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山前欲雨風滿樓
也許是這樣子累了吧,兩個人終于換了動作.

不過這個動作,讓其他三個人,有種想死的沖動.

"喂,你們兩個人就這樣走了?"

徐邈在後面不滿的大叫.

約會原來就是這樣子?誰能告訴他們這是為什麼?

從來到現在,出外必要的話,兩人都沒什麼,可是就那幾句話:

吃什麼;吃吧;走吧;

就這三句,還都是兩個字,還有就是,這還都是皇甫逸一人的.

這讓另外三個人很是郁悶,這兩人還真是惜金啊!

把中國傳統名,發揮得淋漓盡致:沉默是金.

"你就不要叫了,還呆在這里干什麼?"

麥穗看著一邊大叫,卻一直坐在位子上的徐邈,很想一句:笨的沒邊了.

其實實話,麥穗也很是郁悶,如果換成自己,會不會也是這樣子?

這個想法,讓麥穗瞬間覺得自己變異了.

麥穗用力地搖著自己的腦袋,想要甩出這個想法.

在一邊的齊遠看著麥穗,就知道她在想什麼,露出了無奈的笑.

"好了,我們還要不要跟上去."

齊遠雖然是這樣,但是他也想要跟上他們.

肯定的語氣,當然會火的贊同.

三個人緊隨在那兩個人身後,想要知道是不是這兩人就不會點別的有意義的話.

三個人也統一了戰線.

"阿顏還沒到嗎?"

秦思不解的看著已經走過了很多路程的地方.

"快了,馬上就到了."

阿顏看著著急的秦思,覺得很是搞笑,就那麼的心急嗎?

這是個秘密,也是他為了秦思建造的秘密,屬于兩個人的秘密.

在阿顏的心理,沒有誰比得上秦思,可是,就算離得這麼近的兩人,阿顏還是覺得離得很遠.

兩個人的距離,還是要有很多的努力的.

現在的秦思只想要快點到達,已經沒有什麼時間了,如果能夠一次性解決所有的事,秦思多麼的希望可以那樣.

可是,事實卻永遠不會那麼的簡單.

阿顏轉頭看著忽然沉思的秦思,緩緩的加快了速度.

高速公路上,那麼的幽靜.

"這里是,海邊."

秦思看著眼前的大海,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觸摸.

阿顏看著放松的秦思,不知道能什麼,從秦思都怕水,現在的她,已經不再害怕了,還可以觸碰.

秦思沒有感覺,一步步的走向了海里,直到海水淹沒了她的膝蓋.

看著走向海里的秦思,阿顏卻很是相信秦思,他相信,她不會的.

"阿顏,你覺不覺的,還真的很遼闊?"

秦思在海水里大聲地喊著,絲毫不覺的這個問題的幼稚性.

阿顏也不在意,努力的著:

"是啊,還很遼闊,就像人的心."

阿顏想也沒想的回答著,這句話,是他一直堅信的.

可是,這句話,秦思聽起來卻是那麼的,別扭.

"就這樣,也許真的很好."

秦思像大海大聲地喊著,想要更好的抒發自己的心.

不能讓郁悶的心占了自己的心,只有這樣,才能更快樂地活著.

"相信我,我會一直在你身邊."

阿顏向海邊的身影淡淡的著,可是,這份諾,卻是那麼的卑微.

阿顏知道自己能夠做的事,他表面上雖冷,但內心卻不是.

就在所有的人都處于放松的時候,陰謀卻早已罩上了原本晴朗的天空.

"爸,你在什麼?"

魏成不可思議地朝著電話大喊著.

這里是他自己的房間,而且,這里也沒什麼人.

"我什麼,你不是很清楚的嗎?"

電話的那邊,老成的聲音透漏著堅定,似乎不達目的不罷休.

"爸,你為什麼這樣做?"

魏成不可思議的著.

兩人曾經過的,不會傷害遙兒的,可是這次,為什麼要遙兒也深陷那種環境.

魏成不懂自己的父親,這個離自己很遠的父親.

"你只要聽我的安排就好了,剩下的,你不用管."

完這句話,電話里傳來了掛機的嘟嘟聲.

就這樣嗎?

魏成看著手中的電話,但是,不管怎麼,我都不會讓著發生的.

看來,父親真的開始計劃了.

魏成肯定的著,那麼自己也該開始了.

一絲算計的眼神劃過清亮的眼睛.

魏成打開了電腦,開始准備盜用這些數據.

現在的他,想到的幫手卻是秦思.

"那麼我走了."

被皇甫逸送回來的遙兒,對車上的皇甫逸著.

誰能拯救一下他們?

徐邈,麥穗,還有齊遠現在真的想去自殺.

上天賜他們一把神劍吧,讓他們刺死那兩個人.這是那三個人現在最想做的.

"怎麼了,你們還不回家嗎?"

皇甫逸溫柔的對著後面的三個人著.

臉上的笑容是那麼的溫暖,可是在他們三個看來,確是可以凍死人的.

當然在這種況下,必須有一個能夠解決事的人出去.

很不幸,被選中的人是齊遠.

齊遠轉身無奈的看著那兩個人,鄙視.

"逸,你就這樣就結束了你的約會?"

齊遠不確定的問著,這兩個人幾乎就沒話,還真是憋死人.

"是啊,你不是看到了嗎?"

皇甫逸好笑的問著眼前的人,仿佛,那是個很好笑的笑話一樣.

不過,齊遠也覺得自己很白癡,那根本就是事實.

"怎麼了,你們三個像是見鬼的表."

皇甫逸裝作不知道似的,這可苦了那三個人了.

以前怎麼就不知道他的本質呢?這都是外表惹的禍.

四個人有喜有悲的回到了各自的地方,絲毫不想在出來了,除外皇甫逸.

這次逸媽媽來這里,並不是什麼事都沒有的,像他們這樣的家庭,怎麼會有那麼多的時間呢.

皇甫逸擔心的是家里的事,媽媽,這次主要是讓自己結婚,才會這麼著急的趕過來的.

這句話,就像炸彈一樣,轟開了皇甫逸的心.

在他看來,要是遙兒其實也不錯,畢竟自己也是喜歡的吧.

"遙兒,在想什麼?"

魏成看著一直坐在沙發上的遙兒,奇怪的問著.

"哥哥,逸和我,想要定親."

遙兒不確定的和魏成著.

這要怎麼辦?自己原本就和瑾謙哥哥有婚約的,現在的這件事,該怎麼辦?

越是往下面想,遙兒越是害怕.

但對于魏成來,何不趁此機會,讓遙兒退離這里,剩下的應該也不會太難.

魏成在心里快速的計劃著,那麼這一切都給秦思,相信秦思為了自己的雙胞胎妹妹是不會放棄的吧.

不知不覺秦思又走到了風暴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