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冒牌貨的訂婚宴,去了跌份
來人正是顧衍琛.

只見他身穿著一身野戰偵察部隊獨有的夏季常服,背對著光輝款款而來,仿若天降的神,談念璟注意到這身衣服比起正式的軍裝略顯隨性灑脫,卻也襯得他身姿越發高大挺拔,帶著男人和軍人獨有的陽剛之氣,就這般闖入了她的視線,最令她感到驚奇的,卻是他肩膀上的軍銜,竟是二毛三,上校級別!

他怕是部隊上最年輕的上校了吧?

顧衍琛邁了幾個大步便來到了談念璟和陸建峰的面前,視線掃過二人,不由挑眉,口中卻對著談念璟道:"念念,這是陸叔,你跟我一起叫吧!"

這話中潛藏著某些不為人知的聰明,可陸建峰是什麼人?他幾乎是看著顧衍琛長大的,又豈會不明白顧衍琛的心思?顧衍琛這是在向他宣告,眼前這面容酷似容楚的丫頭是他的女人!

"哦,念念,那你就跟著衍琛一起喊我陸叔吧."陸建峰玩味兒的瞥了顧衍琛一眼,卻見向來不動聲色性格沉穩的他,耳廓竟爬上淺淡的色,見此,他勾了勾唇角,心英雄難過美人關,這顧家的大少,怕是栽了.

聞,談念璟下意識瞥了瞥顧衍琛,卻見他含笑點頭,她便乖巧的喚了一聲,"陸叔!"

陸建峰深深睨她一眼,心緒不平的應了一聲,轉而將注意力放到顧衍琛的身上,半是關懷半是戲虐的問,"衍琛,這次回來可要解決終身大事?"

顧衍琛眯了眯眼,下意識將談念璟攬在了懷中,失而複得的感覺太好,他唯恐這只是一場夢,在觸到真真實實的玩意時,心驀地放下,聽得陸建峰問話,毫不猶豫的回答道:"有這想法,只要沒什麼問題,我就打報告."

他所謂的問題,不止是談家的問題,還包括他的爺爺,他不希望老爺子見到念念的時候,再給她一張支票讓她離開,這炸了毛的女人,可不好哄!

"哈哈,好,先成家後立業,才能報效國家."在秘書的催促下,陸建峰也沒有跟顧衍琛聊太久,因為下午他還有一場會議要准備,臨走之前,他意味深長的瞥了談念璟一眼,轉而對顧衍琛肯定道:"衍琛,既然認定了,就別放開,不要像陸叔這樣,後悔半輩子!"

待陸建峰和秘書離開,談念璟才掙開了顧衍琛的懷抱,想到他扔下的那句話,不由詫異道:"這陸叔就是S省的省長吧,他那話,難道他……"

顧衍琛輕輕頷首,又一次將談念璟圈到了懷里,"是的,陸叔至今未婚,他的未婚妻是容家的幺女,但容家幺女失蹤了二十多年,這樁聯姻自然沒成,可所有人都沒想到陸叔竟選擇了單身,你知道在這個系統里,單身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前途未卜,意味著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

他微微一頓,倏爾提議道:"祈陌你還記得麼?方才我收到了祈陌姐姐訂婚的請帖,你有沒有興趣去看看?"

談念璟心下一動,剛想打聽祈陌的消息,就聽顧衍琛冷哼一聲,否決道:"其實不去也罷,冒牌貨的訂婚宴,去了跌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