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搞笑的約會
魏成用這個理由讓遙兒忘掉剛才的事,不過,這也不是用卑鄙的行為得到的,不是嗎?

"真的嗎?"

遙兒聽到是關于自己喜歡的人資料,激動的問著.

在學校里根本就不會知道什麼,也打聽不到.

學校最大的好處,就是對所有人的信息保密,但對于公開的秘密,所有人都知道.

搖搖晃晃,秋天已經到深秋了,這種季節,隨處可見凋零的葉子,還有枯枝.

"你在干什麼?"

阿顏好奇的看著正在努力的秦思.

因為昨天的焦急,一晚上沒睡好,一大早上就跑到了公司,誰知碰到了會議,所以到現在才來.

"啊!總裁."

秦思因為公司開會議,所有的主管都去了,所以才尋找個簡單的游戲來放松放松,沒想到被逮到了.

阿顏看到什麼事都沒有的秦思,便放下了心.

看著正在努力打僵尸的秦思,覺得好真是搞笑.

"你笑什麼?"

秦思因為聽到阿顏的笑聲,很是不高興的問著.

阿顏看著秦思氣嘟嘟的臉,真的很有沖動的想把她擁到懷里面.

但看到秦思壞掉的唇,阿顏的第一反應,就是秦思被人欺負了,瞬間臉就黑了下來.

秦思看著剛才還笑著的阿顏,不大會兒,就生起了氣,很是不解.

"你怎麼了?"

秦思出于關心很是不解的問道.

阿顏也不好問道,只是昨天的事,阿顏很想知道,就問了出來:

"思思,走天下午,你去哪里了?"

秦思沒想到阿顏會問這個,立刻的回答著: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不來的,我是有事."

秦思急急忙忙的解釋著,卻不知道,這個解釋,讓原本就生氣的阿顏,更加生氣了了.

阿顏什麼也沒,就把秦思從辦公桌上拉了出去.

"喂喂,現在在上班,有什麼事啊?"

秦思現在有點弄不懂阿顏了,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嗎?

"跟我約會."

阿顏不想再什麼,也不管這里還有很多人在看著,就扔下了一句話.

秦思不想讓其他的同事,這樣看著,就隨著阿顏大步的向外面走了出去.

"這人,真是的."

秦思在後面聲地嘀咕著,昨天的事,秦思已經忘記了.

秦思最大的優點,就是喜歡經傷口埋在內心的最深處,讓快樂掩飾掉過去.

阿顏在前面也聽見了秦思的話,但阿顏是開心的.

秦思並沒有甩開他,不是嗎?

因為這個原因,阿顏的臉上一直掛著笑容,早已經忘記了和自己母親的不愉快.

真不知道,阿顏的爸爸去哪里找自己的母親去了?

"我們去哪里約會?"

秦思看著一直笑著的阿顏問道.

阿顏又怎麼會,這是自己的秘密,也是給她的驚喜.

秦思很是好奇到底是什麼原因,不過看著阿顏好像沒有要透露的意思,秦思也就不再問了.

另一方:

"哥哥,這樣不太好吧?"

此時的遙兒緊張的看著自己的哥哥,還有他手中的紙條.

"怎麼就不行了,相信我."

遙兒的行為,讓魏成很是不在意,既然遙兒不在意,拿自己就幫一把好了.

魏成的想法,遙兒又怎麼會不知道,可是,這樣真的好嗎?

另一邊的徐邈也在昨天晚上知道了表白的事.

但既然已經這樣了,自己就沒有理由阻止,況且,那個人還是自己的好朋友.

皇甫逸看著飛到自己桌子上的飛機,轉頭又看著低垂著腦袋的遙兒.

一抹笑浮在了皇甫逸的嘴邊.

另外的三個人,當然也知道,都好奇著紙上的字.

相信這個一定是大新聞,肯定不會放過.

三個人達成了一致的意見,就算是不給看,又怎麼樣,跟蹤.

跟蹤,這兩個字,是他們最會做的事,當然皇甫逸也不會給放過.

皇甫逸快速的看著紙上的字,看完,就像遙兒的方向看了過去.

因為感覺到皇甫逸的注視,遙兒把頭壓得更低了,剩下在一旁微笑的魏成.

不遠處的瑾謙,雖然不在這邊,但他知道這件事,他也很是贊同,從很久以前,就已經知道了,不是嗎?

讓瑾謙感到麻煩的就是媒體,但對于最近的風平浪靜,相信這一定有爺爺的功勞吧.

幼稚的飛機,不知道魏成在想些什麼,居然會用這麼幼稚的東西.

但這並不是重點,溫潤如他,又怎麼會拒絕呢.

"好的."

紙上只回了兩個字,但就這兩個字,就可以讓遙兒高興很長時間.

"怎麼樣,我的對吧?"

魏成一眼瞟到紙上的字,聲地和遙兒著.

遙兒因為激動,不知該什麼,就沒有再.

緊緊地攥著手中的紙,仿佛紙上的文字會消失一樣.

看著這樣的遙兒,魏成只是單純的笑笑,遙兒很是在意那個男子的吧.

同樣的,瑾謙也很是高興,她多麼的希望遙兒能找到自己最愛的人.

一模一樣的容顏,可是,從沒有人想過,差距?

就在眾人終于熬到了下課的時候,後面的人卻都沒有離開的意思.

都在等.

遙兒等皇甫逸的相約;魏成等遙兒離開;剩下的那三個人,都在等皇甫逸離開.

這一行多人,心懷鬼胎啊.

就在當事人很是不懂的,看著坐在這對戀人桌邊的眾人的時候,服務員姐也很是尷尬的面對這樣的況.

"你們也要一樣的?"

服務員不確定的問著,誰能告訴她,這是怎麼回事?

"是."

徐邈他們三個人很是配合的回答著.

"可是,他們點的是侶套餐,你們怎麼弄?"

服務員姐,好心的告訴著他們,並不是自己不敬業,就是因為太敬業了,才會遇到這樣的況.

因為服務員的話,徐邈很是崇拜的看著服務員姐.

"姐,那我們一人來一份,這行了吧?"

徐邈的語氣,很是不耐煩,這姐,笨死他得了.

徐邈在想什麼,齊遠他們又怎麼會不知道,但,終于有一次,徐邈做對了.

不過,這邊的事卻不怎麼好.

"他們兩個要這樣到什麼時候?"

麥穗很是不耐煩的扔掉了手中的叉子,改用了勺子.

"我也不知道."

齊遠見到麥穗的樣子,就知道等的不耐煩了,可是,自己也是啊.

只見,那邊的兩個人,含脈脈的,一會兒抬頭,一會兒低頭.

這種況,可愁死了在一邊看戲的人了.

最終,我們的麥穗大姐終于沉不住氣了.

"我你們兩個,能不能懷個動作啊?"

一聲驚醒夢中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