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送上門的玩意
清淡岑冷的聲音透著些許的沙啞,令沉陷在渴求中的談念璟覺得無比性感,她無措的抬了抬首,一雙迷蒙的鳳眼已被欲求覆蓋,似是覺察到顧衍琛的冷淡能幫她降低身體的溫度,便不由自主貼上了他的胸膛. 那一刹那,顧衍琛的身體猛地一震. "該死的!"盡管心里想罵人,但顧衍琛還是沒能狠心推開談念璟,注意著她時,他還得一邊觀察著外面的況,談家的人零零散散的離開了,但那對糾纏在一起的男人卻還沉陷的不能自拔,這藥下的夠重,怕是那兩人清醒過來,都得廢了. 將大半個身子靠在顧衍琛身上的談念璟,只覺得體內又有螞蟻在爬,那種酥癢的感覺實在太磨人了,越撓越癢,越癢越撓,不自覺的,她在他懷里蹭來蹭去,絲毫不知自己這種行為簡稱找死! "嘶——"男人身上第二敏感的位置被人無意碰觸,顧衍琛卻只能死死地攥著拳頭,恨不得將身上的女人拽開,或狠狠的干她,與她融為一體. 他痛並快樂的昂了昂首,欺軟怕硬的玩意當即伸出舌頭,舔上他的喉結,濡濕的滑嫩的,撓得他心底癢癢,而那旗幟豎的挺拔,堅定不移的壓著她…… 理智不受控制的談念璟自顧自的輕撫著顧衍琛胸前的肌膚,纖細的手指劃著圈兒,仿佛在挑戰他的耐性和持久性,可這樣枯燥的游戲轉瞬就讓她覺得無法舒緩自己. 並不狹窄的浴室漆黑一片,可憑著窗外灑來的光輝,顧衍琛仍然能看清談念璟的動作,就在他還未阻止之際,退了幾步的玩意伸出手指,探向禮服之中,仿佛試圖將裹在身上的衣服褪下,可她半天不得其法,那笨拙的樣子十足像勾魂的妖孽,勾的顧衍琛此時此刻,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 那就是—— 干她! 他心底叫囂的聲音猶如魔魅的蠱惑,不受控制的縈繞,只待面前的玩意將自個兒剝的乾淨,送上門了,那時候他想他再也沒有理由拒絕,拒絕那種蝕骨沉淪的歡愉! 不知自己即將陷入狼窩的談念璟猶在褪衣,可惜被下了藥的她渾身無力,否則她恐怕會選用更加*力的方式,干干脆脆的撕裂這件衣服! "既然脫不掉,那就穿著吧……"清冷熾熱的聲音倏然擦過她的耳際,一股男性獨有的魅惑氣息也當仁不讓的襲來,毫不客氣的將她包裹. 顧衍琛不知不覺逼近了談念璟,赤的雙眸黏在那渾圓的雪色之上,恨不得立即握住把玩撩弄,就在他將玩意抵在冰涼的牆壁上時,玩意的身體突然顫抖僵硬,低低的歎息透著一股子滿足. 滿足嗎? 他還沒好好滿足她呢,她憑什麼滿足! 顧衍琛的眸光越發深邃,好似發現了新大陸般,惡趣味的在談念璟耳畔呼吸,而那種顫抖和僵硬便一直持續,男人無師自通的本事讓他當即明白,這敏感的玩意竟然高,潮,了! (今天二更與否看大家了,懂的.)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