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最後一件遮羞布
談念璟眸中含笑,趁著談靜雅進入狀態,悄悄打開了手機中的拍攝功能,其實剛才她的那番話,都是忽悠談靜雅的,若是談靜雅執意要看照片,她還真沒有,但她知道談靜雅不會要照片的,因為她的心亂了,她太在意自己在談家的地位,所以甯願當場丟人,也不想被談老爺子視為廢物! 嗯,要不要等談靜雅跳完脫衣舞,再告訴她,其實她根本沒拍過他們偷的照片呢? 還是等談靜雅跳完,告訴她,她拍了她跳脫衣舞的視頻呢? 談念璟摸了摸下巴,很認真的想. 這時,一陣抽氣聲倏爾擦過她的耳際,她斂回心神,看向舞台的中央,只見跳脫衣舞的談靜雅猶如磕了藥,那嬌媚的臉上滿是緋豔,仔細看去,才發現她已將手探入了裙子,來回摩挲著那豐滿的傲挺,不時便會露出點來,刺激著眾人的眼球,在幾聲催促下,她仿佛極為享受這種矚目,慢悠悠的,撩人至極的,掀起了及膝的長裙,足以讓人將那一片美妙的風景斂盡,又不會給人暴露的感覺. "脫——"不知是誰先開了口,一個脫字,充斥著不容置喙的力度,卻又不會顯得突兀. 談念璟譏誚的看著這一幕,看著陷入瘋魔的談靜雅,轉而循著聲音,對上了一雙隱含哂笑的夜色瞳眸. 是葉臨淵! 不知何時,葉臨淵已跟葉羨煜互換了位置,跟談念璟坐在了同一張沙發上,他輕松自信的靠在沙發上,眯著夜色瞳眸,淡淡的掃過了談念璟精致的側臉,那愜意的姿態縈繞著慵懶的味道,比起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葉羨煜,貴氣和優雅早已融入了他的骨血,難以改變. 此時,談靜雅遂了眾人的心願,毫無猶豫的褪下了身上唯一遮羞的色長裙,手一擺,裙子落入旁邊男人的懷中,攜著淡淡的幽香,媚惑對方. 舞曲仍在繼續,她的身上卻只剩下兩件黑色的鏤空蕾絲內衣,遽然的冷空氣使得她清醒了些許,睜開迷蒙的雙眼,被那一道道狼光嚇得心顫,那些含著渴求的視線仿若要將她身上最後兩件衣服扒下,方才罷休! 脫,還是不脫,是個問題,先脫哪件,也是一個問題. 可激烈的曲子根本不會給她思考的時間,循著本能,她伸手去解內衣的扣子,因為這件內衣是前扣型,所以解開的毫不費力,頃刻間,瑩白盡露,嫩嫩的粉色顫栗了一下,就如此入了眾人的視線. 火辣辣的目光帶著令談靜雅無比羞辱的渴求,她的身材姣好,可以減一分少增一分多,她能從這些目光中生出成就感,亦覺得肮髒,她是個喜歡刺激的女人,沒有人知道她在這場脫衣舞中得到了怎樣的滿足,可還不夠! 該死的曲子還未完,難不成真的要逼她褪下最後一件遮羞布麼? 就在談靜雅心複雜的這刻,葉臨淵倏爾鼓起掌來,雷動的掌聲幾乎遮住了舞曲的余音,還未等談靜雅心生感激,他便輕笑道:"談二姐,她已經出過了丑,你該滿意了吧?"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