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東西拿到手了嗎?
顧衍琛的話格外纏綿,聽得談念璟心口一陣熨燙,即便明知有些事難以改變,或正在改變,哪怕飛蛾撲火,她也顧不得了.

她睜開迷蒙的鳳眼,隱約瞧見他略顯饜足的神,那雕刻般深邃的眉目透著飛揚的愉悅,當彼此視線相對的那刻,她分明能從那道溫柔的眼眸里感受到衍生出的愫,他認真的凝視著她,仿佛怎麼也不夠,他將他的全部心思攤開在她的面前,任她肆意查看.

房間里明明開著足足的冷氣,可談念璟卻覺得身子無比熾熱,而籠罩覆蓋著她的顧衍琛,正是那瀉火的良方,她干脆遂了自己的心願,緊緊地纏上了他,這動作顯然刺激了顧衍琛,在他加足馬力的那刻,她身下倏爾一片泥濘,可這于他來,遠遠不夠!

她很緊,他很燙,一相遇,就如天雷勾動地火!

耕耘許久,汗水從顧衍琛的額頭滴落,落在那百般嬌媚的身子上,就在她難耐頑劣的緊了又緊之後,他的身子驀地僵硬,升入天堂的顫栗,那瞬間,一bobo的浪花不斷迭起,用力拍打著海岸,他伸出手臂緊緊地擁住她,仿佛恨不得將她揉入自己的骨血,合二為一,再不分離!

夜色悄然降臨.

待顧衍琛抱著香汗淋漓的談念璟沐浴過後,談念璟已然疲倦的睡去.

半晌,顧衍琛輕柔的將談念璟放在了已經收拾乾淨的床上,望著那春意蕩漾的精致臉,他心下的緒無比飽滿,再也藏不住的溢了出來,聽得那貓一般的夢囈呢喃,他揚了揚唇,眸中劃過一抹精芒,低頭輕輕吻了吻她的額頭,低聲道:"念念……"

在談念璟陷入甜美夢鄉,毫無覺察之際,顧衍琛再度換上了一身軍裝,必須回駐地報道了,他留戀的瞥她一眼,一咬牙,心硬離開.

翌日,細碎的日光射入落地窗,灑在床邊厚重的地毯上.

上午十點,談念璟終于醒來,睜開鳳眼,她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旁邊床單的溫度,入手的卻是一片冰涼,這意味著顧衍琛早就離開了.

這個魂淡男人!

她腰酸背疼的掙紮著起身,剛收拾好就發現自己的手機沒電關機了,待充上電,一個熟悉的號碼倏爾出現在屏幕上,望著那令她無比心虛卻不愧疚的名字,她沉吟一會,還是接起了這通電話,"叔."

來電的人,正是談令揚,聽得談念璟沙啞的聲音,談令揚攥緊了拳頭,心底倏爾升起一股無名的火,語氣也跟著沖起來,"念念,你在哪兒?"

"叔,我在B市,你有什麼事嗎?"

怎麼,沒事就不能問候一下,他們何時變得如此生疏了?

談令揚一手揮開書桌上的文件,起身轉向落地窗所在的方向,那閃爍的視線攜著凜然的光芒,落在S市的北邊.

"沒什麼,我只想問你什麼時候回來,我好去接你,咱們很久沒一起吃飯了."想起目的,他柔和了語氣,卻聽敲門聲響起,只得對著電話里的談念璟無奈道:"念念,好不容易有時間跟你打電話,可叔這兒又有人來了,你在B市要好好照顧自己,有空的話,叔去找你."

驀地,門外的人毫不避諱的闖入了他的書房,對著掛斷電話的談令揚淡淡道:"二少,談老讓我問一句,東西拿到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