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交易如此卑微
遙兒不知道哥哥在想什麼,但是她可以肯定,哥哥一定會幫她的.

自己真的不想失去逸哥哥.

這件事,還只有他們知道,至于瑾謙也是個關鍵人物.

魏成想要做的就這些吧.

"遙兒,不用擔心,哥哥會幫你的."

魏成現在可以肯定,這件事幾乎沒什麼困難,那兩個人一定會這樣做的,而且還能保護好遙兒.

遙兒不知道哥哥為什麼會這麼的肯定,但這卻讓她放下了心.

這件事來的那麼突然,讓所有的人都沒有准備.

甚至不給人反悔的機會.

皇甫逸現在只想把這件事定下來,他也知道,這件事的突然,還有魏遙身份的特殊,但這也是不得已的.

皇甫逸的心,讓他想要守候,守候遙兒.

客廳里的兩個人,現在都在等瑾謙,今天下午,還沒見到他.

這件事,還必須的要有瑾謙的同意.

老爺子那邊,不是簡單的就能解釋清楚的,等一切都成定局了,老爺子就不會什麼了.

瑾謙會來,並不是一個人,還帶著剛找的女友.

"你們都在這里啊,等我嗎?"

瑾謙開玩笑的著,但並沒有想要介紹後面的人的想法.

魏成像是沒什麼感覺一樣,但遙兒不同,看著新的身影,真的不懂瑾謙哥哥,難道瑾謙哥哥真的不喜歡姐姐?

這個懷疑,讓遙兒不確定,但是,她真的不希望瑾謙哥哥變成這個樣子.

"對,我們在等你,如果你有事,也可以先去忙."

魏成一點也不在意的著,看這個樣子,瑾謙肯定會答應.

瑾謙看著沒什麼事的兩人,拉著後面的人就上樓了.

"來吧."

瑾謙來到自己的房間,順便叫上了後面的女人.

那位姐,長得很漂亮,但唯一不同的卻是唯唯諾諾,沒有主見.

"你很怕我?"

瑾謙看著還站在門口的人,痞子氣的問著.

門口的人,沒有什麼,雙手緊緊地揪著手中的衣角.

"還真是."

瑾謙沒等門口的女人反應過來,就把她拉到了床邊.

瑾謙看著這個女人,還真的是沒話.

難道自己就真的那麼像那種人?

瑾謙不明白,真的很不明白,明明是這個女人主動提出當自己女友的,想在卻是一副要死要活的.

真是搞不懂.

"喂,你要是不想,那就趕緊走."

瑾謙不耐煩的著,現在他的耐心已經耗沒了,這女人真的有成年人的智商嗎?

原本害怕的女生聽到瑾謙讓自己走的話,猛地抬起了頭,看著瑾謙.

但又像是做了什麼大的決定一樣,手不再抓著自己的衣角.

瑾謙不想再看到女生害怕的樣子,就轉頭看向另一邊.

沒等到女人任何動作的瑾謙,生氣的轉過了頭.

卻沒想到,會遇見這樣的況.

"你在干什麼?"

繼去年生氣的問著,把頭偏向了另一邊.

瑾謙看到的不著一絲的女孩的身體,可是,自己根本就沒有那意思.

聽到瑾謙的話,女生不可思議的看著轉過頭的瑾謙.

難道自己又做錯了嗎?

女人懷疑的看著瑾謙,還是?

"把衣服穿上,要不然你會後悔的."

瑾謙冷冰冰的著,這次也不再避諱,看著眼前的女人.

觸及到瑾謙的目光,女人顫顫巍巍的撿起了自己的衣服.

現在的她真的想不明白,怎麼做,才會讓瑾謙愛上自己,難道自己就這麼的失敗?

瑾謙看著即將落淚的人,大步的向外面走去.

瑾謙真的很是不明白,難道自己真的很像那種人?

看來單純的人,總會被人誤會,其實,瑾謙有很嚴重的潔癖.

因為瑾謙關門的聲音,讓樓下的兩人不約而同的看著摔門的瑾謙.

門里的人更是因為這一聲,嚇的做到了地上.

"怎麼了?"

魏成仿佛已經看到了剛才的況,調侃著,這兩個不對頭的人,也是可以這樣的.

瑾謙似乎並不想這件事,就問起了其他的事.

"你有什麼事就直!"

瑾謙不想在拐彎抹角,直接奔了主題.

"哦,沒什麼,只是讓你配合而已."

魏成簡簡單單的著,但瑾謙卻不認為這件是這麼簡單,這件事,一定會很難.

雖然時候瑾謙並不知道魏成的為人,但從秦思那里也知道很多.

如果,事不是這樣就好了.

"遙兒,你先回房間去,哥哥有話要和瑾謙哥哥."

魏成看著好奇的遙兒著.

這件事,他不確定遙兒會同意,但卻必須的同意,不讓遙兒參與就是最好的事.

"好了,你吧."

瑾謙看著遙兒關上的房門,催促著.

"皇甫逸和遙兒提出定親了."

這句話,真的讓瑾謙嚇住了,他沒有想到,會這麼快.

"嗯."

瑾謙只是嗯了一聲,想要聽聽魏成的建議,昨天他也想過了,但是都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等一下,你就會知道了,我已經讓秦思回來了."

魏成不在意的著.

可是就是這句話,瑾謙便已經知道了魏成所的辦法了.

這樣,真的好嗎?

也只是一瞬間的想法,如果這樣,受傷的人就不會與他們有關了.

原本在海邊的秦思,聽到遙兒生病的消息,瞬間什麼興趣都沒有了.

她不知道,原來這些都是讓她回去的計謀.

但什麼也改變不了了是嗎?

秦思一進去就看到了瑾謙懷中的人,不是自己的注意力都在瑾謙那里,而是他們真的很顯眼.

"遙兒,在哪里?"

秦思沒有在意那兩個人,直接問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

秦思忽略了為什麼這里兩個人都在,唯獨沒有遙兒,以他們的關心程度,會在這里悠閑地做自己的事?

"遙兒沒事,她在自己的房間,我們找你有事要談."

魏成看著秦思要找遙兒的心就知道,這件事會很容易的.

但是,這句話卻將秦思植入冰冷的石窟當中.

"我和你們沒什麼好的."

秦思不想在這里呆著,這里曾經是自己的家,可是現在的她,不想再回來.

瑾謙看著不在意的秦思,很是生氣,這種生氣,讓他狠狠的吻住了懷中的女人,試圖激起秦思的憤怒.

可是,什麼都沒有.

"你真的不在乎遙兒嗎?"

魏成看著要離開的秦思,出聲著,因為他堅信著秦思會答應的觀念.

"這與你無關."

秦思早已經不把眼前的人當成哥哥了,他沒有這樣的哥哥.

"你們的爸爸的計劃,你不想知道嗎?"

魏成的是事實,可也是秦思的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