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毀容或被占有,選哪個?
半晌,談念璟緩緩睜開眼,視線里完全黑暗和眼眶上的被束縛感,告知了她一個事實,她的眼睛被人蒙住了,在看不見的況下,聽覺反而靈敏些,她聽見門外響起陣陣的腳步聲,可等了一會,也不見有人推門而入!

談念璟並不喜歡坐以待斃,趁著頭腦清醒的機會,她忍不住開始分析,她到底是被誰綁架了?

重生這段日子來,她得罪的人不少,最恨她的恐怕就是談靜雅和許澄空,但這兩人遠在S市,還不至于跑到B市找她的麻煩,那麼近期只有一個人有嫌疑,那就是在海洋自*號上,被顧衍琛打臉的何錦榮了,何錦榮先是被他們贏去部分財產,後來更是抵押了何家股份,最後被容謙的人扔下海洋自*號,這面子和里子都不在,狗急跳牆綁架她,倒也有幾分可能!

想清這一點,談念璟不由挑了挑眉,開始有技巧的掙紮,當初在217野戰偵察部隊的時候,她曾接受過這種被束縛訓練,所求的就是當遭遇綁架時,盡快脫身.她的雙手都被反綁在背後,粗粝的繩子勒得肌膚生疼,但她顯然顧不得這些,只求在來人進入房間前,拜托束縛!

開始時,談念璟只能借著牆壁的粗糙緩緩磨蹭,先弄得繩子松快一些,這才慢慢地活動雙手,試圖從身上摸索出藏著的手術刀,但她並不確定那把手術刀有沒有被人發現,如果綁架她的人是何錦榮,很有可能讓人搜了她的身,因為何錦榮已經領教了被手術刀劃開褲子的尷尬!

這時,門外的腳步聲略有些凌亂……

談念璟停止劇烈的掙紮,躺倒在地後盡量扭著身體,讓被綁住的雙手去接近綁在腿上的手術刀,要是換了從前的身體,她早就掙脫這些可惡的繩子了,但這具身體的體質太差,只那麼一會,她就覺得雙手和後腰隱隱作痛,更讓她咬牙切齒的,卻是那種無力的麻木感!

她堅持不懈的努力,幾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氣,可就在這時,兩道腳步聲從門外傳來,緊接著老木門吱吱作響,被人緩緩推開,那刺耳的聲音無端的讓人感覺到煩躁,也許人的潛力只有在危難時才能爆發,沒等那兩人進來,她便將手術刀握在了手心,恢複成先前的坐姿,等待著來人!

"喲,談二姐也有今天?"

這道聲音格外的耳熟,充斥著些許洋洋得意和暴虐的興奮,談念璟聽得臉色一沉,下意識轉動腦袋,面向方才話那人所在的方向,低聲冷笑道:"何少就只會這點下三濫的本事?"

她的嗓音清潤不複,從喉嚨中溢出後,顯得格外暗啞,低沉.

晌念線完聲.何錦榮直視著被綁住仍是一副淡定模樣的談念璟,不由在心中罵了一句邪性,隨後扭頭看了看跟在身後的女人,卻見她美眸含恨的盯著談念璟,一副恨不得掐死對方的模樣,原先那張光滑的臉上,隱隱有些被玻璃劃開的口子,傷口並不深,但仍然留下了痕跡,多多少少破壞了她曾經的美豔.

想到先前還跟這個女人顛鸞倒鳳,何錦榮不禁胃里一陣翻騰,他強迫自己移開視線,再一瞧被蒙住眼睛卻仍然絕色的談念璟,心頭倏爾湧起一股沖動,當即朝著談念璟走去……

談念璟聽得腳步聲響起,頓覺一抹熟悉的氣息和一股熱浪逼近,她假裝淡定的靠在牆上,心下卻擔心何錦榮發現她用手術刀劃開了繩索,那樣她的努力就白費了,並且會陷入更大的麻煩之中!

"談二姐,喜歡我這種迎接你的方式嗎?"何錦榮蹲下身體,視線與談念璟齊平,但見不到那雙惹人的鳳眼,他便覺得有些無味,當即伸手繞到談念璟的腦後,三兩下解開了那層黑布,順便又捏了談念璟的臉蛋一把,占了個便宜.

眼前突然一亮的感覺並不十分舒服,談念璟眨了眨眼,方才適應,一抬頭便對上了何錦榮含著**的星目,那雙星目中的渴求之色,無比的清晰,無端的令她緊張起來,她不動聲色的眯了眯眼,冷笑問道:"何少綁架我,是想借此威脅顧衍琛,拿回屬于你的財產和股份?"

她一道破了何錦榮的心思,何錦榮盯著過分聰明的談念璟,倏爾不怒反笑,驀地伸手捏著談念璟的下巴,強硬的抬起她的頭,對上那閃爍著熠熠星光的鳳眼,他心癢的舔了舔唇,嬉笑著回答:"談二姐,女人還是笨一點的好,我請你來,其實是想進行那天咱們沒完成的事罷了."

