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愛,◆⑨⑦◇目光鎖定,我還愛著你
他在看自己嗎?夏柚子緊張地拽緊了伊斯諾的衣服,伊斯諾感覺到了異樣,卻沒有拆穿,只是依舊的笑容,很平淡.

夏柚子發現,如今看見他,比之前要離開他時的堅定,強多了,可是他身邊站著的,是另外一個女人.而他為了這個女人,傷害了自己.

夏柚子?!你還看不清楚,你們之間的關系嗎?你還看不清楚,這個男人對你一點留戀之也沒有嘛?你只不過是一個從頭到尾被耍的笨蛋而已.

想到這里,夏柚子抽回目光,頭一扭,對著伊斯諾咧開笑容,"諾~給我去找杯果汁好嗎?"這樣無害天真的笑容,以前只會出現在藍慕瑾的面前,可是在親自否定了她對他微笑的權利後,又為什麼心那麼地痛?

藍慕瑾不屑地笑了笑,看著手上的白紙,突然只想抽身離開,只是看在安姬雅的面子上,他勉強讀完.

"那好,接下來就有請安姬雅和藍慕瑾帶來開場舞."

藍慕瑾皺眉,他差點忘了還有這一茬,可是他現在只想離開這里,想要吹吹風冷靜一下,看著那麼多人的目光和安姬雅受傷的表,藍慕瑾攬過安姬雅的腰,示意可以開始放音樂.

夏柚子從頭到尾看著藍慕瑾的表變化,她死死地盯著藍慕瑾攬住安姬雅腰的那只手,曾經那只手為她擦過眼淚,給她無限的溫暖,今天這只手,卻帶給他無限地傷害.

舞台上,燈光打著,他們似乎才是合合理的王子與公主,他們在一起,沒有任何人的反對,因為王子就是要和公主在一起的,他們才是最最般配的.

而她,無論再怎麼打扮,她還是夏柚子,她還是那個被別人成是丑鴨想吃天鵝肉的夏柚子,沒有任何的異議,因為她就是夏柚子,那麼不起眼的夏柚子,平凡普通,離公主王子的世界那麼遙遠…

"柚子~你今天真好看呢!"好看到搶了本姐的風頭.

安姬雅咬牙切齒地端著一杯酒走到夏柚子面前,她前面可是看到伊斯諾離開才過來的,正好瑾去洗手間了,順便收拾一下這個丫頭解解恨.

"安學姐也很好看呢."夏柚子不想再看一眼安姬雅,以前覺得她那麼無害,那麼可愛,為了她的蘇醒她還很高興?!切,表面現象,都是表面現象.

"哦~是嗎?柚子今天可是和男朋友一起來的呢,被前男友甩掉的滋味不好受吧?哦不對呢!瑾本來就是我的男朋友,我們可是從來沒有分過手的呢!你們,柚子是不是內個什麼第三者啊?"安姬雅嗤笑地對著邊上的幾個女生道,還露出一副你最可憐的樣子.

夏柚子本來想回擊,可是這就是事實!她就是可憐的拋棄者,她就是最最卑微最最見不得人的第三者,她就是被藍慕瑾耍的團團轉的笨蛋!

"呵,那也用不著學姐關心,學妹自己的事自己最清楚,做事不是給其他人看的,問心才是最最關鍵的,藍學長愛著誰大家都明白,如果真的安學姐有把握拴住藍學長,現在也不會來找我麻煩處處針對我了不是嗎?

"啪!"突然杯子落地砸碎的聲音響起,整個會場全部都安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