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表面無毒實則劇毒的蛇
車子平穩前行,直到穩穩地停好,此時按耐不住的人,反倒變成了談令揚. "顏梟,幫我瞧瞧,她被下藥了,這種藥能否抑制?" 能不能抑制藥性,這是他最關注的問題! 談令揚從顧衍琛的手上接過了談念璟,抱著她不假思索的大步闖入了顏梟的診所,此時顏梟應該正在補眠,可他卻根本不在意這一點,此刻他的心神,都放在了懷里的家伙身上,這樣安靜脆弱到毫無防備,令他的心不自覺就軟了. 談令揚是S市的市委書記,備受眾人關注,他所在的系統特殊,行不能出現一絲差錯,而顧衍琛相對低調,卻也不想引起媒體關注,如若他們兩人一起帶著談念璟去醫院,恐怕明天S市的頭版頭條就會出現這樣一個標題——《兩名官二代大打出手,只為追求談家私生女》! 所以,顧衍琛在談令揚的提議下,果斷選擇帶著談念璟來到了一處私人診所. 當顧衍琛聽到顏梟這個名字時,深沉的眼眸驀地一凜,直視著那身穿醫生制服,卻面露慵懶的妖孽男人,盡管心下不太相信這人的醫術,但見談令揚如此推崇,便也跟了上去. 顏梟看清來人,掩起驚異,視線匆匆掃過了跟隨著談令揚的顧衍琛,那雙似笑非笑的眼眸微微一眯,不自覺落在他胸口的位置,爾後沒待顧衍琛給予反應,便主動打開了診室的門,讓談令揚將人放在一張床上,這才開口:"令揚,現在你可以帶人出去了,我會為她檢查,我不希望你們前來打擾." 談令揚微微點頭,那雙聚斂著寒意的桃花眼透著不容置喙的肯定,他毫不遲疑的拉了顧衍琛一下,卻不想顧衍琛面色極為深沉,縈繞在周身的空氣都轉為了煞氣,見此,他關上了診室的門,直視著顧衍琛,風輕云淡道:"我相信顏梟的醫術." 他和顏梟認識多年,熟知對方的本事,否則他也不會在此刻帶著談念璟來這里. 顏梟畢業于霍普金斯大學的醫學院,在國外也是赫赫有名的醫學博士. "這個人不簡單."剛才那一瞄,盡管對方極力克制,但顧衍琛仍是覺察到了,特別是落到他胸口的那一眼,仿佛穿透了衣服,看到了他的傷口,這個顏梟給他的感覺十分奇特,就像表面無毒實則劇毒的蛇,讓他不自覺就要防備! 此時,診室內—— 顏梟淨手後,方才將遮蓋在談念璟臉上的頭發撩開,瞧著那精致的面容,他忍不住輕哂,這丫頭一看就是被下了藥的,臉上覆著不自覺的潮,那嬌媚可人的模樣,連他這樣的人都有些心動,談令揚還真是唯恐天下不亂,竟想對這丫頭下手! "丫頭醒醒,我現在要抽你的血,分析下血液里的異常物質." 他一邊語,一邊拿起一個細的針管,正准備接近談念璟,卻不想原本應該沉睡的丫頭突然睜開了雙眼,在他靠近後,那雙柔若無骨的手探到他的白大褂中,准確的搶到了一把手術刀,頃刻間,手術刀的刀刃抵在了他的脖頸上——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