那天他差一點就能得到她,差一點就能嘗到那種逍魂蝕骨的美妙滋味兒,絕對比之前的索然無味更令人興奮和沖動!

想到此,他喘了喘粗氣,嗓音瞬間低啞,"不過在此之前,談二姐若能配合本少,讓本少問幾個問題,那談二姐會少吃點苦,怎麼樣?"

他放開談念璟的臉,轉身睨了睨身後臉色難堪的女人,淡淡道:"該你問了,不管問沒問到,待會你都不能阻止本少,本少要她."

原來不是何錦榮要知道什麼,而是別人要從她這里得到什麼?

談念璟循著何錦榮的聲音看向先前被他擋住,看不清面容的女人,這一看,眸光瞬時一凜,好個勾搭外人綁架親妹妹的談靜雅,想不到這個談靜雅如此惡毒,難道她就不怕遭到報應?

談靜雅一直盯著談念璟,恨不得毀了她那張臉,她還記得當年談念璟的母親是如何的美貌,第一次來到談家的時候,生生的將她盛裝打扮的母親比了下去,明明已三十歲的人,卻有著二十歲的容顏,嬌嫩的似一朵盛開的花,而今,談念璟的長相與之越發相似,看到她,就等同看到那個破壞她和母親家庭的賤-人!

"呵呵,我的好妹妹,別這麼看著我,姐姐請你來,只不過想問你幾個問題罷了!"談靜雅對上談念璟那潛藏凜然的雙眸,心下驀地一悸,她強忍著避開那道視線的沖動,唇角僵著冷笑,咬牙切齒的一字一頓道:"談念璟,雖然爺爺有意承認你是談家人,但我絕對不會答應,你休想進談家的門!"

談靜雅覺得談念璟應該很在意私生女的身份,所以才出此打擊她,卻不會料到,談念璟根本不在乎談家的任何人,包括寵溺她的談令揚.

談念璟望著仿佛陷入魔怔的談靜雅,心頭驀地籠罩起一股陰霾,她微微蹙眉,冷嘲熱諷道:"談靜雅,別廢話了,你想從我這里得到什麼?"

她隱隱能感覺到,她身上有一份東西,是談家人夢寐以求的,談老爺子接受她,談令揚寵溺她,談靜雅花費心思勾搭何錦榮綁架她,都是因為那份棘手的,她不知道到底是什麼的東西!13acV.

"那好,我就直,當年我父親給你母親買過一套房子,我要那套房子,包括房子里的所有東西."談靜雅覺得談念璟絕對不會隨身攜帶那份東西,所以那東西很有可能還在那套房子里,只要她將那套房子弄到手,就可以慢慢找,她現在有的是時間.

她不是沒想過直接找人弄開那房子的門鎖,但那勢必會驚動旁人.

"只是一套房子?談靜雅,你身為娛樂圈的當藝人,還需要一套房子嗎?"談念璟從談靜雅的話中聽出了異樣,當即鍥而不舍的打探起來,她必須知道談家人所求什麼,才能利用那份東西,給談家人一個重重的打擊,她力求一擊必中!

"談念璟,別想套我的話,你只要把鑰匙交出來."

識時務者為俊傑,談念璟知道談靜雅恨不得毀了她,她不會給談靜雅這個機會,"好,我答應你,鑰匙被我存放在同學那邊,楚嬈你知道吧,就在她那,我並沒有隨身攜帶."

她曾李思提及過,楚嬈這個人對原身特別的維護,所以她這麼,也不怕談靜雅懷疑,至于楚嬈這人,等她脫身離開後,再跟她聯系吧!

談靜雅果真沒有懷疑,只不過,她卻從包中翻出了一把匕首,興致勃勃的打量著談念璟,仿佛在思考,怎麼毀了她的臉,從哪里開始,到哪里結束.

"談靜雅,你想做什麼?"何錦榮見狀,連忙攔住了談靜雅,卻見她淺淺一笑,"何少,將她交給我吧,反正你只想拿回屬于你的東西,再了,我的仇還沒報呢."

她和她母親破壞了他們原本幸福的家庭,導致她的父母幾乎反目成仇,貌合神離.

經紀人舅被閹,導致她被公司冷藏,事業幾乎毀于一旦,她直覺這事兒跟談念璟有關系,但奈何找不到證據.

因為她的存在,向來冷的叔談令揚,對她寵愛有加,看都不看她一眼.

不夜酒吧那一夜,她在談念璟的威脅下,被迫跳了一曲脫衣舞,丟盡了臉面,爾後又被破碎的玻璃毀了容!

這一切的一切,都因為談念璟的存在!

談靜雅繞過微微一愣仿佛被震懾的何錦榮,轉而握緊了匕首,俯身抬起談念璟的臉,冷冷一笑,"談念璟,我可沒放過你,被毀容或被何少占有,你選擇哪個?"

(妹紙們,先送上一更,晚上還有,好的萬更絕對不騙大家,收藏留投票神馬的,快點到九的碗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