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試探妖孽叔
"顧大哥……"杜倩眼看著顧衍琛的身影消失在玄關處,一咬牙,對著顧老爺子等人了一句抱歉,便追了出去,可等她出了顧家的大院,卻也沒能追上已發動著車子離開了的顧衍琛,杜倩委屈的撇了撇唇角,回首看向大門緊閉的顧家,登時也不好意思返回了.

在顧衍琛回到軍區總醫院後,醫院大門外的記者早已被保安們驅逐,他坐在車里,抽了一根煙,這才抖了抖身上的軍裝,進了醫院大門.

來到病房門口,剛想敲門進去,卻見房門已被打開,談令揚精致的五官霎時出現在視線內,對上那流轉著光華的桃花眼,顧衍琛不由蹙起眉頭,眼前這個不知真正底細的男人,對他的念念未免太過關心了些,這不是個好現象.

"S市什麼時候換了市委書記,我可沒聽,談先生是不是閑了點?"

顧衍琛拉住轉身欲走的談令揚,深深地睨了他一眼,談令揚聞聲頓住腳步,回首風輕云淡的瞥了顧衍琛一眼,輕笑道:"我這個市委書記不比顧先生,你要經常出任務,我只需要隔一段時間來B市開個會學習下,這麼起來,我確實比顧先生更有優勢."

談令揚這番話的目的是想激怒他?

顧衍琛不怒反笑,注視著談令揚,在他略帶探究的視線中,揚起了唇角,抑制著緒,低聲道:"我雖然沒什麼時間陪著念念,但總比談先生跟念念之間有一條無法跨越的鴻溝來的好,只要念念在談家一天,她都是你的侄女!"

聞,談令揚的神色驀地陰郁,昏黃的燈光籠罩著他精致的五官,那灼灼的桃花眼此刻漆黑一片,凝視著眸中充斥著勢在必得的顧衍琛,他心下倏爾一動,再次意味深長的一笑,"以後你就知道了."

以後就知道?他會等著知道的那天!

顧衍琛目送談令揚離開,半晌後,伸手推門而入.

房間里的談念璟睡熟的模樣無比恬靜,顧衍琛輕輕坐在床邊,注視著吃飽喝足沒良心的玩意,他深沉的神色便不自覺柔和了下來,許是他的目光太過焦灼,猶如實質般,停留的過久,談念璟仿佛感覺到了,眼簾微動,睜開眼瞧著突然出現的顧衍琛,微微一愣,便問道:"你怎麼過來了?"

再不過來,他的玩意都要被人拐跑了!

"我有個任務需要去處理,這些天不能陪你了,等你傷勢痊愈,我帶你去個地方,知道嗎?"顧衍琛心念一動,驀地將談念璟擁入懷中,在接近她耳際的地方吹了口溫熱的氣息,覺察到她的顫栗,不由挑了挑眉,沒等她抗拒,便輕輕松開她,淡淡道:"好好在醫院養傷,提防著談令揚,等我回來——"最後三個字,他是從她耳邊悄聲的,罷,談念璟便睜大了眼,略顯蒼白的臉上溢出緋色,瞪著壞笑的顧衍琛,低聲咬牙切齒的罵道:"你個流氓!"

"多謝誇獎."遇上她,他很難不流氓.


"滾滾滾,你不是還要出任務嗎?還不滾!"談念璟嫌棄的瞥了顧衍琛一眼,心想,等她傷勢痊愈,就跟著談令揚回S市好了,留著不安分的談靜雅終究是個不定時的炸彈,不准啥時候就出來蹦跶下給她惹點麻煩,她得回去盯著談靜雅,外加有所求的談家,至于顧衍琛麼,男人給點顏色就開染坊,她得好好的冷冷他,免得三天不見,上房揭瓦.

"念念,你這是嫌棄我?真讓我傷心."顧衍琛含笑凝視著一臉嫌棄他的談念璟,心頭突然松了口氣,其實這樣的相處倒是很和諧,跟從前一樣,沒有絲毫的改變,她還是沒心沒肺的性子,可偏偏他有的是對付她的法子,每每逗得她炸毛不已,傲嬌成性後,他才開始捋毛,這一來一去,趣味十足.

咦,這語氣腫麼有點受傷?

談念璟心下一虛,偷偷瞄了顧衍琛一眼,只見那向來深邃的眼眸流轉起極為淺淡的光華,在射燈的照耀下,竟顯得光彩熠熠,那暖入心扉的色澤柔和了他略顯冷硬的線條,將他襯得越發妖孽.這時候,顧衍琛覺察到談念璟的打量,感覺到那略帶好奇的目光劃過了他的喉嚨,條件反射般的昂了昂首,喉嚨微動,將自己最脆弱的部位暴露在她的視線里,卻絲毫沒有被威脅的難耐,他想,他這輩子只能接受她的肆無忌憚.

"顧衍琛,你到底走不走?"談念璟斂回流轉的視線,心下一窒,突然捂著額頭,委屈道:"你在這兒我頭疼."

