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你是我的念念嗎?
"不像,你們一點也不像!"

顧衍琛神色一冷,下意識的反駁,在他捕捉到談念璟鳳眼中的疏離時,心下驀地一顫,另外一句話幾乎脫口而出,可硬是被他生生的咽下了喉嚨,在沒有確定他那個瘋狂的想法之前,他不能把那些事告訴她,此刻讓她誤會,哪怕對他產生了防備的心理,對她來,也是安全的.

"那你就藏好你那些緒,不要讓我發現你透過我看別人."談念璟的語氣十分犀利,就連那熠熠的鳳眼都摻雜了晦暗陰郁,不複以往的澄澈,直視著面色複雜的顧衍琛,半晌,她突然掙紮著從他的懷抱中離開,任性的用毯子將自己裹了起來,仿佛失去了保護的嬰兒,毫無防備下,只能用這樣的方式安慰自己.

顧衍琛沒有阻止談念璟的任性,仔細想想,他似乎真的透過談念璟去回憶蘇念,一邊愧疚一邊沉淪,不止他受著折磨,連帶著也折磨著她,這種感覺叫做痛並快樂,半晌,他啞聲道:"能不能跟我你的事兒,以前的事兒?"

聞,佯裝熟睡的談念璟剛放松的身體又一次僵硬,睜開眼,直視他,鳳眼里盡是防備,"你想知道什麼?"

她在緊張什麼,她有什麼秘密怕被他知道?

顧衍琛注意到談念璟鳳眼里的緊張之色,心下思緒急轉,醞釀了一會,他揚起唇角問道:"我只是想聽聽你以前的事,哪怕你隨便點什麼,時候你是跟你母親一起生活的嗎?"

以前的事?

可她並不太清楚這具身體的事,但重生的這幾日來,她多少也看出來了.

談念璟垂下眼簾,鳳眼中劃過一抹懷念,當年最開心的事便是加入217野戰偵察部隊,那些記憶雖然有些久遠,但卻十分清晰,可她總覺得少了什麼,但此刻根本不容她細細回憶,聽了顧衍琛暗含引導性的話語,她琢磨了一會,點了點頭,"嗯,還有一群不錯的兄弟,他們都非常厲害."

"時候的事兒我記不太清了,母親是個很溫柔的女人,從我就沒見過父親,活了二十多年,直到某一天,有人找到了我,將我帶了回去,那地方非常的溫暖,盡管吃了一些苦,但日子過得十分充實,兄弟們對我很好……"

這番話半真半假,但顧衍琛卻能聽出其中的感慨,然而漸漸地,他就覺察到了不對勁,因為談念璟話語中懷念的那地方太像部隊了,他可以肯定這玩意絕對沒接觸過部隊,那麼她這些話,很有可能就是真實的!

"念念,你如果有個女人接受了長輩給予的分手支票,那麼她會離開嗎?"顧衍琛攥著拳打斷了談念璟的回憶,倏然拋出一個無比尖銳的問題,這個問題已經是他最後的試探了,如果她是他的念念,那麼一定會露出倪端.

他細細的望著談念璟,試圖捕捉她所有的神,卻見她眼簾微微一顫,清潤的嗓音有些啞了,"我不知道,如果是我,那麼一定不會離開,即便接受了那張所謂的分手支票,我也會當成長輩給的結婚費."

未等顧衍琛喚出蘇念這個名字,飛機上突然有人尖叫起來,"醫生,有沒有醫生,救救我的孩子……"

談念璟覺察到顧衍琛氣息的變化,倏然不想再談這個沉重的話題,聽聞有人呼救,沒等顧衍琛反應,便起身循聲往那邊走去,顧衍琛側目注視著談念璟的背影,一句話還未脫口而出——

念念,你是我的念念嗎?

(有二更,收藏留神馬的快到碗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