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打人就打臉
"啊喂,死女人,別打臉!"

蘇唐到底沒能躲過談念璟的這一拳,哀嚎之後,他只覺得鼻子一酸,眼睛瞬間濕潤,捂住鼻子的同時,身子下意識朝著後面仰去,原以為就此休戰,卻不想這個凶巴巴的女霸王驀地伸腳,猛然踹向他!

"哦……"

他捂住被踹的地方,忍不住申銀了一聲,心想,他一個大男人怎麼就打不過軟妹子?

談念璟眼看著這一米八五的大個子突然倒在病床上,不由摸了摸鼻子,心下微軟,轉而又想到了自己被偷窺的事實,上前幾步查看蘇唐傷勢的同時,嘴硬道:"對我來,打人就應該打臉!"

她一俯身,淡淡的幽香沁人心扉,蘇唐俊顏莫名一,下意識松開了捂住身下某處的手,見她毫不避諱的直奔主題,身子不禁一顫,感覺到那雙柔若無骨的手劃過了他的腰腹,在他的皮帶上停留了半晌,卻不在動作.

蘇唐抬眼兒,對上談念璟隱含笑意的鳳眼,頓覺臉上火燎燎的,仿佛有把無形的火焰灼燒著他的身體,讓他不自覺的想要低吟,然而,此刻他卻毫無旖旎念頭,只想跟姐姐蘇燦哭訴,他沒感覺了,完全沒感覺了……

是的,完全沒有反應,該不會是這個軟妹子的一腳,把他踹壞了吧?

談念璟瞥了瞥那張本該帥氣陽光的俊顏,看出他的想法,不由解釋道:"我剛才那一腳其實只用了三分的力量,不會傷害你的……呃,家伙,我是這兒的醫生,既然傷了你,就該負責……"

負責?

蘇唐的腦海里劃過某些雜念,頓覺身下那處更疼了,他一手捂住傷處,一手抹去額頭上的冷汗,最後似受不住般,竟翻身將臉龐埋在了枕頭里,像極了招人疼愛的受.

"不,不,我不用你負責……"

那一腳險些讓他丟了半條命,再讓她負責,他豈不是要"死無全尸"?

他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談念璟瞧著蘇唐不配合的模樣,眼見時間即將到達10:30分,心下一定,俯身在蘇唐耳邊了幾句話,便換上了衣服趕往第二手術室.

一路無阻,短暫的時間里,她將這具身體的身份等信息琢磨了一遍,在進入手術室後方才掩飾起緒,任人給自己換上了防菌衣和手術服.

主刀的許醫生是個年約二十八歲的溫潤男人,覺察她的到來,只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那一眼雖無緒,可敏感的談念璟卻能覺察到其中的責怪,以及一絲耐人尋味的深沉,她不明所以,當即恪守職責,盡力協助這位醫生完成手術.

許醫生將眾人表看在眼底,那一抹目光格外的意味深長,"現在,你們要集中注意力,待會手術的時候,都給我打起精神,我不希望再出現什麼暈血的症狀,以免耽誤手術!"

這時,手術開始——

談念璟心知這番話是講給她的,想到前身的暈血症狀,她不由蹙眉,眼看許醫生開始手術,連忙收斂了思緒,強忍著不適,將許醫生需要的手術刀遞給了他,她不知道前身在手術時的表現如何,但看白晴和許醫生的態度,便能感覺到他們對她的排斥.

談念璟無聲的勾了勾唇,也許前身的性格膽,畏手畏腳,但她不會,她是蘇念.

其實,在她得知自己重生的那刻,她的心亦是格外複雜,複雜過後,卻是深深慶幸.

此時的她,尚不知道自己的"不完整".

心思一轉,談念璟將目光移到了躺在手術台上的病人身上,才發現手術對象竟是個年輕的男人,他有著一副略顯硬朗的精致容顏,雖然此刻面無血色,閉著雙眼的模樣讓他顯得無害,可她卻能從他身上感覺到那種獨特的煞氣,那是一種出鞘劍刃般的殺氣,濃烈厚重,令人折服.

男人的身份,談念璟頃刻間便明白了.

仔細看去,才發現男人受了槍傷,子彈射入了胸口,在心髒的右邊,並未傷及要害,但這樣的傷口,仍舊會讓他感到疼痛,如不及時救治,便會失血過多.

此刻,談念璟方才明白這次手術的重要性,其實這槍傷在她眼里並沒有多麼嚴重,但這人受傷,能引得許醫生如此重視,那麼足以明,這個人的身份夠高,夠重要!

"止血鉗——"

第一護士聞,連忙將號止血鉗遞給了許醫生.

談念璟見狀,視線劃過了忙碌的許醫生,見他額頭冒出汗意,便想上前為他擦拭,一旁經驗豐富的第一護士攔住了談念璟,淡淡道:"還是我來吧!"

許醫生瞥了談念璟一眼,突然開口道:"這個男人被上面的幾位首長關注著,他的性命關系到我們的前途,據我所知,他是一個有著神秘番號的部隊的首長……"

這時,麻醉劑的效果好似減弱一些.

談念璟眼疾手快的按住了男人微動的手臂,她心知麻醉劑這玩意對這些經過特殊訓練的軍人來等同無物,卻沒注意到,此時本該昏厥的男人,微微睜開了那雙深沉內斂的眼眸,其中盛滿哀傷.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