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海綿體骨折,上五樓男科
此時的顧衍琛並不知道,他的女人以另外一種方式活了下來,並且就在他的面前.

昨天,他們217部隊接到了首長的命令,首長要求他們前往S市的盤山公路,攔截幾個從金三角逃逸而來的毒梟,雖然對方只有幾人,卻是惡名顯赫,而且這幾個人竟用大量的毒品換來了精良的槍械,給他一種他們正預謀滔天罪惡的感覺.

當夜,他帶人前往盤山公路的中斷埋伏.

原本這次任務不該讓蘇念參加,可他覺得蘇念似乎有某種打算,讓感官敏銳的他覺察到了不對勁,可他來不及跟蘇念細談,最後在她刻意的磨蹭撒嬌中答應下來,卻沒想到這一夜,是他們的永別之夜.

就在顧衍琛思慮間,縫合之後,手術結束.

他再也不想回想當時自己看見蘇念被子彈擊中的畫面,每每思及,他只想將那幾個毒梟從墳墓里挖出來,再扭斷他們的脖子,親手送他們下地獄!

"先生,你的緒太激動了."

此時的顧衍琛已被推出了手術室送入了高干病房,聽到面前這個實習醫生的話,他回過了神,眼眸毫無波瀾,神色雖淡,卻仍是泄露出一絲殺意,若是普通的護士,早該被這一抹仿若實質的殺氣所震懾了.

"嗯……"顧衍琛想開口讓這個實習醫生離開,低沉的嗓音還未從喉嚨溢出,就聽到了敲門的聲音.

談念璟打開病房的門,未見其人,先聞其聲,"顧衍琛,你受傷了?"

來人直呼顧衍琛的名字,聲音淡淡,就連語氣都毫無緒的波動,仿佛對于顧衍琛的死活並不在意.

談念璟抬起鳳眼,看向來人,瞥見某個面熟的陽光俊男時,只聽對方的一句話脫口而出:"庸醫,你怎麼在這兒?"

——庸醫?

談念璟撇了撇嘴角,也許是因為大多數醫者對本身能力有種盲目的自信,所以她這輩子最討厭別人稱呼她為庸醫!

她的視線掃過蘇唐身下的某處,一句帶有暗示意味的話語從喉嚨中溢出,"呵,,弟,弟,你去看過男科了?"

,弟,弟!?

蘇唐推開擋在身前的郁少臣,邁著別扭的步履站到了談念璟的身前,忍不住急道:"我哪兒?還有,我干嘛要看男科!"

啊喂,掩飾就是事實,你吶,哪兒都!

這話到了嘴邊,又咽了下去,談念璟瞥了瞥躺在病床上看不出緒的顧衍琛,轉而將視線移到了蘇唐身後,看清了先前話的男人,他的神色冷淡至極,渾身透著禁欲的氣息,無端的讓人想要蹂躪.

"咳——"蘇唐輕咳一聲,喚回了面前走神女人的注意力,隨即揚聲道:"你個庸醫,你不是讓我去看骨折麼,我沒骨折,但是……"他還很疼.

這子打擾她看美男?

談念璟回過神來,微微挑眉,視線掃過蘇唐,面無表的毒舌道:"海綿體骨折,上五樓男科!"

蘇唐聽了這話,俊臉頓時漲,指著談念璟鼻子的手指不斷顫抖,"你……你……"

這時,蘇唐身後的郁少臣上前幾步,按住了沖動的蘇唐,唯恐他再次栽在這個彪悍的實習醫生手中.

鎮-壓了蘇唐,郁少臣嘴角微動,對著談念璟微微點頭,爾後又猛然退了幾步,仿佛將談念璟當成了不能靠近的病毒!

談念璟見此睜大了鳳眼,感覺到郁少臣對女人的排斥,惡趣味作祟之下,她又上前了幾步,逼得郁少臣再次後退……

就這樣,你進我退,兩人玩的不亦樂乎,直到顧衍琛出制止,"夠了,我有些事要交代,麻煩談醫生先帶著蘇唐去看……骨折."

聞,談念璟心思一動,終于結束了這幼稚的"貓抓老鼠"!

她方才聽幾個護士八卦這位首長——

有人他的女人死了,他自殺未遂,被人發現,送到了軍區總醫院,還有人……

在談念璟聽來,這些話都是扯淡,這麼爺們的真漢子要是為了女人自殺,那也太跌份了,如果他的女人真的死了,他就該為他的女人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