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到底誰是不要臉的賤人?
談念璟還未看到那年輕男人的面容,便覺得這道聲音有些耳熟,她微微蹙眉,忽略了投注來的眾多不善的目光,下意識看向談老爺子,只見向來威嚴的老爺子神色驀地一沉,看向她的那道目光中,分明摻雜了冷漠與不屑.

片刻,男人的話音落下,談靜雅的臉色倏然通又蒼白,像調色盤一般神奇.

談靜雅是個女人,她自詡是個優雅高貴的女人,這會被男人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拒絕,面子里子都丟大了,而這一切都因為談念璟,談念璟就是那個罪魁禍首!

談父注意到談靜雅委屈的神,不禁朝著談念璟厲喝道:"孽種,還不過來!"

這一聲厲喝,打斷了談老爺子與本家家主的談話,兩人微微蹙眉,不耐的看向幾步之外,看不清表的談念璟,心下不由想,果真是上不得台面的東西!

"談念璟,你過來!"談老爺子一聲令下,就像招呼寵物一般,招呼著談念璟上前.

那邊與蘇唐話的談靜雅不是沒有腦子的花瓶,美眸一轉,強忍著尷尬的緒,略帶冷凝的視線掃過被老爺子叫到身邊的談念璟,方才對著笑吟吟的蘇唐道:"蘇少既然喜歡我們家的念念,那可要好好把握機會,我聽她剛剛被許二少拒絕,女孩失戀正需要人安慰呢."

雖然蘇唐也撞見了她和許澄空的事兒,但想必不會在這種場合大張旗鼓的宣揚出來吧?

畢竟,逢場作戲,當不得真!

談靜雅這番話的聲音不大不,剛好夠談老爺子等人聽見,果然老爺子的神色又陰沉了許多,就連旁人,看向談念璟的目光都沾染了些許的譏誚,仿佛在,瞧瞧吧,談家的這個私生女果然見不得光,從來都卑微下賤,竟然還學她母親當三兒搶姐姐的男人!

他們一點也沒想到,其實談念璟才是最無辜的那個.

蘇唐聽見談念璟這個名字,心底驀地升騰起一陣緒,他下意識轉身,瞬間看清了身穿著銀色禮服裙,風姿綽約猶如女神般的談念璟,只見今日的她格外與眾不同,姣好的身段包裹在漂亮的禮服裙中,襯得她越發嬌媚,而那精致的眉眼比往日更加冷凝,卻給予他一種驚豔之感,仿佛這樣的她,才是真正的她.

蘇唐挑了挑眉,心下驀地微悸,一開始的女流氓形象自他們撞破渣男勾搭賤女之後,便在他心中成了受挫的綿羊,這會又化身為優雅女神,她的改變令他胸腔處有些脹脹的,飽滿的緒幾乎外溢,那麼一瞬間,他的腦海中倏爾閃過一個念頭——

原本拒絕談家的借口,似乎可以當真!

蘇唐其實見過很多美人兒,在他眼中,任何女人都比不上他姐姐蘇燦,可談念璟不一樣……

思緒瞬轉,將談靜雅那番話聽在耳中的蘇唐微微冷笑,在談念璟走近的那一刻,他淡淡地開了口,絲毫不在乎自己這番話會不會令談靜雅陷入尷尬境地,在他眼里,談家沒幾個好東西,再者,即將失去本家支持的旁系,還需要他費什麼心思嗎?

"可不?談二姐是被許二少甩了,我蘇唐活了二十多年,還從沒見過囂張跋扈的三在正室面前耀武揚威的范兒,談大姐可真讓我開了眼,蘇唐當真佩服!"

(今天二更,收藏留神馬的,來呀來呀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