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欠
他的算?

敢從頭到尾,他就在玩她呢!

談念璟不忿的咬了咬唇,鳳眼中劃過晦暗,轉而打量起此刻的顧衍琛,只見他慢條斯理的解開了衣服的扣子,那優雅的動作中仿佛透著一種魔力,令她不敢直視,卻又忍不住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他的身上,她知道,一直都知道,他是個妖孽,是最吸引女人的那種純爺們!

"可還滿意?"戲謔的話語從那微動的性感喉嚨中溢出,低沉醇和,足以迷惑女人.

顧衍琛眯了眯眼,將談念璟鳳眼中的羞赧斂盡,一時間只覺得心口脹脹,他一直都知道他的念念看似流氓,實則比任何女人都純潔,他承認此刻是他故意引誘她,但她的反應卻也取悅了他,任何男人都享受這種被自己女人關注的成就感,從他上了她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經是他的女人,這,毋庸置疑!

"別浪費時間了,我們做吧!"罷,襯衣大開,露出那塊壘分明的蜜色胸膛,性感的撩人.

做?

這個詞真直接,從什麼時候起,她和他已經不需要客氣了,難道真應了那句話——

一睡再睡,等同于,一熟再熟?

談念璟感受著顧衍琛漫不經心的態度,心底驀地湧起一股莫名的羞惱,她知道顧衍琛不是那種會被女人掌控的男人,可越是如此,她越是想要征服他,在這特別曖昧的環境中,人仿佛格外容易被影響!

"做,做什麼,你不是要回駐地嗎?"談念璟鳳眼一轉,退無可退,只得接下顧衍琛的挑釁.

聞,顧衍琛冷哼一聲,干脆二話不,直接出手將談念璟撂倒,一瞬間便將她壓在了水床上,俯瞰著骨子里透著不安分的玩意,他的眼眸刹那間無比深邃,那種高深莫測的顏色令談念璟感到了心慌,她有預感,這個男人此刻真的想做,但就這樣屈服絕對不是她的性格,她自詡是個流氓,還沒耍流氓,又豈能被壓制?

思緒一轉,談念璟主動張開腿勾住了顧衍琛的勁腰,手摩挲著探向了他的脖頸,落在那性感的喉嚨上,她只嬌媚的笑,便教他禁不住倒吸了一口氣,身下的人兒柔軟的不像話,仿佛一壓就能融入體內,可這玩意竟還有心思威脅他,當他不知道麼?她右手里那把虎視眈眈的手術刀,已滑向了他的腹!

"欠!"力度十足的點評擦過談念璟耳際的那瞬,顧衍琛有力的手已扣住了她脆弱的脖頸,他沒有用力,就如她的威脅,在這種互相牽制的狀態下,人骨子里的暴虐因子特別容易迸發,當她感覺到他收緊手指的時候,窒息的感覺倏爾襲來!

談念璟不甘受制于人,然而掙紮對他卻是沒用的,她莫名的知道,他不會傷害她,所以她氣定神閑的眯了眯眼,眼角瞥見水床旁邊櫥櫃上擺放的酒和蛋糕,心底驀地升起一絲邪念,也許,顧衍琛才是欠的那個!

她突然想,如果在這種清醒的狀態上,再次強上了他,他會有什麼反應?

(三更到,九今天給力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