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不易的溫柔
為什麼會這樣子?為什麼?

雖然那個本上只有那幾句話,但就是那幾句話,才會讓自己支撐到現在.

可是,他又為什麼讓這傷口變得更大?

秦思努力地平靜著自己,緩步的上樓,想要找回那個安慰.

瑾謙看著努力平靜的秦思,心里不出是什麼滋味,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讓自己如此的肯定吧?

魏成不知道他們在什麼,但可以肯定的是,這也是另一種傷害.

他現在甚是佩服瑾謙,還真的是什麼時候都會讓秦思感到難過的人,不知道到最後會是怎樣的結局?

圍城就是這樣,總是考慮結局,無論是在什麼時候,即使是在很久以後也是一樣.

"你不去上面看看?"

魏成看著一直坐在那里,絲毫想離開的沖動都沒有的瑾謙道.

瑾謙也只是看了一眼魏成,就離開了.

就算是他不,他也會去看看.

現在的瑾謙不知道自己是對的還是錯的,但這樣傷害她,真的就好嗎?

瑾謙一直以來的堅信,因為那本子上的幾句話,就這樣改變了.

"對不起,我愛你."

瑾謙一邊上樓,心里想的卻是這句話,如果可以,他多想早一點發現.

可惜,世上沒有如果.

推開門的瑾謙,看到的就是秦思緊緊地摟著手中的本子.

"這個,真的就那麼重要嗎?"

瑾謙聲地著,害怕再一次的令她受傷.

這一次,是自己不對,偷看別人的東西,是觸犯隱私權的吧?

"現在才來有什麼意義嗎?"

秦思很是聽不慣瑾謙現在的語氣.

實在可憐自己嗎?對不起,她一點也不需要,她只想離開這里,就這最後一次,就是結局了,永遠也不想再攙和進來.

謙謙並沒有在意秦思的語氣,畢竟這是自己的錯.

"請你離開,我不想再見到你."

這是秦思最大的底線,她不是令人隨意掌控的丑.

但這也是瑾謙第一次低頭,卻沒想到換來的卻是這個結果.

"你真的那麼討厭我?"

瑾謙問著這個已經是事實的問題,但這個回答,會讓他決定該怎樣的走下去.

"對,我很討厭你,討厭到一秒鍾都不想和你在一起."

秦思用著最真誠的語氣著,這是自己最大的心願.

從來都沒有像現在這樣讓自己堅定的.

"我知道了,但這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瑾謙像是著與自己無關的事實一樣,從後面抱住了秦思,也不在乎秦思的掙紮.

"不要動,這是我給你的唯一的感受."

聽到這樣的話,秦思停止了掙紮,這是自己第一次聽到瑾謙著這麼溫柔的話.

一個吻,落到了秦思的發絲上,就這樣就好.

還沒等秦思反應過來,瑾謙就放開了秦思,撇下了一句話.

"以後,請你記住,你欠我的."

瑾謙頭也沒回的離開了這個房間,既然你討厭我,那就討厭的徹底.

愛不了,那就恨,這也是你欠我的.

走向極端的瑾謙,不能原諒討厭自己的秦思.

為什麼你會這樣?

秦思無聲的問著自己,這是自己想要的結果不是嗎?就這樣,各自懲罰.

秦思肯定著自己的感,卻還是要求阿顏變成自己的未婚夫,自己利用著所有的人,傷害著所有關心自己的人.

柳岩是這樣,阿顏也是這樣.

無可否認的,秦思是個壞人,是一個很壞很壞的人,傷害著所有人,卻什麼都保護不了.

房間里的兩人,所有的動作都被人一收眼底.

但這樣子,也是很好的不是嗎?

一個人收聽著一份信息,卻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這里的計劃,遙兒全都聽見了,但也讓她想起了開學的時候的那個莫名的人,難道那就是自己的父親?

遙兒的想法,讓她自己都嚇到了,怎麼會,那個人那麼的恐怖?

房間里的秦思,慢慢的站了起來,這里除了這個本子,絲毫沒有讓自己想帶走的東西了,就這樣吧.

那台電腦,也只是為了公司的事,現在,什麼也不用了.

秦思沒有在看著家里的人,過不了幾天,自己就又會回來了,可是自己又該怎麼和阿顏呢,那個人,那麼的相信自己.

秦思感覺到了自己的背叛,自己一直以為對的事,真的就是對的嗎?

有一個詞語,現在就可以用來形容秦思:失魂落魄.

有人會,這點事,真的就可以打擊到人嗎?

但是沒有親身體驗過的人,又有什麼資格來這些話.

秦思什麼也沒有看,就這樣肚子的走著,如果可以,她不希望阿顏一直等在這里.

"怎麼了?"

阿顏匆忙的走下了車,拽住了漫無目的向前走的人.

"啊,阿顏,你還沒走啊?"

秦思現在能的就只有這句話了,剩下的真的想不起來該什麼.

"你哭了!"

阿顏看著眼前淚眼朦朧的女孩,即使是這樣還是強忍著淚水.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問清發生了什麼事,但就是因為太過了解她,所以什麼都沒問,就將秦思摟到了自己的懷里.

現在的阿顏也是個不稱職的人了,但卻沒有人管得住他.

"對不起,弄髒了你的衣服."

只是一瞬間,秦思就離開了阿顏的懷抱,這個懷抱,不應該屬于自己.

"沒什麼的,我送你回去吧."

阿顏不在意的著,現在最主要的事,就是送她回家,而這里,並不是他的家.

秦思想要清楚,但請給她一點時間,就半個月就好.

現在的秦思只想要一個人靜一靜,阿顏不知道秦思住在哪里,卻沒想到會是在學校?

原來,這就是什麼也沒的原因.

"好了,你先回公司吧,你這個不稱職的總裁."

秦思好笑地著,努力地讓阿顏放下擔心,自己真的很好.

"是啊,我還真的是個不稱職的總裁."

阿顏仿佛知道秦思想要做什麼,也配合著,殊不知,他現在心里有多麼的苦澀.

為什麼你的傷心,要自己一人承擔,從來不會和別人分擔?

秦思不知道阿顏的苦澀,但阿顏卻知道秦思的苦.

世界上沒有永恒,永恒的東西,多少都會改變的.

所以,請珍惜現在吧,過的就什麼都沒有了,阿顏現在就很珍惜現在的秦思,不知道還有多久,他就要失去了.

阿顏看著秦思上樓,直到消失不見.心里湧起了苦澀的味道.

因為是上課時間,這里並沒有什麼人.

而這棟被封鎖的宿舍樓,因為死過人,才會這樣吧,但,秦思並不知道.

那個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