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護短是一種本能
談靜雅的下之意,談念璟並不是十分明白,可在場的哪個不是人精,哪能聽不出她話中暗含的諷刺意味?

談靜雅斜睨著談念璟,神色中透著高高在上的睥睨,她用帶刺的目光打量挑剔著談念璟,直到注意到談念璟掛在手臂上的那件裙子,方才微微蹙眉,她沒想到叔談令揚竟會為了一個雜種花費那麼多的心思,她記得從時候起,叔就對她冷冷淡淡,她一直認為他是從骨子里就透著涼薄的男人.

卻沒想到會對一個雜種,關懷到這份上!

談靜雅想到此,眸光倏然一變,無端的沾染了些許的陰霾,襯得那原本明豔嬌媚的臉龐有些猙獰扭曲,瞧著面色平靜的談念璟極為不忿,慢慢平複著心緒,爾後她揚起唇角,笑靨如花,意有所指道:"談念璟,明天可是老爺子的八十大壽,你手上這條裙子並不適合你,穿的那麼素,老爺子會不高興的."

可她母親才剛剛去世,也不能穿的過于明豔.

"抱歉,談靜雅姐,這條裙子是我准備的,如今看來,確實有些不適合念念,我會為她重新准備一條合適的裙子!"

蘇燦將重點咬在了合適這兩個字上,她的突然出現,令談靜雅微微一怔,心越發糟糕.

談念璟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瞥對她放出善意的蘇燦,轉而將視線移到了談靜雅的身後,看清了來人,她的神色漸漸舒緩,弄清談靜雅的來意後,她哪會讓談靜雅把昨兒丟了的面子找回來?

她剛想開口,一道凜然天成的聲音倏然傳來,透著濃濃的不悅,"談靜雅,你是覺得近期自己的緋聞太少,想用'新晉女星欺凌幼妹’這個標題登上明天娛樂版頭條?"

談靜雅轉過頭,開口就要反駁,卻在看清來人的刹那間噤了聲,囂張氣勢收斂殆盡,猶如乖巧的貓咪般,對著換了一身休閑裝的談令揚道:"叔……"

這一聲叔,可謂余音嫋嫋,繞梁三日不絕于耳,充滿了一種與她氣質不符的可憐委屈.

談令揚對談靜雅可憐兮兮的表毫無反應,可談念璟卻險些噴了,望著在談令揚背後死瞪著自己的談靜雅,她熠熠的鳳眼里驀地閃過一抹狡黠,給了談靜雅一個略帶冷意的淺笑,看她張牙舞爪恨不得吃掉自己的表,她的心簡直好的不能再好了!

將注意力放到談靜雅身上的談念璟,自然沒注意到談令揚看向她的表,可一直關注著他們的蘇燦和郁少臣卻看得清清楚楚!

那是一種不自覺的寵溺,恐怕連談令揚自己都還不知道他的神有多麼的柔和,仿佛對著的不是侄女,而是他的女人,他撩人的桃花眼里分明寫著,護短,是他的本能!

就在談念璟與談靜雅交鋒之時,剛要乘車離開市南墓園的顧衍琛,況卻有些不好……

墓園的位置偏僻,鮮少人煙,就連經過附近的車子都甚少.

此刻——

顧家的車子已被五輛六輪悍馬緊緊圍住,對方連喘息的空檔都沒留給顧衍琛,槍聲猶如平地驚雷,驀然炸響,只聽砰的一聲悶響,顧家的Q7已被對方爆胎!

(今天仍舊二更,好戲快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