身重量的雙腿,驀地一軟.

顧衍琛微微眯眼,恰好伸出手臂,將她帶入了懷中,隨即又從貨架中拿了幾盒安全套,扔在購物車,轉而半摟半抱的帶著她往食材區走去,他不想再等了,可以速戰速決的事兒,他絕不拖遝,但可以縱感受的,就必須要好好地感受!

"念念,咱們回去."

回去,回哪兒,酒店嗎?

談念璟不明所以的睨著結完賬帶她來到停車場的顧衍琛,卻見他根本無意解釋,甚至一上了車,他便伸出手臂撐住座椅,將她桎梏在位置上,不容許她有一丁點的反抗,望著那深邃張揚的眉目,捕捉到他眼底暈成一片的晦暗,談念璟不自在的暗暗咽了咽口水,用膝蓋想,也知道這人現在處于渴求不滿的狀態,甚至,他的驕傲已漸漸抵在了她的腹上,顯然,一觸即發!

艾瑪,她的骨子架子都快散架了,真要拼了老命玩這場車震,她還能瞧見明天早上初升的太陽咩?

可是,顧衍琛根本不給談念璟反駁掙紮的機會,一伸手,一低頭,挑起她的下巴,含住她粉潤的唇舌,迅猛粗暴,卻也不失溫柔,仿佛是要通過這種方式告訴她,他想要她,想的心尖疼了,身下的驕傲更脹脹的求撫摸,求她那雙柔若無骨的手給他極致的撫慰,軟軟的溫溫的,覆上後那種感覺,簡直能令人爽到升入天堂!13acV.

都是打飛機,可用自己的手,和用她的,那感覺明顯不一樣.

"唔……"談念璟伸出舌推拒著顧衍琛的侵入,卻不想他趁此機會,席卷而來,同時,握住了她的雙手,迫不及待的覆上皮帶,當彼此聽到皮帶扣響起的聲音,都不由一震,于他來是種釋放,于她來代表著即將開戰,他爽了,她不爽.

捉談懷以癢."顧衍琛,你,你禽獸……"不是第一次了,但第一次在大型超市下面的停車場玩車震,談念璟覺得自己要被顧衍琛撩的快死了,他一手攀爬上她的挺拔,另一只手慢慢攻向她身下的洋裙,准確無比的找到了令他渴求的地兒,可惜沒法瞧見那逍魂的風景,定是美豔的猶如嬌嫩欲滴的花兒,嫩的冒水兒,視覺不行,觸覺給力,那兒已流淌出雨露,黏了他的手指,讓他無比順利的感受,果真是緊致逼人!

"爽了麼?"顧衍琛直白的逼問,迎上談念璟濕漉漉的鳳眼,當著她的面兒,抽出手指,又將手指放在口中,慢慢舔噬,滿滿的都是她的味道,瞧著她倏爾爆的臉,他低聲愉悅的輕笑,意有所指的:"很好吃,你想嘗嘗嗎?"

談念璟連忙搖頭,身子被顧衍琛撩的軟軟無力,從腹流竄的火氣已經延伸到四肢,一旦沒有了他,她便會失去支撐,她知道顧衍琛就是打的這種主意,讓她攀附著他,依賴著他!

"那嘗嘗這個吧,等我爽了,給你補補營養,這兒,都瘦了……"隨著顧衍琛完這句無恥流氓的話語,談念璟便覺得他輕輕挺了挺腰,驀地擠入她的傲挺,仿佛打算跟她玩個新花樣,那種摩挲的感覺實在難以喻,蹭的她心口發燙,不自覺向前傾了傾身體,緊緊地纏著他,卻聽他急促的喘息著誇獎道:"念念,你一定是個好徒弟."


不用他教,她便自學成才.

"這兒,這兒有人……"可不,貼了膜的車窗外,人來人往的,雖不知道他們在車里玩什麼花樣,可那偶爾劃過的目光,便會給她一種被看穿的錯覺,刺激是真的太刺激了,她仿佛聽到了旁人的談話聲,就像在耳邊響起似的,著實怪異!

顧衍琛感受著那難以形容的柔軟滑嫩,倏爾伸手將談念璟的傲挺壓向中間,聽她無措的驚呼,頓覺眼前一道白光劃過,顫栗感充斥著全身,這一下子,將數日不見的思念盡數給了她,低頭看去,只見她惱怒的睜大眼,而他的渴求,從她修長的脖頸流淌滴落,一直到覆蓋他手指觸碰的一抹粉色,那迷離的風景,真真的讓他流連.

