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捷足先登
監守自盜? 聞,談令揚的桃花眼瞬間犀利凜然,直視著笑意淺淡卻面露饜足的顧衍琛,他的臉色越發陰郁,凝重的像是沾染了墨色,他是知道這個男人身份的,更知道有關這人的傳,一直以來,他們這個系統都流傳著一句,那就是甯惹太-子黨,莫惹顧衍琛. 顧衍琛在S市算是太-子黨中的太-子黨,但這並不會令他感到忌憚,最重要的是他們顧家更多的力量在B市,也就是所謂的四九城,顧家集權貴于一體,那老當益壯的顧老爺子,更是顧家的頂梁柱,有他在,無人能撼動顧家. 而他們談家,比起顧家,就顯得遜色多了,至少在軍政界,絕不敢叱咤風云. "顧少,我好歹是念念的叔,不像別人那樣會捷足先登,摘了這嫩嫩的果實,既然你這麼為念念著想,不如我們一起送她去看醫生吧?"談令揚思緒一轉,當即斂起緒,風輕云淡的望著高深莫測的顧衍琛,對于顧衍琛的不動聲色,他不由在心下一哂. 如若他沒撞見他們離開,也就罷了,既然撞見了,那顧衍琛就休想當著他的面兒帶走談念璟! 顧衍琛側目睨了睨副駕駛上嬌媚誘人的談念璟,眼眸驀地一深,對于談令揚的這個提議,他不出反駁的話語,到底誰更名正順,目前當仁不讓的還是玩意的叔談令揚. 他只是個外人! 顧衍琛自嘲一笑,深深地看了談令揚一眼,"她被人下了藥,我想這藥應該是娛樂圈里常用的吸入式藥劑,雖然不需要洗胃,可能不能抑制……" 他的下之意,談令揚豈會不明白,如果真的不能抑制,那就需要用最原始的方法給談念璟解去藥性,而這以身示范的人,絕對不可能是他! 談令揚抿了抿唇,跟著顧衍琛上了車,原本他想將談念璟抱到懷里,卻不想顧衍琛先為他打開了後面的車門,他淡淡的瞥了顧衍琛一眼,佯裝不知的戳著顧衍琛的痛處,"顧少,聽你這次休假回來是為了跟女朋友領證,你們准備什麼時候辦婚宴?談某就先在這兒恭喜了,如有機會,談某自當送上厚禮." 這話的違心至極,其實,他早知道顧衍琛的女人為救他而死,不管顧衍琛此刻如何想,但他知道,那女人絕對是顧衍琛心中的一根刺,日後不管顧衍琛再看上什麼女人,也忘不掉最初的那個! 顧衍琛駕馭著車子離開景致大廈的地下停車場,倏然聽聞談令揚這番話,不由微愣,握著方向盤的手不自覺攥了起來,隨即撇了撇唇角,視線掃過了懵懂的談念璟,心底溢出些飽滿酸脹的緒,不否認談令揚確實戳中了他的痛處,但他們這番語交鋒的意義到底何在? 即便分出個勝負,這玩意也不會知曉! 可論起輸贏—— 顧衍琛無聲的揚唇,在他們軍人的觀念中,只能贏,不能輸! "談先生聽的事真多,那不知你有沒有聽,你們談家老爺子想跟別家聯姻,這談家還未婚的,怕就剩下你了吧?" 這個在官場素有狐狸之名的男人真是厚臉皮,莫非真應了那句話,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可他顧衍琛,豈是吃素的? (二更送到,求收藏,想看叔和顧少的交鋒咩?親們懂的)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