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 親過,抱過,都做過
掛斷電話,顧衍琛的神驀地沉了下來,望著笑米米明顯幸災樂禍的談念璟,他不動聲色的將緒隱藏起來,心下卻在思慮,老爺子沒事是不會如此強硬的要求他回家的,看來今天的顧家老宅,一定發生了什麼事兒.

"念念,老爺子召喚,我要先回去了,待會覺得舒服了,就讓護士給你熱熱飯,好好吃飯,不許跟著他離開,在這兒等我回來,知道嗎?要是我回來發現你溜走了,呵呵,你知道後果的."顧衍琛著這話,眉目間沾染了些許無奈,當他提及談令揚時,語氣明顯的冷厲了些,他知道談令揚這次前來,有意帶走談念璟,但是不巧的是,談念璟出車禍,打亂了談令揚的計劃,而且,他也不想讓她離開.

"好了,我知道了,你快點回去吧."

談念璟毫不在意的揮了揮手,瞥及顧衍琛複雜的神,心下頓時湧起一股好奇,方才那電話她隱隱聽到了些,顧衍琛似乎跟顧家老爺子的關系格外生硬,都隔輩親,難不成到了他們這兒,就反過來了?

顧衍琛瞧見談念璟沒心沒肺的樣子,心口頓時一堵,緊接著,心念一動,他驀地俯身,對上談念璟潛藏好奇的鳳眼,在她挑了挑眉之後,倏爾揚起唇角,戲謔的笑道:"念念,你是不是舍不得我走?要不,我們提前見家長吧!"

見家長,他們熟悉到見家長的程度了嗎?

這家伙的臉皮越來越厚了!

談念璟想到這兒,不自覺將這個問題問出了口,眼看著顧衍琛的臉色驀地一沉,縈繞在他周身的氣息仿佛有所變換,她連忙瑟縮著退後,陷入柔軟的枕頭之中,背後沒了倚靠,反倒更沒有安全感,但此時糾結這個顯然沒什麼意義,她現在要做的,就是將突然耍無賴的顧衍琛哄回家,免得顧老爺子一怒之下找到這兒!

至于見家長神馬的,還早,不是麼?

"哦,你覺得咱們沒那麼熟?"顧衍琛不怒反笑,此刻他倒是不著急回去了,怎麼著也得把這沒良心的玩意喂飽,免得跟談令揚那個狐狸跑了,思緒一閃,他伸出手挑起談念璟的下巴,凝視著那濕漉漉的鳳眼,似笑非笑的玩味道:"可我覺得跟你很熟,親過,抱過,摸過,睡過,還不夠我們熟悉的?"

"熟,很熟——"顧衍琛仿佛要化身禽獸,談念璟欲哭無淚,她腫麼就嘴賤了.

"怎麼熟了,嗯?"

顧衍琛低沉性感的尾音格外逍魂,卻令談念璟感覺到危險,她眨了眨眼,下意識的,伸手推拒著顧衍琛前傾的胸膛,卻不想他一把捉住了她的手,將之掛到了他的脖頸上,幾乎額頭相抵的親昵,只要他願意,便能嘗到她的滋味兒.

"親過,抱過,摸過,睡過."

狡猾的玩意,這明明是他的,顧衍琛在心下歎了口氣,轉而低頭吻了吻她的唇角,呢喃道:"好了,念念,我回去了."

他抬手,輕輕觸碰談念璟被紗布包紮起來的額頭,手指微顫,在即將觸及的那刻,倏爾收回,驀然轉身.


此時,軍區總醫院的門口傳來陣陣的喧囂,只見大門外烏壓壓的一片人,部分都是媒體記者和扛著攝像機的攝像師,這些沒節操的記者,不斷騷擾著醫院的病人和家屬.

"先生你好,請問今天上午撞上政aa府官員轎車的那名女子入住了軍區總醫院嗎?"

數名記者眼尖的瞧見了身穿筆挺軍裝的顧衍琛,當即呼啦一下,將他包圍起來.

"你好先生,我是南方報社的特約記者,有人向我們爆料,上午撞車的那名女子,她的長相跟那位官員的未婚妻較為相似,請問這里面是不是有什麼內?"

有人想要毀了念念?這是顧衍琛的第一反應,他微微蹙眉,瞧著將醫院大門圍的水泄不通的記者,心頭倏爾湧上一股怒意,直視著先前自稱南方報社的特約記者,眼見對方避開他的視線,顧衍琛的眉目間倏爾閃過冷厲,眸光爍爍,待記者感覺到什麼微微退後時,他啟聲淡淡道:"這里是軍區總醫院,你們的行為已經給病人或家屬造成了困擾,給你們十分鍾時間離開這里,否則我會叫來保安將你等驅逐出去!"

