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讓我們蕩起雙槳
待談念璟和蘇唐離開,顧衍琛方才將目光停留在郁少臣的身上,這位發的"恐女症"越發嚴重,而那位談醫生,亦是有幾分當年蘇念的惡劣.

想到蘇念,顧衍琛的神色微微一僵,深沉的眸子沾染了滔天的晦暗.

"顧衍琛,如果我沒眼花看錯,那麼你剛才——笑了."郁少臣摘下眼鏡,意味深長的瞥了瞥躺在床上看不出緒的顧衍琛,他能感覺到,就在他先前那句話的話音落下之際,顧衍琛周身的煞氣更重了,仿佛沉重壓抑的風暴,讓人窒息難耐.

"少臣,蘇念她死了."顧衍琛的嗓音驀地沙啞,那低沉的音調里透著濃烈的緒,無法抑制的泄露出來.

郁少臣心知蘇念對于顧衍琛的重要性,蘇念的死,仿佛帶走了他這位好友的靈魂.

這句話一點也不誇張,蘇念是個孤兒,幾乎在懂事的時候,就認識了顧衍琛,他們之間除了男女之,還有著濃濃的戰友.

他敢肯定,無論日後顧衍琛會不會有其他女人,蘇念在他心中,都是獨一無二的,任何人都不能與之比擬.

然而此刻的郁少臣絕對不會想到,日後真的有一個能與蘇念比肩的女人,被顧衍琛視為眼中肉,手中寶.

"我本想在這次任務後,就打結婚報告,跟她確定關系的,我甚至想好了服老爺子的方法,我了解蘇念如了解我自己……"顧衍琛面無表的望著郁少臣,那雙犀利眼眸的緒,分外的清晰.

"但是蘇念死了,你顧衍琛不可能單身一輩子!"

蘇念死了……

這四個字猶如鼓槌,狠狠地敲擊在顧衍琛的心頭,疼疼地,悶悶地,酸酸地.

顧衍琛不知道郁少臣和蘇唐是何時離開的,也不知道那個負責照顧他的談醫生是何時進入這間高干病房的.

待顧衍琛回過神,談念璟倏爾走到了他的病床旁邊,從略顯柔和的燈光下,他能看清她濕漉漉鳳眼中,一抹媚色的浮沉,而那布滿緋色的臉頰,襯得她越發嬌媚柔軟,就在談念璟附身間,顧衍琛從她壓抑的呢喃中,聽到了這樣的三個字:"打暈我……"

她被下藥了?!

微微錯愕,顧衍琛剛想伸暈談念璟,卻驀地感覺到一股幽香襲來,暗影籠罩的片刻間,嬌軟圓潤的部位依依不舍的抵在他塊壘分明的胸膛上,從那略顯凌亂的白大褂中,他注意到一抹刺眼的柔白和紛嫩的果實……

濕潤溫熱的櫻唇輕輕點在他干燥微涼的唇角,熱與涼的沖突,就猶如刹那點燃的煙火,驀然間令顧衍琛失去了抵抗力,他並不想占談念璟的便宜,可是現在這個有些惡劣的女人,正肆無忌憚的挑弄著他,讓他這個剛剛失去心愛女人的男人,格外的煎熬!

"滾開!"顧衍琛忍不住低吼一聲,試圖令趴在他身上舔弄的女人清醒,讓他結束這種心理生理的極刑.

談念璟的動作微微一頓,俯在他胸前的頭顱慢慢抬起,鳳眼沾染無辜的純良,緊接著,她出的話卻讓顧衍琛有種被雷劈的感覺,他只聽那一抹嬌軟的聲音擦過耳畔,帶起他心頭的一陣陣漣漪.

"曾有人告訴我,握不住的沙,干脆揚了它,看不服的人,干脆強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