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愛,◆60◇你身下什麼東西硬硬的
臨近中午,夏柚子坐在長椅上,慢慢地睡著了.

在伊謹諾把她從休息時抱出來的時候,正巧看到藍慕瑾急匆匆地進來,四目相對的時候,擦出異樣的火花.

藍慕瑾伸出手,想要把夏柚子抱回來,伊謹諾卻把身子一歪,向後退了一步,"藍慕瑾,女朋友一個人在休息室哭到睡著,你也不管管?萬一在里面中暑怎麼辦?"

"那也是我的女朋友,和你沒有任何關系."藍慕瑾甩了甩濕漉漉的頭發,從伊謹諾手里抱過夏柚子,"謝謝你替我照顧女朋友,以後你不會有機會了."

夏柚子明顯感到換了一個懷抱,縮起巧的身子,臉上干涸的淚水已經凝結,竟然伸出雙手環抱住了藍慕瑾的腰.

藍慕瑾得意得向伊謹諾笑笑,"柚子還是習慣在我的懷抱里睡覺."

完,他就抱著夏柚子向沙灘走去.

伊謹諾臉上的笑容從未消逝,他嘴邊勾起嘲諷的笑容,"如果等她知道了真相,你還會那麼得意嗎?藍慕瑾,你真天真."

在夏柚子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蜷縮在藍慕瑾的懷里,而藍慕瑾正靠在椅子上,他們的姿勢曖昧,令人遐想,她頓時瞪大了雙眼.

"我怎麼在這里?!其他人呢?!"柚子似乎已經忘記了她和藍慕瑾吵架的事,看著空無一人的沙灘,她眨了眨眼睛.

"你睡了那麼久,其他人都跑去換衣服,准備沙灘燒烤的東西了,還生我的氣嗎?"藍慕瑾撫了撫她束起的長發.

"哼!生氣."夏柚子從他懷里鑽出來.拍了拍自己的衣服.

"柚子寶貝,對不起嘛,本來就是想和你鬧著玩,誰知到鬧過頭了."藍慕瑾沮喪地站在夏柚子身後,一副媳婦憋屈的模樣,夏柚子挑了挑眉.

"那麼,道歉咧?"

"道歉嘛…"

"嗚哇."

他的道歉就是用這種方式來強吻她?

夏柚子手舞足蹈地揮著手臂,藍慕瑾按住她的手臂,加深了這個道歉吻,夏柚子發現藍慕瑾再一次地敲開了她的齒貝,她轉了轉眼珠子,想要踮起腳尖然後自己占主動權,是知道藍慕瑾沒站穩,夏柚子就華麗麗地把藍慕瑾撲到了,夏柚子趴在藍慕瑾沒有贅肉的腹肌上,憋了眼睛,藍慕瑾身後全部都是沙子,在沙子里接吻,夏柚子想到這個不禁縮了縮頭.

在夏柚子使勁用拳頭垂上藍慕瑾胸口後,藍慕瑾終于松開了她的櫻唇.

兩個人都尷尬地沉默在這個由道歉變成激吻的事實.

"藍慕瑾,你什麼東西磕到我了,好硬啊."

突然,夏柚子抬眸,指了指下面.

藍慕瑾倒吸一口氣,OMG夏柚子姐啊,什麼東西?好硬啊?!

"寶貝,你知不知道,這可是你下半輩子的性福啊."藍慕瑾曖昧地靠近夏柚子的耳垂,張開嘴含住了她的耳垂,夏柚子白皙的脖頸立馬出現了隱約的暈.

完結神馬最給力

嗨皮甜蜜還沒停

推推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