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你爺爺真凶
就在荀蓮支支吾吾的解釋著為什麼要這麼做的時候,顧衍琛也帶著談念璟來到了軍區總醫院,這次沒費什麼力氣,院方忙將談念璟安排在了高干病房,還是先前那間,與蘇燦相鄰.

"顧衍琛,我又沒缺胳膊少腿,你放我下來……"這樣被抱著,再次接受眾人目光的洗禮,實在有點丟人,談念璟張了張嘴,還想些什麼,卻在注意到顧衍琛深邃凜然的目光後,果斷的閉上了嘴,要是在大庭廣眾下被打屁股,那她就不用住院,直接回S市好了.

"念念,腦震蕩的後遺症是什麼,你比我清楚,這次好好檢查下,你別任性."顧衍琛面無表的注視著談念璟,見她鳳眼濕漉漉,不滿的撅著嘴兒,一副跟他生悶氣的模樣,他心下只有無奈,天知道得知她被綁架時,他是多麼的難耐,從未覺得在部隊的時間那般難熬,好不容易結束了彙報工作,就連首長的打趣都無心回應,恨不得立刻出現在她面前,那種感覺,真真的教人崩潰.

待來到病房,醫生護士識趣的離開,一時間,病房中只余下不知所措的談念璟,和異常沉默的顧衍琛,半晌,談念璟先出聲打破了沉默,那糯糯怯怯的聲音透著安慰的意味,"顧衍琛,我沒事,只是腦震蕩而已……"

她知道顧衍琛在自責,但發生這種事,誰也無法率先預料,這根本不是顧衍琛的錯,他沒有義務時刻守在她的身邊保護她,到底,還是她太弱.

雖然只是腦震蕩,但這次的車禍,和上次的何其相似,顧衍琛神複雜的睨著談念璟,半晌,突然沉聲道:"念念,這事兒交給我,不管是有預謀還是純屬巧合,何家都必須給一個交代!"

他微微一頓,語氣驀地一凜,冷厲道:"還有談家,休想護著談靜雅那個女人!"

聞,談念璟知道顧衍琛這次是真的怒了,瞧著周身泛起冷厲煞氣的顧衍琛,她眨了眨鳳眼,很想知道接下來,談靜雅會生活在如何的水深火熱中,也許,她還可以落井下石一番!

"蘇燦出院了?"

話鋒一轉,談念璟提及蘇燦,突然想到,她是不是應該找蘇燦幫忙,試著恢複記憶了?

"出院了,現住在B市的蘇宅,只不過她的腿還未恢複知覺,郁少臣已經前往國外尋找這方面的專家了."顧衍琛瞥了瞥談念璟,見她躺在床上的虛弱模樣,心頭倏爾湧上些許澀意,他坐到床邊,幫她蓋好被子,低聲道:"有沒有覺得餓了,我去給你准備點吃的,等醫生你可以吃飯了,咱們就吃飯,好不好?"

腦震蕩後,通常會有嘔吐惡心的後遺症.

"嗯,對了,蘇燦的腿,我有辦法."談念璟抓住顧衍琛的手,摩挲著他粗粝的手指,視線緩緩上揚,注視著顧衍琛滿滿溫柔的眸子,她揚起唇角笑了笑,低聲將她和蘇燦的計劃娓娓道來,"……顧衍琛,你信不信我?"

瞧著邀功的談念璟,顧衍琛勾起唇角淺淺一笑,倏爾伸手捏了捏她略顯潤的臉頰,在她不滿抗議的眼神中,淡淡道:"我信你,當然信你,其實我也覺得郁少臣有點欠收拾,你們玩的開心點,別太過分就行了."

為了討好女人,他毫不猶豫的把兄弟賣了.


"顧衍琛,你真好,我餓了."

要是不加後面那句就好了,顧衍琛無奈的搖頭.

談念璟笑米米的睨著神柔和的顧衍琛,見他起身離開病房,這才掩去笑意,想來蘇燦已經發現了唐漪的另一面,正按照她的計劃行事,那麼這時候,唐漪也該有動靜了.

就在談念璟胡思亂想的時候,病房外徒然傳來陣陣喧囂,沒等她下床去看,病房門再度被人打開——

來人是神色陰郁的談令揚.

談令揚瞧見無恙的談念璟,眉目間的陰郁終于散去,注意到她睜大的鳳眼,他的眼神驀然柔和,勾起唇角,淡淡的囑咐道:"念念,這些天別離開軍區總醫院,也別隨意出去,回S市的計劃可以延期,外面已經被一些欠收拾的記者包圍了,你被陸省長抱著的那一幕被人拍了下來,已經見了報."

"叔,你怎麼來了?"半晌,找回語功能的談念璟訝異的挑眉,她還以為談令揚要多費些時間,才能找到她.

