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脫衣舞取悅
葉羨煜一見來人是談靜雅等人,注意到她們錯愕的目光,感覺到面上無光的他,瞬間心頭火氣,當即沖著她們低吼道:"滾出去!"

"慢著——"

他越是想遮掩,談念璟就越是要讓他丟人,想到此,她的視線掃過始終含笑旁觀的葉臨淵,對上那夜色瞳眸,心下不禁一寒,不管怎麼這葉羨煜也是葉臨淵的表弟,可這人竟然能如此冷靜的看著表弟出丑,可見他的心有多冷,有多深.

看著這一幕,葉臨淵的夜色瞳眸泛著迷人的色澤,當他注意到談念璟神的變化,不由揚了揚唇,冷峻的線條微微柔和,隱藏在燈光無法照耀的角落,無端沾染了幾分神秘的色彩.

其實他對這種聚會向來沒什麼興趣,今天不過是跟著表弟來湊熱鬧的,在他眼中,這個表弟極其低劣,平日里除了玩玩女明星,就只會飆車打架,他們兄弟倆向來互不干涉,只有在特殊的況下,他才會幫表弟出頭,可那種特殊況,卻少之又少!

"葉少,我扶你起來吧."談靜雅捕捉到葉羨煜眸中的怒色,心下驀地一抽,當即斂起神色中的異色,她跟葉羨煜認識並不久,但卻早已聽過他的某些怪癖,譬如在床上,他喜歡極為主動的女人,對那些不主動的女人,事後並不大方,而她能在葉羨煜身邊待上五天,就足以讓人豔羨了,他能幫她在娛樂圈打開一條路,所以她一定不能讓葉羨煜厭倦了她.

"談念璟,今兒你要是給本少跪下求饒,本少就放你一馬,否則的話……"葉羨煜冷哼一聲,神中的陰霾幾乎無法掩藏,而他身旁的談靜雅聽了這話,卻忍不住蹙了蹙眉,她叫人將談念璟引來的目的並不是為了羞辱她,而是從她身上得到爺爺需要的那份寶貝,思及此,她輕輕拍了拍葉羨煜的胸口,嬌聲道:"葉少,不如讓我這個做姐姐的勸勸她吧."

葉羨煜輕哼一聲,算作同意.

談靜雅眸子一亮,走到談念璟的面前,俯身湊到她的耳邊,低聲冷笑道:"談念璟,你還記得你母親留下的東西在哪兒嗎?只要你告訴我,我就求葉少他們放了你,怎麼樣?"

這是,有所求?

談念璟瞥及談靜雅眸中期待的光彩,揚起唇角,笑意岑冷,"談靜雅,你想搭上葉家我沒意見,但最好別惹我,否則我就將你和許澄空的視頻送給幾家雜志社,我想他們一定很喜歡這種花邊新聞,瞧你在娛樂圈混了幾年,還半不紫的,做妹妹的我實在看不下去,願意幫幫你,怎麼樣?"

威脅誰不會?

她不在意這些人會不會放了她,但談靜雅一定在意她那些丑聞,因為那些丑聞足以將談家拉下水!

看著談靜雅面上的緋色倏然褪去,談念璟心知她怕了,趁著這個機會,她驀地揚了聲,以不容談靜雅反悔的速度,開口道:"葉少,我這姐姐真在意你,為了讓你消氣,竟要跳脫衣舞取悅你,這事兒我不答應,她畢竟是談家的千金,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