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沒那個力氣
談念璟對于顧衍琛的這番話表示深切的不屑,他們睡過二次,但二次都是因為下藥,在清醒的狀態下,他們絕對不可能再發生關系!

"我的意思是坐飛機可能會很累,你不要多想."顧衍琛注意到談念璟鳳眼中的緒,不由悠悠的解釋了一句,沒等談念璟炸毛,便拉著她進入了候機室,因為這次任務的特殊性,上面的人給他准備的是頭等艙,卻沒料到他會帶著一個女人,一起前往B市,想必那邊的人也該接到了消息,卻不敢輕舉妄動.

"明知你顧少先上車不補票,我哪還敢多想!"談念璟斜睨了顧衍琛一眼,卻見身穿便裝的他面帶淺淡的笑意,一時間就連那雙深沉的眼眸也沾染著柔和的光澤,美如黑色的寶石,幽深神秘,無端的令人想要探究.但她知道,絕對不能覷了這般無害的顧衍琛,因為他十分擅長偽裝,無害時反而最危險.

顧衍琛搖了搖頭,對于談念璟的牙尖嘴利,他早已領教,眼見登機的時間即將到來,便拉著談念璟往那邊走去……

八月的天氣悶熱的難耐,飛機上頭等艙的空調卻開得有些大,談念璟剛坐好,便聽顧衍琛對著經過的空姐:"麻煩拿一張毯子."

毯子很快被美豔的空姐送到了顧衍琛的手中,轉瞬便搭在了談念璟的身上,沒等她開口些什麼,他便低聲在她耳邊道:"先休息會,你體內的藥性可能還沒完全解去,如果難受了,就告訴我."

他這樣的關心,到底有什麼目的?

談念璟閉上眼睛,心下卻在揣測顧衍琛的心思,這個男人有心愛的女人,所以絕對不會對別的女人負責,但他心愛的女人卻為他而死,他骨子里該是保守矜傲的,他偏執深,認定了一個人便不會動搖,這樣的男人可怕卻又可愛,但是為什麼,她對他這般了解?

不,僅僅見過兩次,睡過兩次,她怎麼可能了解顧衍琛?可這份了解猶如烙印,深深刻在她的心底,除非他們曾經認識,在她重生之前,他們就曾認識!

想到此,談念璟咬了咬唇,卻在下一刻,覺察到一股溫熱的呼吸噴灑在頸邊,透著男人獨有的魅惑氣息,無端的讓她覺得臉發燙,心跳加速,仿佛連身子也酥了大半.

"念念……"低沉的嗓音透著些許無奈,談念璟偽裝不下去,遂即睜開眼,只見顧衍琛側著身子將她半摟半抱在了懷里,而顧衍琛身旁那搔首弄姿的女人見此,死死地瞪了她一眼,氣得那D杯的胸脯都顫抖起來.

呃,這算是無妄之災嗎?果然是男色有毒!

談念璟斂回視線,似笑非笑的掃了顧衍琛一眼,卻在瞥見他眼底的懷念之色時,身體倏然僵硬,他望著她的那種目光,就像透過她看別的女人,盡管她對他沒有動心,但那種感覺,還是讓她非常的不舒服.

任何一個驕傲的女人,都不願意成為別人的替身!

"顧衍琛,你把我當成了誰,或者我應該這樣問,我長得很像你前女友?"

(二更送上,求收藏,推薦下好基友九月如歌的《先做後愛,總裁的緋聞妻》,很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