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約定的半月
"你什麼?"

秦思生氣的著,她知道,只要是那個人,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可是,現在的自己是遙兒,那麼,就不會與遙兒有關了吧.

"你還是很在意的,是不是?"

魏成語氣上雖然是不確定,但是心里很確定.

"他想干什麼?"

秦思的語氣充滿了不耐,還有深深的厭惡.

魏成對于這種況並不是很在意,但是要是發生在遙兒身上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瑾謙雖然不是很清楚,但以前的事,瑾謙還是知道的.

那所謂的父親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就連秦思都這樣厭惡.

瑾謙好奇的想著,但遙兒為什麼會和他一個姓氏,這讓他很是不解.

"你先回家吧."

瑾謙淡淡的對著懷里的女人著,這里已經沒有什麼事了,把她留下來也是為了秦思,但顯然,沒什麼作用.

但是只要換回來,你就只能是我的了.

瑾謙想的事,沒有人知道,如果不是魏成的主意,自己也不可能這麼快的知道,原來又回到了原點.

"父親可是過,你們都是他的女兒,這句話."

魏成並不著急地那個人的計劃,但這句話,顯然,秦思是知道了這隱藏的意思.

秦思並不在意,她相信,事並不是那麼的簡單.

"我媽媽是怎麼死的?"

秦思什麼也沒有問,只是問了這個沉寂了多少年的問題.

這是個謎,身邊的人沒有人,也沒有人願意提起.

但這並不是代表沒有其他的人知道,秦思可以肯定的是,魏成知道.

"這件事,你問我好像不好吧?"

魏成語氣上是那麼的不在意,可是,心里卻早已經翻江倒海.

他永遠都記得,因為那個女人,自己的媽媽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還有自己的生活,母親被折磨而死的表.

魏成何嘗不是有過高的忍耐,但是,有一天,他也會爆發的.

"你一定知道是不是?要不然,你為什麼會這麼恨我?"

秦思平靜地著,早就已經猜到他不會了,卻還是抱著僥幸的心理.

"你已經知道了,是不是?"

魏成沒有被揭穿的憤怒,有的只是平靜.

此時的瑾謙終于知道魏成為什麼會這樣對待秦思了,不僅僅是因為遙兒被拋棄,還有的就是恨.

瑾謙不知道那些事,但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所有人都把恨放在了秦思的身上.

可是,為什麼遙兒會那麼的幸運呢?

難道就僅是因為在孤兒院長大?

這個問題,是所有知道這些事的人都不懂得,但卻沒有人在意.

秦思只是單純的想著,受傷的人只有一個就好,就讓自己承受所有.

沒有什麼理由,也沒有什麼原因,雙胞胎共有的感應,在這里卻什麼都沒有,有的只是保護與被保護.

"是,我早已經猜到了,相信,不僅僅是那些吧."

秦思的事還有自己是以以前的事,阿顏曾經告訴過她,以前沒有找到遙兒的時候,自己就經常被哥哥弄哭.

她很是不明白,時候的自己做過什麼害人的事嗎?

還有就是為什麼外公很討厭自己的父親,又為什麼會在自己找到遙兒的時候,才會將自己接回家,又為什麼會讓自己記錯記憶?

這些為什麼,都是秦思想要知道的,可是不到最後,就得不到答案,還查不出來.

就像是張巨大的網一樣,越陷越深.

"那些事,你應該自己去問,不是嗎?何況,那是你的母親."

魏成道母親二字,加重了音,這些事,都不會進是如此的.

秦思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些事上面,直接奔了話題.

"你吧,是什麼事?"

秦思走向了沙發,並沒有和那兩個人坐在一起.

"皇甫逸和遙兒提出要訂婚."

魏成沒什麼原因,相信以秦思的智商,應該很快就想出來時什麼事了吧.

瑾謙在一旁看著秦思的表,但什麼也沒看出來.

"你想要我怎麼做呢?"

已經不知道是什麼的感覺的秦思真的想不出來了,難道真的就只有這樣了嗎?

"就是你想的那樣."

魏成不給秦思喘息的機會,直截了當的了出來.

"你們就沒有想過我嗎?"

秦思這句話得很聲,她從來就不相信,親會如此的卑微,但是,事實確實如此,像一把刀,刺傷了她.

"瑾謙和我都覺得這是最好的."

魏成和瑾謙並沒有聽見秦思的話,一點點的陳述著兩人的辦法.

"你想要我和阿顏解除婚約,然後我在和皇甫逸定親,剩下的就是遙兒的事了,是不是?"

秦思著自己想到的事,這樣,就把遙兒撇到安全的地方.

"你真的很聰明."

魏成贊許地著,這個計劃還是自己想到雙胞胎的身份,想起來的.

瑾謙也是這樣想的,但是,他要秦思.

秦思真的不知道自己該怎樣面對了,難道真的這樣傷害阿顏嗎?

對這樣為自己付出的人,還要傷害的體無完膚?

秦思不知道,如果當初的自己沒有認識他們,那會是多麼完美的事,可是,事實卻是一把無的刀,讓人鮮血淋漓.

這件事,主導的人是魏成,受益的人是遙兒和瑾謙,那麼她呢?

就只有受傷害嗎?

秦思覺得對不起很多對自己真心的人,可是,沒辦法?

難道就只有傷害了嗎?

"我知道了,但我要時間."

秦思沒有立刻的回答,對于阿顏的彌補,她需要時間.

聽到這樣的兩人,知道秦思已經答應了,但是時間也是要爭取的,他們沒什麼時間.

"半個月,只有半個月的時間."

瑾謙著,他已經不能再忍受秦思和別的人在一起了.

他的心很,也很自私.

瑾謙並沒有認識到這個,只知道,秦思是他的所有物.

"半個月,如果可以,我真的想許你一生."

秦思是這樣想的,可是,不可以,就讓我用這半個月的時間來彌補所有.

沒有人會想到,就是這半個月的時間,改變了一切,也改變了秦思一聲.

"怎麼,這麼麼快的想離開嗎?"

瑾謙出聲叫住了向外面走的秦思.

"你還有什麼事嗎?"

秦思冷漠的問著坐在沙發上的瑾謙,如果可以,她真的受不起瑾謙了.

"不想啊,你床頭的東西?"

瑾謙沒什麼感的問著,但他可以肯定,秦思一定會回去看的.

"你看了?"

秦思不肯定的問著,有誰可以告訴她,這是一場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