顧衍琛這番話的語氣雖淡,卻擲地有聲,力度十足,加上全開的強勢氣場,頓時逼得眾位記者失了聲.

若非上面交代,誰願意來這兒得罪人?

眾人面面相覷,感覺到那猶如實質般的視線落在身上,頓覺渾身一冷,當即心生退卻之意.

沒有人敢抹黑顧衍琛,即便不知他的身份,但瞧著肩上那二毛三的軍銜,能在如此年紀升到上校,定是有能力有背景之輩,他們得罪不起!

"顧首長,實在抱歉,打擾您了吧?"

這時,一名身穿保安制服的年輕男人走上去,朝著顧衍琛敬了個軍禮,他曾經是顧衍琛的手下,雖已經退役,卻仍然將自己看成顧衍琛的兵,對他的為人,亦是格外的佩服!

"李延,是你?"看清來人,顧衍琛挑了挑眉,瞥及已被眾位保安驅逐出去的記者們,他點了點頭,伸手拍了拍李延的肩膀,淡淡一笑,沉聲道:"好好干,你注意下那些不死心的記者,一定不能讓他們再騷擾病人和家屬."

"是!"李延聞,猛地點頭,能得到首長的一句鼓勵,簡直比夏天吃個冰西瓜還舒服.

"我還有事,改天再聊."

很快,顧衍琛便回到了顧家老宅,顧家老宅位于軍區大院的深處,除卻容老爺子的那座將軍樓,已屬于大院中條件最好的二層樓了,這是老爺子當年用軍功換來的,現在用錢也買不到.

"衍琛回來了?"親自開門的是顧母,顧母瞧著高大挺拔的顧衍琛,揚了揚唇,又想到老爺子的折騰,趁著顧衍琛還沒進屋,連忙低聲透露道:"這次你爺爺叫你回來,是讓你相親的!"


顧衍琛的腳步一頓,回首幽幽地望著母親,深邃的眉眼完全看不出緒,"哪家的?"

顧母想到屋里那女孩子,撇了撇唇角,意味不明道:"杜家的."

杜倩?

難不成她以為,從他這邊兒討不到好,來他家討好他父母爺爺,就能曲線救國了?

顧衍琛深邃的眸中劃過譏誚,唇角上揚,忍不住輕聲一嗤,睨著跟他站在同一條戰線的母親,對上那隱含關切的目光,淡淡的篤定道:"媽,放心,沒戲."

"我哪兒不放心了?媽一看那女孩就知道,不是你的菜,倒是蘇念,我很喜歡."顧母嘴快,待她意識到提及蘇念這個名字的時候,明顯覺察到顧衍琛的緒微微一變,她抬首看著自己越發優秀的兒子,正想些什麼安慰他,卻聽他輕笑道:"媽,我沒那麼脆弱,好了,咱們進去吧,早點結束這場煎熬的相親,我還有事,至于你兒媳,早晚會帶回來."

"那我就放心了,你趕緊進去吧."顧母十分了解顧衍琛,從他的話中聽出了些許暗示,便琢磨著什麼時候讓兒子把人帶回來,但這次絕對不能讓老爺子搞破壞了,不然她什麼時候才能抱上孫子.

顧衍琛輕哼一聲,旋即隨著母親步入大廳,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被杜倩逗笑的老爺子,老爺子瞧見顧衍琛,朝他昂了昂首,眉目間閃過喜悅,口中卻冷哼一聲,責怪道:"你子還知道回來?這都幾點了,讓人家女孩子等著!"

"這不剛剛六點?"顧衍琛側目瞥了瞥牆上的鍾表,眼見老爺子的臉色驀地一變,便將視線投到了笑的花枝招展的杜倩身上,見她脈脈含的望來,他面無表的對著她點了點頭,隨即喚道:"爸,媽."

他已經有了念念,其他女人,即便再漂亮,于他來,也不過如此.

"顧大哥."杜倩凝視著硬朗精致的顧衍琛,心頭鹿亂撞,即便顧衍琛對她從來都不假辭色,她也愛極了他這副冷硬深沉,這樣的極品男人,一旦愛上一個女人,那必然會投入全部感,眼中再無旁人,只是她從來都不知,哪怕全天下女人都嫁人了,顧衍琛對她也不會有一丁點好感.

