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叔,幫我
談令揚是個極有魅力的男人,雖已經三十歲了,可外表卻如二十五六歲一般,此刻的他身穿著淺色的西裝,格外的清俊,有種成功男人所擁有的成熟氣質,再加上那上位者獨有的霸氣,足以令女人為之心神蕩漾.

談念璟也不例外,雖然明知談令揚是她的叔,但她的理智卻已經無法控制四肢,就在談令揚上前擁住她腰肢的那刻,她禁不住微微顫抖,在他略帶詫異的目光中,靠向了他的懷里,嬌媚的呢喃軟音已然從喉嚨中流瀉出來,竟帶著刻骨的纏綿,"叔,幫我……"

她抬頭,臉無瑕,眉目妖異,鳳眼微眯,櫻唇泛.

談令揚見狀,只覺得腦海中轟然一響,那曾被他刻意忽略的緒清晰無比的浮現出來,促使著他微微低頭,就要去品嘗那令他心神恍然的美味!

就在這時,隱在暗處的談靜雅不禁睜大了雙眼,呆滯的瞧著眼前這一幕,絲毫不知,她已驚呼出聲.

然而,這一聲微弱的驚呼仿若重重的巴掌,突然打醒了沉浸在男色中的談念璟,望著被她迷惑的談令揚,她心下倏然一慌,手上用了力量,驀地推開了談令揚,轉身就往九十八層的洗手間跑去,她不能忍了,再這樣下去,她會做出違背道德底線的錯事!

可是,顧衍琛,這個男人在哪兒?

談令揚不假思索的追向談念璟,可就在這時,他忽的頓住了腳步,轉而看向暗處,那隱去身形匆忙離開的女人,可不就是丟了面子里子的談靜雅?

見狀,他撫了撫唇,神色中透著一絲遺憾,記起今晚的目的,不由輕笑出聲,若非他的大意,豈會讓家伙跑掉?他知道談靜雅一定是瞧見了他抱住家伙的那一幕,他並不在乎那一幕會讓談靜雅如何的震驚,臉色如何的難堪,他只想找到神色不對勁仿佛被下了藥的談念璟,他不容他護著的家伙被人沾染!

如若家伙出了什麼事兒,他會讓談靜雅也嘗嘗那種絕望的滋味!

談令揚心思急轉,找遍了九十八層客房區所有的公共洗手間,都沒發現談念璟的存在,縱然心下萬分焦急,面上卻不動聲色,他知道如今的談念璟是個潛藏起爪子的野貓,就從她閹了談靜雅的經紀人,他大嫂的親弟弟這件事上,便能看出她的烈性,尋常的男人,怕是根本不能碰她!

就在他思慮要不要大張旗鼓尋找的時候,不遠處倏然傳來一陣尖叫!

聞聲,談令揚停下了尋找,他伸手理了理衣服,恢複優雅的姿態,徑自往談靜雅等人所在的房間走去,既然他的家伙沒能親眼所見那一幕,他便替她好好看著,看看許澄空這個渣男如何從頂端掉到塵埃里,看看那個試圖強推家伙的髒東西,如何得到報應!

他已將一切線索抹去,任誰也別想查到家伙動手的蛛絲馬跡.

談令揚知道自己之所以這般護著談念璟,除卻他們相同的人生經曆,他的目的,還有……

(今天二更,大家是不是好奇咱們顧少在哪兒?收藏留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