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被偷窺的秘密
瑾謙像是什麼事都沒有,開始惋惜了自己剛買的車.

瑾謙也不再管,開著這殘損的車回了家.

安靜的公寓,什麼聲音都沒有,估計都在自己的房間吧.

瑾謙看著盡管房門的秦思的房間,忽然有種沖動,想要進去看看.

瑾謙是這樣想的,也這樣做了.

房間里的東西,還是她離開的樣子吧,瑾謙這樣想著,也是,這里沒有人來過.

秦思會來拿東西的時候,瑾謙是知道的,但就是沒進來過.

在來到這里好像隔了很長時間,有種久違的感覺.

瑾謙坐在床上,看著床頭櫃上的照片,掛滿笑容的臉,現在已經見不到了吧.

瑾謙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總是一直這樣,心里想的和行動上的總是不一樣.

一直躺在床上的秦思也漸漸的睡著了,但眼角的淚還是出賣了她,現在的這個樣子,相信誰都不忍心吧.

也許是秦思將自己偽裝得太好,所以到現在才會變成這樣.

人,刺猬也有松懈的時候,但那一身刺卻是時刻在偽裝.

電話一直在響著,但是卻沒有人接聽.

是秦思沒有聽見,還是根本就不想接?這個事實沒有人知道.

像受傷的貓一樣,蜷縮在一起.

電話的那邊阿顏在焦急的一遍一遍的打著,不放棄.

阿顏不知道自己現在的心在別人眼里是多麼的刺眼,這種光芒像是一把狠戾的刀一樣,刺著人的心.

高恩總是出現的那麼及時.

阿顏很是後悔,後悔著自己的大意,如果自己能夠一直守候著就好了.

辦公轉上空白的畫面,刺激著阿顏.

"難道就這樣注定,我會弄丟你."

阿顏喃喃自語地著,這句話還是一位算命先生的,那時的自己不以為意,到現在才知道,原來這都是注定的.

在不同的時間,每個人做著不同的事.

瑾謙無意的看到了枕頭底下的本子,好奇的拿了出來.

原來這是公司的報表?

瑾謙不明白的翻看著,很是沒有興趣,無意的翻著,卻看到了一份規劃圖,這是地產?

這個發現,讓瑾謙很是驚奇,不知道秦思要做什麼?

瑾謙用自己的想法推測著,也許這是個重大發現.

偷窺並不是一種高尚的行為,但瑾謙並不覺得,他理所當然得將秦思列為自己的所有物當中,但他並不知道,愛並不是占有.

瑾謙開著秦思的電腦,查著這些地方,這些地方都是山上的公寓,那麼,這些公寓是用來做什麼的?

不知不覺,瑾謙就這樣細細的看著,直到看到那一篇日記,原來···

原來你真的和我想的不一樣,但即使是這樣,你還是不能彌補,不是嗎?

瑾謙看著秦思寫的字句,就知道了:

就讓我承受這一切;

為了你,我會做到最好;

為什麼這樣,對不起,我會彌補···

一句一句的,瑾謙把他當成了懺悔,也許,秦思永遠也不會知道,但瑾謙也許會出來.

從秦思去祭拜自己母親的時候,瑾謙就知道,自己和她永遠糾纏在一起.

沒有人會看到陰謀背後的事實.

遙兒利用瑾謙知道了公司高層網站的信息,就這樣,遙兒看著這些東西.

沒有人會學不會,只有人不會學.

秦思一直以為遙兒不會學貿易的東西,卻不知道,遙兒一直都在學.

這種隱瞞,並不是對誰都可以的.

遙兒看著財務方面的報表,終于知道了,原來這一切都是有人再調換數據,就連姐姐的離開也是有人計劃好的吧.

遙兒心里想著,卻開始擔心起自己來了,如果瑾謙哥哥也這樣,那自己就什麼都沒有.

這個可怕的想法,真的嚇壞了遙兒.

"不行,我一定要做些什麼."

遙兒堅定的著,殊不知,就是這樣做,也早就已經晚了.

那個晚上,瑾謙用自己手中的職權,開拓了好幾個項目,現在已經開始運行了,就算是改變,也會毀約的.

不知道,當真相浮現在眾人面前的時候,會有什麼事要發生.

"遙兒在干什麼?"

站在門口的魏成看到在自己開房門的時候,遙兒瞬間關上的電腦,好奇的問著.

"是哥哥啊,沒什麼事."

遙兒因為慌亂掩飾的表,魏成看得很清楚,但是,也就因為這樣,魏成更想知道事實,但又不想讓遙兒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哥哥,你,我們真的可以就一直這樣子嗎?"

遙兒為了轉移話題,也問出了自己最想問的問題.

雖然到最後可能會得到安慰性的話語,但這也是自己想找到安慰不是嗎?

魏成不明白遙兒想要什麼,但還是著自己一直認為最正確的話.

"是,我們會一直這樣子,就這樣."

魏成肯定的話語,讓遙兒失落的心,重新燃起了希望.

可是事實卻並不一定這樣子.

魏成看著遙兒心不在焉的樣子,還有忽明忽暗的信心,很是擔心.

"相信哥哥,遙兒是不是看到什麼了?"

魏成心的問著,害怕讓遙兒受到傷害.

"嗯."

遙兒聲地答著,她知道,自己不能騙哥哥,自己應該讓哥哥知道.

就是因為遙兒的堅持,所以才會讓不算平靜的生活,更加波濤洶湧了吧.

遙兒心翼翼的打開了電腦,並沒有在意公司所有人的問題.

"哥哥,你看."

魏成因為遙兒不一樣的口氣,好奇的看著眼前的畫面,但這的確讓他很吃驚.

這些數據,自己用了很長時間都沒有找到,現在終于讓自己知道了.

魏成的變化,遙兒並沒有見到.

"遙兒,這是什麼?"

魏成裝作不知道的問著,如果自己有意地問這些,會給遙兒帶來麻煩.

三個人都在為自己考慮,卻不知道,這份數據,都是來源于秦思的電腦.

"這是外公的公司財務數據,我也是看看."

遙兒並沒有點明用意,相信哥哥會知道的.

但這並不能明什麼,不是嗎?

魏成很迅速的看出了變化,但是什麼都沒,就轉移了話題.

"遙兒,今天下午沒去,你不擔心你的皇甫逸哥哥嗎?"

遙兒聽著這個調侃的語氣,瞬間臉就了,不好意思的回著.

"哥哥,你再什麼啊,沒有的事."

遙兒越越變得扭捏了起來.

"是嗎?"

魏成地下了身子,好奇的看著遙兒的眼睛.

那麼近的距離,就算是親兄妹,還是讓遙兒變得嬌羞了起來.

魏成看到這個樣子的遙兒,不好意思的站直了身體,就起了別的事.

"遙兒,我這里有他的資料,你想不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