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有種遺憾叫過錯,他怕會變成錯過
這會,郁少臣正在蘇燦的病房內給顧衍琛打這通求助電話.

兩天了,他兩天沒見到蘇燦,通過蘇唐傳遞的消息皆石沉大海,了無音訊,而蘇唐更是見了他便沒有好臉色,就差冷嘲熱諷了.

"嗚嗚……"一陣哭聲傳來,郁少臣沒等那邊的顧衍琛給予答案,便蹙著眉掛斷了電話,只見守在蘇燦床邊的蘇唐,將唐家那愛哭鬼再次推出了病房門.

"你害我姐姐成這樣子還不夠嗎?"蘇唐怒視著看上去可憐兮兮的唐漪,將狼狽的她打量了一個遍,"穿成這樣,來咒我姐的?"

"嗚嗚,我沒有……"唐漪了眼眶,望著怒氣凜然的蘇唐,忍不住縮了縮身子,下意識解釋,"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明白為什麼表姐要搶我的未婚夫,她那麼好,肯定有許多男人喜歡她,我不是故意害她被車撞,她,她的腿……"

她注意到蘇唐憤怒猩的眸光,身子驀地一顫,不敢再的抹了抹眼淚.

那天撞向蘇燦的車,是一輛大型的客車,死機喝了酒,闖了燈,沒踩住刹車,當場,蘇燦就倒在了血泊里,當郁少臣將她抱在懷里之後,才發現她的雙腿就在車輪前面,雖然保住了雙腿,但卻受到了驚嚇,這些日子來,連連被夢魘纏身.

"你很想我姐姐失去雙腿?"蘇唐盯著唐漪被淚水模糊的雙眼,犀利的問道:"這樣她就殘缺了,你就可以嫁給郁少臣了,是不是?"

"不可能!"郁少臣及時開口,打斷了蘇唐和唐漪未出口的話,"唐漪是蘇燦的表妹,我這個當姐夫的,怎麼能娶姨子?"

他的臉色陰郁至極,仿佛能滴出墨,周身更是散發著一種生人勿進的氣場,本就清冷的氣質,此刻越發冰寒滲人,逼得想要反駁的蘇唐,硬生生將到了喉嚨的話咽了下去,蘇唐神色複雜的瞥了瞥郁少臣,轉而不耐的對著唐漪道:"你還杵在這里做什麼?我們蘇家的人不歡迎你,至于郁少臣,他既然是你的未婚夫,那你就應該管好別讓他出來禍害人!"

郁少臣抿了抿唇,無視了蘇唐的冷嘲,視線掠過他的肩膀,透過透明的玻璃,看向躺在病床上的蘇燦,那一抹虛弱蒼白,像一把重錘,狠狠地敲擊著他的心髒,此刻他倏爾意識到,他陷進去了,當年嘲笑顧衍琛偏執癡,如今他的報應和魔障統統襲來,讓他無力掙紮,天知道,當他看見蘇燦倒下的那刻,他恨不得代替她承受那巨大的痛苦!

有種遺憾叫過錯,他怕會變成錯過.

"少臣哥,嗚嗚,你幫我跟蘇唐,我想去看看表姐,我得跟她道歉,要是她不原諒我……"

耳邊的喧囂喚回了郁少臣的注意力,可他並未移開落在蘇燦身上的目光,他知道唐漪心思單純,愛慕自己,而且唐漪的年紀較,根本不懂什麼叫感,她生在財閥唐家,自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所以她理所當然的認為,他是她的男人.

"唐漪."

郁少臣斂回視線,瞥著一臉單純,哭的梨花帶雨的唐漪,心下不耐,語氣岑冷複雜,"你先回去,稍後我會跟唐伯父商量解除婚約的事兒."

語畢,唐漪的臉色倏爾一變,她睜大雙眼,不敢置信的望著一臉清冷的郁少臣,卻見他正低頭把玩著手機,不再看她,那矜傲的姿態中充斥著決絕的意味,看來,他是真的想要解除他們的婚約!

此刻,郁少臣覺察到手機一震,不由看去,一條來自顧衍琛的短信當即呈現在面前,看過後,他轉而凝視蘇唐,提議道:"現在蘇燦的腿還未恢複知覺,我已經請假打算陪她,顧衍琛他在B市認識一個不錯的醫生,不若,讓她去B市散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