"我要是不找來,你被人賣了,還得給別人數錢."談令揚高深莫測的回了一句,隨後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睨著看上去格外脆弱的談念璟,見她仿佛失去了活力,精致的臉蒼白的毫無顏色,額頭上包著厚厚的紗布,唯有那熠熠鳳眼,灼灼的令他心口滾燙,半晌,他移開視線,桃花眼中劃過一抹凌厲,"你的手機有GPS定位功能,我讓人查到了你最後出現的地方,有人目睹了你被綁架的過程,後來我在B市的朋友,幾乎找遍了B市,才在一家廢棄的倉庫發現了點蛛絲馬跡,是談靜雅做的吧,我已經讓人將她送回了S市……"

他並沒解釋怎麼得知談念璟在軍區總醫院的,而是話鋒一轉,對談念璟保證道:"叔大意了,應該早點過來等著你的,你放心,我會讓你父親管好談靜雅,再有下次,哼!"

談靜雅明知他護著談念璟,竟還敢對她下手,簡直不知死活!13acV.

提及此,談令揚從口袋中摸索出一張手機內存卡,似笑非笑的遞給了無辜的談念璟,這里面保存的東西他看過了,如果真的放到網上,談靜雅絕對會被口水淹死,幸好被他撿到了,丟了的話多可惜,想到這兒,他戲謔道:"念念,這種關鍵的東西,下次可別亂扔."

談念璟接過看上去十分熟悉的手機內存卡,半晌,突然意識到,這不正是她保存了談靜雅脫衣舞視頻的那張嗎?

"叔……"談念璟避開談令揚灼灼的視線,談令揚見狀,斂起眉目間的笑意,淡淡道:"念念,你怕我?"

他最不希望的事兒,還是發生了嗎?


談令揚承認,他刻意接近談念璟,是心存著目的,但他絕對沒有害她的意思,甚至,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她平安幸福,當然,如果那種幸福是他能給予的,就再好不過了!

談念璟垂下眼簾,回避著談令揚的視線和問話,心下卻在冷笑,談令揚這是打算跟她攤牌了嗎?

"念念,別怕,叔不會害你."

注視著猶如鴕鳥般的談念璟,談令揚心下湧現無奈,他沒法跟她解釋,老爺子到底在圖謀什麼,因為即便是他,也不清楚老爺子到底想要那份藏寶圖做什麼,至于寶貝什麼的,反正他是不信的,想到此,談令揚倏爾俯身,高大的身影霎時籠罩了談念璟,避無可避,談念璟迎上談令揚的桃花眼,只聽他低聲輕笑:"念念,信我."

她正要開口,卻聽病房的門被人推開,想到顧衍琛,心下驀地一虛,她伸手推了推談令揚的肩膀,同時揚聲道:"叔,我信你還不成嗎?"

桃花眼霎時深邃,談令揚自然也聽見了那聲動靜,注意到談念璟心虛的模樣,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淡淡道:"看在你腦震蕩的份上,這次就先繞過你……"

罷,他直起身子,轉頭看向身後,只見顧衍琛提著食盒,神色深沉的立在門邊兒.

顧衍琛淡淡地瞥了瞥眸中略帶挑釁之色的談令揚,隨即對著他昂了昂首,算是打了招呼,沒等他跟談念璟點什麼,手機便突然震動起來,拿出來一看,瞧見那熟悉的號碼,他不由挑了挑眉,當著談念璟的面兒,胸懷坦蕩的接起了電話.在蓮為麼相.

"喂,你子准備什麼時候回來?"打來電話的,是顧老爺子,這大嗓門,透過電話傳遞而來.

顧衍琛放下食盒,坐在床邊握住了談念璟的手,淡淡的對著電話里道:"爺爺,有事?"

當初因為蘇念的事,老爺子跟他慪氣了一個月,這次蘇念發生意外,老爺子看他不舒服,干脆放任了他的自*,這還是蘇念離去之後,老爺子第一次打來電話,起來,在某些方面,他們爺孫同樣的偏執固執,每當他們爺孫倆鬧別扭的時候,往往打圓場的都是他父母,這次,老爺子竟會主動打來電話,倒是稀奇!

"混賬玩意,沒事兒就不能打你電話?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子在干什麼,我明確告訴你,你今晚必須回來!"這句話的聲音格外的大,甚至通過電話,傳到了談念璟的耳朵里,睨著神色深邃的顧衍琛,再一瞧談令揚主動離開,將病房讓給了他們,她便忍不住笑彎了鳳眼,無聲的對著顧衍琛做口型,"你爺爺真凶!"

顧衍琛看清談念璟的口型,心下一動,倏爾攥緊了她的手,對著電話里的顧老爺子道:"好,我回去."

(二更送到,九要出門吃個飯,等回家繼續寫,還有四千,麼麼親愛的們,有留才有動力,嗚嗚)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