顧老爺子瞧著冷淡的顧衍琛,不禁蹙了蹙眉,視線掃過神色莫測的兒子和兒媳,又落到杜倩身上.

"杜倩是吧?聽你現在是衍琛他們部隊的軍醫?"顧母注意到老爺子眼底的晦暗,不由將視線放到了杜倩身上,卻見她一眨不眨的盯著自家兒子顧衍琛,老爺子老了識人不清,她可沒老,沒少聽這杜家兄妹的光榮事跡,要是讓這種女人當了她的兒媳,她非得少活十年.

"啊,伯母,你問我話?"杜倩回過神來,連忙堆起笑容,望著顧母,甜甜道:"伯母,我現在確實是217野戰偵察部隊的軍醫."

顧父聞,拿著報紙的手微微一緊,瞥了眼眉目間意味深長的妻子,眼底閃過笑意,便收回了視線,眼觀鼻,鼻觀心,兩邊都得罪不起,反正兒子的事兒,有老爺子和妻子操心,他還是繼續看報紙吧.


"哦,也許你剛剛去衍琛他們部隊,還不知道,之前的軍醫蘇念,她的醫術很好,可惜你沒機會跟她討教了."顧母遺憾的搖了搖頭,隨即問道:"杜倩,你能看出我身體有什麼毛病麼?"13acV.

聞,顧衍琛蹙眉看向母親.

聽了這話,杜倩的笑容驀地僵硬,心知顧母不是個好對付的角色,但她並不在意,只要顧家的老爺子點了點頭,她跟顧衍琛就有戲,難不成顧母作為兒媳,還能反對顧老爺子的意見?但是眼前,怎麼著也得把顧母的問話扯過去,杜倩想了想,官方的回道:"伯母,沒經過檢查,我也不敢妄下定論."

顧母瞥了瞥沉默的顧老爺子,轉而灼灼的睨著杜倩,笑的高深莫測,"不用檢查,念念之前跟我過,我健康的不得了."

念念,又是蘇念!

杜倩本想反駁,但一想到顧母是顧衍琛的母親,便將話語咽下了喉嚨,憋屈的改口道:"伯母的是."

顧衍琛瞧見威武的母親幾句話就將杜倩憋得沒話,頓時心生佩服,他的母親並不是大家閨秀出身,而是當年父親下鄉的時候結識的知青,後來熟悉了就順其自然的在一起了,她為人爽利大氣,就連一向挑剔的老爺子都無話可,所以在某些時候,母親做了決定,他的爺爺和父親都不會駁她的面子.

比如現在,母親明顯的表示出不喜歡杜倩,老爺子便不再為杜倩話.

其實,從一開始,老爺子就很清楚,他對杜倩無意,叫他回來不過是給他添點堵,提醒他在外面不要太舒服.

"六點半了,開飯."顧老爺子瞥了瞥牆上的石英鍾,昂了昂頭,示意顧母打開電視,顧母毫不意外的打開了電視,親自到廚房端出了菜,瞧著老爺子樂呵呵的看電視,不由笑了笑,吃飯的時候要看時政新聞,這已經是顧家人的習慣了.

斷話驀沉回.杜倩尷尬的坐在方桌的一角,如坐針氈,她本想挨著顧衍琛的,卻不想顧衍琛身形突然一閃,坐到了老爺子的身邊.

這時候,新聞里報道了下午軍區總醫院那一幕,顧老爺子瞥見顧衍琛在電視里一閃而過,不由挑眉,剛想問,就聽杜倩突然驚呼了一聲,指著電視里的那些記者道:"顧爺爺,這事兒我清楚,媒體爆料一個陸姓省長有了新寵,那名女子的長相跟陸省長的未婚妻一模一樣,對了,顧大哥下午不是就在軍區總醫院嗎?他應該清楚這件事吧!"

顧老爺子,顧父,顧母齊齊看向顧衍琛,卻見顧衍琛眉目間一派坦然,他抬首對上杜倩隱含得意的眸子,意有所指道:"杜倩的那陸省長就是陸叔,至于那女孩子,很可能是陸叔叔未婚妻的女兒,當年的事兒,你們比我更清楚!"

罷,他放下已經空了的碗,起身拾起軍裝外套,對著面帶委屈的杜倩道:"歸隊的時間已經過了,可是你卻還沒回去報道,你知道217野戰偵察部隊的規矩,我也不多,回去領一天禁閉吧."

(一萬字更新完畢,九求留求包,哈哈,親們給九點動力,又要上班了,九盡力滿足大家!)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