他又想了,這麼快?

談念璟低頭瞪著那迅速膨脹的物體,一時間震驚的不知該些什麼,也許什麼都不用,只要找個地方,撲倒他,上了他,就夠了!

可是,絕對不能在這兒!

顧衍琛注意到談念璟鳳眼中一閃而過的震驚,不由低聲笑起來,隨手抬起她的下巴,挑眉問道:"現在知道了,尺寸合適?"

這是報複,赤果果的報複!

談念璟不忿的磨牙,恨不得在顧衍琛的身上留個烙印,可她哪兒敢,他這一身皮糙肉厚的,可別蹦了她的牙.

"乖,我太想你了,咱們換個地兒,先喂飽你,再喂飽我,不然真榨干了,陸叔叔或許會拿槍斃了我!"顧衍琛從車上找出抽紙,先幫談念璟擦了擦,才給自己處理,還未反動車子,就聽她質疑道:"你現在能開車咩,腳不軟?"

喲,還懷疑他的能力?

難不成沒真槍實彈一番,她不甘心!?

顧衍琛似笑非笑的瞥了瞥明顯找茬的談念璟,一邊將車子駛出停車場,一邊兒正兒八經的回答:"就算再干幾次,我也好的很,倒是你,真的太瘦了,難不成這些天,談令揚餓著你了?"

"哪有!"顧衍琛這句話真的很正經,可聽在滿腦子不健康思想的談念璟耳朵里,就歪到了十萬八千里外,無力的翻了個白眼,她啞聲道:"還是腦震蕩的後遺症,你今兒給本姐做點清淡的吃食,不,本姐要點菜!"


"清淡的食物能補回你的體力?可我想吃肉,不想啃骨頭,這怎麼辦?"顧衍琛微微蹙眉,想到談念璟那令他頭疼的後遺症,頓時覺得自己那點廚藝的,就不該拿出來丟人現眼,他除了在某些方面能滿足她的胃口,在廚藝這方面,還路漫漫其修遠,簡稱任重而道遠啊.

"你都啃了多少次了,還吃?"

這東西怎麼吃的夠?顧衍琛將車子停入自家的車庫,仿佛想到了什麼,他遙控著車庫大門落下,漸漸與她一同陷入黑暗中,待她覺察後不安起來,才緩緩揚起唇角,回道:"嫩肉什麼的,永遠都吃不夠,當然,饅頭也是不夠的."

這個要逆天的流氓,怎麼就沒人收了他!

"顧衍琛,你不會要玩真的吧!"談念璟緊張的退到門邊兒,卻還是被顧衍琛撈到了腿上,刹那間,她壓在了他的腿上,而腿心那地兒仿佛還泛著熱氣,一下下的接觸著他的腹,傳遞而來的是他再度挺拔的傲然,與她契合無比的緊貼在一起!

"什麼是真的,什麼又是假的,嗯?"

顧衍琛溢出喉嚨的尾音極其逍魂,暗啞低沉的誘人,他眯了眯眼,漸漸適應了黑暗後,便鎖定了她的存在,瞧著她憤憤的表,心下不由好笑,這玩意真把他當禽獸了,剛才才吃了個半飽,怎麼著也得等喂飽了她,他才會繼續吃,現在嘛不過是逗逗她,她這就怕了,那又怎麼行?

"顧衍琛,要做就做,你廢話什麼!"談念璟自詡是個女流氓,但現在碰上比她更流氓的顧衍琛,就猶如碰到了對手,不分個孰強孰弱,她都不好意思了,徒弟該比師傅厲害才是,不是有句話叫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麼,她正在努力,努力壓倒他!

"要做就做,玩意,這可是你的,別後悔!"

顧衍琛知道談念璟這玩意向來欺軟怕硬,她這是拿准了他不敢再次強上,可他也確實不敢,真招惹急了,一氣之下給他跑回S市,豈不是羊入狐狸口,談令揚那狡猾狐狸,絕對會趁此機會給他添堵的,在這方面,他和談令揚已然心照不宣!

"喂喂,你要抱我去哪兒?"第一次清醒著享受公主抱的待遇,談念璟也不好再跟顧衍琛嗆聲,她知道他剛才還沒饜足,但他絕對不會趁人之危,把她惹急了,只是人為刀俎,弄不清此刻所在何處,她還是有點不安心.

"回家,咱們的家,煮肉吃……"

(一萬字送到,求留包神馬的,妹紙們給力點啊啊啊)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