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談大姐?沒興趣!
這時,男人終于慢條斯理的褪下了衣服,他似乎並不急著要了談念璟,反而很享受這種令她感到驚慌失措的氛圍,他是談靜雅的經紀人不假,但談靜雅于他來就是個不聽話的大姐,與其被大姐當成跑腿的弟,不如再扶持個傀儡,而這個談念璟正合適,她的五官精致,氣質乾淨,符合他對新人的要求. 思及此,男人的目光微微一變,用高高在上的眼神打量著談念璟,仿佛在衡量她的價值,能帶給他多少利益. 覺察到氣氛的冷凝,談念璟抬頭,瞬間捕捉到了男人眼底劃過的緒,那是一種品頭論足般的挑剔,令她感覺到恥辱,像是淪為了砧板的肉,只能任人宰割! 該死的,這種感覺真是太糟糕了! 談念璟心下不忿,神色卻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瞧見男人似乎享受夠了她的忐忑無措,她再次攥緊了手術刀,就在男人俯身的那一瞬間,揚起了膝蓋,想要狠狠地頂住他腹之下的那個孽物! 然而,男人仿佛預見了她應有的反抗,就在她屈膝的那瞬間,伸出手桎梏了她的腿,趁著機會猛然分開了她的雙腿,視線緊緊地鎖定了腿心之處,突然揚唇,笑的得意. 他沉腰將她的雙腿抬到了肩膀上,低頭嗅了嗅那處-女人特有的氣息,不由挑眉,問道:"還是個雛兒嗎?" 不是,她當然不是! 那熠熠的鳳眼充斥著令人心驚膽戰的殺意,被男人捕捉到眼底,見此他的動作一頓,倏爾覺得背後襲來一陣冷風,那種莫名的凜寒令他腹下的孽物驀地一軟,像被獵人瞄准的冷意頓時傳遍全身! 就在此時,祈陌舉著個仿清的花瓶砸向男人的後腦勺! 這時,談念璟手虛晃,迅速抵在男人腹下,只見無比鋒利的手術刀瞬間吻上男人焉了吧唧的兄弟! "嗷——"後腦勺的疼痛伴隨著兄弟被切掉的極致痛苦一同襲來,男人捂住腹下悲慘的哀嚎了一聲,只覺得眼前一陣金星閃爍,雙重的疼痛令他瞬間昏厥過去,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談念璟望著男人,嫌棄的撇了撇嘴,遂即在祈陌的攙扶下,去了隔壁的房間換好了禮服,雖被下了藥,可她知道這次的藥物並不會給她帶來更大的影響,至少不會見到一個男人就撲上去強了對方. 她的體內已經有了抗體,那種藥物于她來,等同無用. "祈陌,看到了麼,想變強就反抗." 祈陌詫異的瞥了談念璟一眼,沒想到這個女人一眼就看出了她此刻的處境,她現在有些明白為什麼顧衍琛會對這樣的女人另眼相看了! 談念璟靠著祈陌,再次回到了九十九層的宴會大廳,此時那些客人已經走得差不多了,談家人看到她的到來,神色中不由劃過了一抹晦澀. 這時,談靜雅身邊那名年輕男子的一句話,再次將談念璟推入了眾矢之的—— "抱歉,談老爺子,我對談家大姐並無興趣,如果是談家二姐,倒是可以考慮……"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