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軟妹子其實是女霸王?
蘇念,也就是現在的談念璟.

她聞聲,不動聲色的掩藏起心下的緒,看向來人,只見面前指著自己鼻尖的女人長著一副色澤過于明媚的容顏,柳眉微豎,杏眼含煞,瓊鼻挺翹,粉唇勾著譏誚的弧度,雖生的標志,卻也因此刻的刻薄,生生扭曲了原本的嬌媚氣質.

女人身材姣好,雖穿著直筒般的白大褂,卻給人一種制服的you惑……

談念璟的視線漸漸下移,停留在女人白希的長腿上,半晌才移開,直到女人再次開口,她才撇了撇嘴,心想,老娘重生之前的身材可是比你好!

"談念璟,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話?"

她抬了抬眼,將女人憤怒的表看在眼底,視線瞬間掃過女人胸前的標牌——普外,白晴,清晰了她的身份和名字,她勾了勾唇,反擊道:"白醫生,你的話,我當然能聽見."

談念璟一邊應對著無理取鬧的白醫生,一邊在心里琢磨著自己占據的這具身體的身份,方才這個女人她參加了一場手術,躺在這里休息是因為暈血撞破了頭,那麼可見,這具身體的原來主人也是個醫生,也許還是個實習醫生!

白晴望著撞破了頭,險些毀了那精致容顏的談念璟,心底潛藏的念頭瞬間抑制不住的浮上來,忍不住在心下詛咒,老天既然要懲罰這個女人,為何不讓她毀容!

這個談念璟一來就成了他們外科許主任的女朋友,而且有人她是S市那個談家的千金,對此她倒是不相信,因為許主任清楚明白的跟她過,這個談念璟就是個毫無身份背景的普通人!

當然,白晴對于這點也是半信半疑,因為她所在的醫院並不是普通的市屬醫院,而是S市軍區總醫院,沒點兒實力背景,一個普通醫科大學畢業的學生怎麼可能被分配到這里?

心思急轉,白晴想到這兒,不由掩起譏誚,對著神色中略帶疲憊的談念璟淡淡道:"現在是上午十點,你還有半個時的休息時間,十點半記得來第二手術室,這場手術很重要,關系到你的實習鑒定!"

談念璟點了點頭,目送白晴的離開,隨即從放置在一旁的醫藥箱中找出了紗布酒精,起身走向了衛生間,額頭上的傷口微疼,不斷的提醒著她,如果就這樣走出去,很可能會丟人丟到姥姥家!

衛生間內,談念璟熟稔的處理了額頭上的傷口,所幸並不嚴重,遠遠不到毀容的地步,待上好了藥,她才仔細的打量現在的這張臉,盡管見慣了美人和美男,此刻她仍要為這張精致的面容吹一聲口哨!

眉目如畫,熠熠的鳳眼褪去最初的清澈,沾染了極致的魅惑,仿佛藏著故事.

瓊鼻挺翹秀氣,往下是不點而的櫻唇,泛著紛嫩的光澤,格外惹人流連……

這具身體比她之前年輕了好幾歲,身材雖沒有之前的火爆,倒也前凸後翹,有種低調的性感.

她賺了!

一眨眼,談念璟掩去眸中的緒,走出衛生間,便聽到了手機的響聲——

接,還是不接?

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

心思剛定,談念璟接起手機,只聽聽筒的那邊傳來一道威嚴的聲音,"談念璟,二天之後就是老爺子的八十大壽,看在你母親這些年恪守本分的份上,老爺子同意讓你回談家,但那天是你母親的出殯日,押前還是挪後,你自個兒看著辦吧!"

罷,沒等談念璟回話,那邊的人便毫無猶豫的掛斷了電話.

老爺子的八十大壽,她母親的出殯日?

談念璟不爽的嗤了一聲,眼看著手機上的時間從10:20分跳到了21分,她連忙收拾著自己,褪下病人服,換上白大褂,如無意外,絕對能在30分之前到達第二手術室!

然而,就在此時——

"咔嚓——"房門被人從外面打開.

微怔的陽光男人循著地上的病人服看去,視線掃過那件代表著悶騷的黑色蕾絲內衣時,微微一頓,俊顏一燙,眼眸顫著不知該看向哪里……

他的姐姐蘇燦過,黑色能覆蓋一切顏色,內斂善于隱藏,強硬冷漠,喜歡黑色的人,往往不希望被人看穿,這是一種典型的逃避心理.

"還看?"

蘇唐回過神,視線內一只放大的拳頭徒然襲來,帶著凜然不可侵犯的強勢,毫不客氣的砸向他,他迅速反應過來,身子一閃,雙眸快速掃過襲擊他的女人,神色里當即劃過一抹錯愕.

這女人……明明長著一副軟妹子的臉,怎麼就像個女霸王呢?

(求收藏,收藏過二百,九會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