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談老爺子的算計,談靜雅的貪念
來人是談老爺子的心腹,也是談家的管家,這人向來眼高于頂,仗著老爺子的信任便不把談家輩放在眼中,唯有面對談令揚,這個談老爺子的晚來子的時候,稍稍有那麼一絲恭敬.

談令揚不怒而威的瞥了管家一眼,淡淡的神色看不出任何的緒,半晌,他將書桌上的文件收拾好,才開了口,"這事兒,我會跟老爺子面談,就不勞張叔你多費心思了."

張管家被談令揚冷了一會,聞,微微一怔,還想些什麼,卻在注意到談令揚眉目間的犀利之色後,乖乖地閉上了嘴,他微微低頭,掩起眸中的不屑,話鋒一轉,道:"是,那我便如此回稟談老."

"不必了,我現在就有時間,可以與老爺子一談."

談令揚心知老爺子對那件東西的關注度絲毫不會減少,他雖然對那東西沒什麼興趣,可架不住老爺子的要求,如若他露出抗拒之色,只怕老爺子會親自派人對談念璟下手,屆時會發生什麼事,即便連他也不敢保證.

進了父親的書房,談令揚下意識放輕了腳步聲,眯眼望著書桌練字的父親,不自覺一陣心悸,不由出聲喚道:"父親……"

年過八十的談老爺子如今已顯老態,威嚴卻更勝從前,聽聞動靜,他不緊不慢的寫完了一副大字,這才放下毛筆.抬首,眉目間毫無意外之色,有的僅是經曆過風吹雨打後的平靜,這種可怕的平靜會摧毀一個人的心理防線,若是談家老大在此,怕是已渾身冒冷汗了,可談令揚並不是普通人,身為S市的市委書記,在那個特殊的系統,他見識過各式各樣的人,身上威嚴之氣堪比老父的,亦不少.

"來了."將談令揚不動聲色的模樣斂入眼底,談老心下一陣滿足,他這輩子最驕傲的事,便是有談令揚這個兒子,至于那不成器的老大,他連想都不願去想,要不是老大的母親在當年給他帶來地位和權力,他豈會留著那個廢物在談家混吃等死?

"我交給你的事辦得如何了?可得到那東西的消息了?"

"正在查,兒子當時懷疑那東西被她母親帶到了墳墓里,下葬那天兒子也在,她並不知道她母親還留下過一份寶貝……"

書房的隔音較好,突然經過二樓的談靜雅卻留了一個心眼,雖聽不清爺爺和叔具體在些什麼,但仍有幾個模糊的詞語迸入了她的耳中——

母親,下葬,寶貝.

這三個詞語組合起來的意思,談靜雅豈會不明白,就嘛,她那高高在上的叔怎麼會放下身段,去寵愛一個私生女,原來是有所求!

聽到這里,談靜雅注意到書房中的聲音幾乎消失,唯恐被爺爺和叔發現,她連忙邁了幾步,躲回了自己的房間,可腦子里卻還在琢磨這件事,談念璟那個雜種身上,到底藏著什麼秘密,能被爺爺和叔看好的,定是一份天價的寶貝,如果她能得到這份東西,奉給爺爺的話,那麼她在談家的地位就會上升,這足以挽回她在爺爺面前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