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閉上你的狗眼!
許二少的話一出,顧衍琛和談念璟這對狗男女的動作一頓,半晌後才默契的轉頭看向神色截然不同的許家兄弟.

最先映入眼簾的,是許澄空那張目瞪口呆的俊顏,只見他瞪大了雙眼,死死地瞪著緊緊抱住顧衍琛的談念璟,在他眼中,此刻的談念璟就像個不要臉的女昌婦,這個本該由他拋棄的女人,在另外一個男人的身下得到了滿足,她的行為就是赤luo裸的打臉,生生的給了他一個響亮的耳光!

"你們,你們——"許澄空不敢置信的瞪著神色不變的談念璟,只覺得眼前這一幕格外刺眼,想來也是,怕是任何一個男人都受不了這種被戴綠帽子的行徑,雖然談念璟在昨日已跟許澄空分手,可許澄空卻不那麼認為,他覺得即使分手,談念璟也不該如此之快的背叛他.

談念璟冷冷睨了許澄空一眼,轉而將視線投到了顧衍琛的身上,卻見他的神色微沉,那雙內斂漆黑的眼眸仿若醞釀著某種可怕的風暴,周身的戾氣越發明顯,見此她不禁為許澄空哀悼了一下,誰讓他打擾了正在興頭上的顧衍琛,就算顧衍琛不發作,她也得跟這倒黴孫子好好算算賬!

挑了挑眉,微微眯眼,顧衍琛看清了許澄空眼中的不忿,身為男人,身為聰明的男人,他很快就猜到了這個白臉跟自己身下玩意的關系,他雖對玩意沒什麼感覺,卻不代表他會放任別的男人當著他的面兒,用赤luo裸的眼神,看著被他奪去第一次的玩意!

"閉上你的狗眼!"

顧衍琛目光一凌,隨手從床邊的床頭櫃上拿起一個杯子,狠狠地砸向了許澄空!

許澄空見狀,連忙閃身退了幾步,在許景略的幫助下,堪堪躲過那個硬邦邦的陶瓷杯子,只聽啪啦一聲,杯子落地,摔成了碎片!

吃了虧的許澄空本想發作,卻不想許景略使勁將他拉出了病房,未等他開口,便低聲冷淡道:"你知道砸你的那個男人是誰嗎?"

許澄空當然不知道,否則哪敢如此囂張?

給他一萬個膽子,也不敢跟顧家大少搶女人!

許景略原本無意點明顧衍琛的身份,可瞧著莽撞沖動的許澄空,他瞬間改變了主意,決定將顧衍琛的身份透露給他,免得惹了顧家大少,還不知道怎麼死的.

"里面那個男人是顧家的大少,顧家的人,是你惹得起的?我勸你現在就跟顧家大少賠禮道歉,再者——"他剛想談念璟,就瞧見這個弟弟的眉目間滑過了一抹不耐,到了喉嚨的話語頓時咽了下去,也許該讓這個不成器的東西吃點虧,才能長點腦子,否則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家伙的腦子全是汗腺呢.

有眼神的人,都能看出顧衍琛對談念璟的態度,這個傳中的顧家大少沒將爬上他床的女人丟出去,這明什麼?

明那個女人對他來是特殊的!

而談念璟作為第一個吃了螃蟹的人,對于顧大少來,確實是特殊的!

只是這其中細節,許景略是絕對不會想到的.

"行了,我知道,我這就跟顧大少賠禮道歉,至于談念璟那個女人,哼——"

(沒有收藏沒有留不開森,想看虐渣男麼?親們要給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