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愛,◆⑨①◇這串紫貝殼算什麼
昨天晚上發生的事,就像是一場夢,如果不是手上隱隱作痛的傷處提醒著夏柚子,她還不會相信,那個前一秒要和她生生世世在一起的男生,和她分手了.

呵呵,應該怎麼釋懷呢?

塞上耳機,夏柚子准備約白去逛街,買幾套衣服,開學典禮的舞會就要到了,她要開開心心地度過每一個沒有藍慕瑾的日子,不是為了告訴他,自己沒有他也能活得很好,而是要告訴自己,沒有他,照樣也可以活得很好.

"白,你看看這套衣服,好看嗎?"夏柚子看了看掛在衣櫥里的一件連衣裙,白色的點點加上嫩黃的底色看上去清秀靚麗.

許白沒有回答,她咬著飲料的吸管,目光飄渺,看上去像是看著夏柚子,其實思緒不知道飄到哪里去了,那雙哭得跟核桃一樣腫的眼睛,依舊的.

"許白!你又思春呢?干嘛,你和安學長昨天吵架了麼?"夏柚子俏皮地笑了笑,取下衣服准備去試穿.

誰能知道,她強忍的笑容和佯裝的快樂,究竟有多痛?

"昨天我找過安學長了."許白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平淡一些,"他,他喜歡的人是你."

無疑,夏柚子愣了愣.

"怎麼會這樣?"夏柚子暗暗握緊拳頭,"白你聽我,我真的和安學長…"

"我知道啊柚子,你和我是誰啊?我相信你的,我也相信你是真的不喜歡安學長,可是有些事不是我知道你知道就能解決的不是嗎?"

許白的這句話,死死地抵住了夏柚子的心口,是啊,她知道她愛藍慕瑾,藍慕瑾知道她愛他,可是,解決了嘛?

自己的自尊已經這樣殘忍地被他踩在腳底下,可是換來的卻是他的嘲笑諷刺,還有什麼?還有的就是他鄙夷的眼神和語氣.

"柚子,需要安慰的人是你吧."許白嘖嘖地挑了挑眉,"我已經想開了,安學長不喜歡我,那我就讓他喜歡我,我就死死地追著他,看他不乖乖跟我回家!"

白,這樣緊追不舍,而她呢?夏柚子頓了頓,她也能再一次放下自尊去追他嗎?這有可能嗎,昨天的自己那樣狼狽不堪,他連一個溫柔的眼神都不肯施舍給她,他還會願意接受她的重新追求嗎,這樣只會換來他更多的羞辱吧.

呵呵.

多麼諷刺啊.

她下意識摸了摸頭頸,上面冰冷的觸感讓她感覺到一絲絲地笑意,這串紫貝殼,又算什麼呢?

她一下子扯了下來,快步地向百貨公司門口走去,許白愣了愣,突然想到什麼,跟著夏柚子走了出去,"柚子,藍慕瑾應該在醫院里陪安學長的妹妹吧."

夏柚子招了一輛出租車,和許白來到了醫院.

白色的世界,消毒水的味道讓夏柚子皺起了眉頭.

完結神馬最給力

嗨皮甜蜜還沒停

推推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