他在,她就頭疼?這什麼歪理!

"行行行,我走,那你好好的,別惹什麼幺蛾子."大杜的影回.

顧衍琛似笑非笑的瞥了面露喜色的談念璟一眼,也懶得揭穿她的偽裝,她不就是怕他變身為狼麼,真是太瞧他的自控能力了,他再禽獸,也不至于在這時候要她不是?

再了,欠幾頓都是欠著,他就當攢著,等時間充足的時候,一次吃乾淨,豈不妙哉?

"放心,我保證不惹事."但她沒法保證,事兒不惹她.

看著顧衍琛起身毫不猶豫的離開,談念璟漸漸斂了所有的緒,她現在對顧衍琛並不排斥了,可也沒過多的喜歡,對于他的靠近,她能夠淡定的接受,只不過,此刻的談念璟顯然預料不到,這種細水長流的攻心之戰,正是顧衍琛所擅長的,他不會要求她一瞬間就接受他,也不會逼她給個答案,只會慢慢地,步入她的世界,插手她的生活,讓她習慣他的存在,猶如空氣中的氧氣,看似觸摸不到,實則不可或缺.13acV.

幾天時間一晃而過,八月的中旬即將過去.

這天,談念璟額頭上的傷口終于痊愈,醫生在檢查過後,給出了肯定的答案——她可以出院了.


談令揚這次來B市,除了參加黨委組織的會議,還要不時的去黨校學習,但不管多忙,他每天都會到談念璟這里報道,而顧衍琛卻消失了將近一個星期,了無音訊.

人是一種奇怪的動物,對于每天都能見到的,反而不稀罕,對于有日子見不到的,反而會想念.

當然,談念璟是絕對不會承認她昨天做夢夢見了顧衍琛.

"念念,叔待會還要個臨時會議要參加,我留下司機帶你四處逛逛,怎麼樣?"談令揚本想親自帶著談念璟在B市逛逛,但卻接到了開會的通知,這場會議有關到S市的一些建設,他這個S市的市委書記是不能缺席的,只能跟談念璟商量著改變計劃,反正他們還要在B市待上個三天左右,明天之後,他便有充足的時間陪著她了.

談念璟睨著面露難色的談令揚,突然伸手攬住了他的脖頸,許是她的投懷送抱太過突然,談令揚怔了半晌,方才回抱著她,觸碰到的那一刻,他心下驀地升騰起難以喻的緒,遂不動聲色的抱起她坐在柔軟的沙發里,本以為她會從他身上跳下,卻不想她還猶如樹袋熊一般掛在他的身上,他伸手撩開談念璟額前為了遮擋傷口的劉海,眸中流露出一絲遺憾,在對上她濕漉漉的鳳眼後,不由嘲笑道:"你都多大了,還這麼粘人?"

"叔,你笑我?"談念璟眼中的指控意味十足,這些天談令揚確實對她關懷備至,如果他沒有時不時的試探她,那就更完美了,可就是因為這份試探,談念璟才能保持清醒不被迷惑,她知道談令揚想讓她主動交出那份他們想要得到的東西,盡管不知那是什麼,但談令揚卻如談靜雅那般,問到了談父給母親買的那套房子,看來他們都認為,那份東西在那套房子里了,如果她主動交出去,絕對立刻沒了利用價值.

對上談令揚戲謔的桃花眼,談念璟佯裝委屈的低下頭,忍不住在心下不屑的冷笑了兩聲,雖然她不喜歡與這種虛與委蛇的人打交道,但既然避不開,那麼就讓她掌控主動,她倒是想知道,談令揚的底線在哪兒,他對她的好,到底有幾分是真的?

"我沒笑你,我保證,行了,快點從叔身上下來,待會讓人看到,會誤會的."談令揚意有所指的淺淡一笑,然卻不像所的那般放開談念璟,反倒用了幾分暗勁兒,將她桎梏在他的腿上,這是他渴求已久的軟玉溫香,他豈能放開.

"叔!"談念璟不依不饒的扭動著身體,幾乎將全身的重量都附加在談令揚的身上,捕捉到他桃花眼底的晦暗,她狡黠一笑,驀地埋首在他的頸邊兒,紛嫩的唇剛好擦過他敏感的耳際,帶著幽幽襲人的香氣和溫熱的呼吸,令他不由自主地繃緊了身子,橫在她腰間的手,驀地摩挲起她的後背,那輕柔的力度,恰到好處的流露出一絲遲疑,不舍,渴求.

"念念,別鬧!"談令揚喉嚨微微一動,四個字脫口而出的同時,他收回了手臂,側目凝神看向門外,方才有一道人影從玻璃窗戶間一閃而過.

與此同時,病房的門被人敲響,伴隨著熟悉的低沉嗓音,一同傳入談念璟的耳際,"念念,我回來了."

(九周一很忙,早起寫的三千字,妹紙們給點動力的,九會盡量萬更)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