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被愛蒙蔽的瑾謙
秦思看著想自己走來的瑾謙,心里那一點點的擔心,瞬間被放大了,現在的她,不知道為什麼會害怕.

"你不要再過來了?"

秦思的聲音一點點的,似乎還有那麼點請求的聲音.

瑾謙對于這種請求,很是生氣,為什麼對于自己,她就變成這樣?

難道是因為阿顏的原因?

瑾謙想起這個,更是生起了氣,為什麼?

因為這一時的生氣,瑾謙拽過了秦思,不讓秦思逃離.

"你,你要做什麼?"

現在的秦思像一只受傷的鹿一樣,害怕著所有.

秦思在瑾謙的懷中束縛中,但就是掙脫不出來.

瑾謙用著所有的力氣,不讓秦思動彈,身高間的差距,讓秦思失去了優勢.

瑾謙看著在自己懷中掙紮的秦思,低頭就吻住了她因為掙紮而微張喘息的嘴唇.

"唔···"

因為沒法話,秦思所有的想法都被淹沒在了這個粗暴的吻中.

瑾謙好像並不滿足,特別是現在秦思的掙紮.

深深的一用力,兩人的嘴中彌漫了血的味道.

"記住,這就是我的味道."

瑾謙放開了秦思,但仍是把秦思禁錮在自己的懷中.

這霸道的話,讓原本難過的秦思,瞬間哭了起來.

並不是她想哭,而是眼淚不聽使喚,現在的她,已經沒有什麼感覺了.

是對他死心了?還是對自己死心了?

秦思弄不懂,也懂不了了,不明白,這一切都是為什麼?

"怎麼,被我吻就是這一副要死要活的景象?"

瑾謙看著流淚的秦思,讓原本嫉妒的心,掌控了所有.

這句難堪的話,不知道在誰?

瑾謙看著沒有理會自己的秦思,一手拽起了蹲在地上哭泣的女孩.

"pia"

瑾謙將秦思仍在了床上,欺身而上.

"告訴我為什麼?"

瑾謙壓著哭泣的秦思,就是這萬惡的不忍,讓自己無法看著她一直哭下去.

秦思什麼也沒,眼淚也止住了,心不知道在想什麼,又像是什麼都沒想,一片空白.

如果時間可以倒流,真的很不希望會是這樣.

這是所有人的心聲吧,但或許也有例外!

瑾謙翻個身,躺在了床上,這到底算什麼?

瑾謙弄不清自己的感,恨也好,愛也罷,那現在呢?

既這樣想著,瑾謙沒有注意到,一顆淚,就這樣毫無意識的掉了下來.

那顆眼淚,被側著身子的秦思看到了.

也是這顆眼淚,讓秦思原本沉靜的心,掀起了波瀾.

他也會流淚?那顆眼淚,是為了什麼?

曾經有人過,無意識的眼淚,是能夠表達人的內心的,那他呢?

兩個人各自想著自己的事,剛才的秦思,也不是那麼的想哭吧.

那又為什麼,無意識地哭了出來,還不出話來?

秦思反問著自己,所有的事,都那麼的不可思議.

秦思並沒有原諒的瑾謙,嘴角上的血的味道,是那麼的熟悉,那是自己的血.

現在變得空洞的人,變成了瑾謙.

那份遺囑,媽媽的話,是那麼的鏗鏘有力,即使那只是一張紙.

自己不能仁慈,現在的自己這樣做也是一種報複手段不是嗎?

既然她這麼的害怕自己,那就這樣好了.

這樣想著的瑾謙,也沒有什麼難過的心了,只有這樣,才會讓自己的母親過得快樂不是嗎?

瑾謙,早已經忘記了內心深處的吶喊,就這樣一致的執著著.

如果一直是這樣,那麼結局也不會如此和平了.

瑾謙坐了起來,沒有看秦思一眼,轉身就離開了這里.

什麼都沒想,仿佛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就這樣,結束了,是不是?"

秦思將自己縮成一團,什麼也沒蓋,就這樣看著前方.

也許累了,就可以睡了.

秦思和瑾謙兩人間的波濤洶湧,是無人可以了解的.

秦思並沒有想,瑾謙為什麼會知道自己住在這里?又為什麼會這樣做.

瑾謙沒有回家,而是開著自己新買的車,像手中的地址開去.

早上的麗斯給的紙條,現在真的有了用處.

麗斯曾經過,她家只有一人.

瑾謙看著眼前的公寓,就知道,這個女人一定不簡單,但這並沒有關系.

瑾謙還記得自己的任務,爺爺,還真的可笑的名詞呢.

瑾謙一邊嘲笑的想著,沒有什麼通報就直接走了進去.

正好看到了沙發上的麗斯,顯然麗斯好像早就知道一樣,反而是瑾謙不懂了.

瑾謙冷漠地看著只穿一層真絲睡衣的女子,這件半透明的衣服,還真的是早有准備呢.

麗斯從來不懷疑自己的魅力,就算自己這樣又能怎麼樣,這根本就是人的本性而已.

"瑾謙,你來了."

沙發上的女人一步步的走向了瑾謙.

著普通不能在普通的話.

"你怎麼會知道我會來?"

瑾謙沒有溫度的問著眼前的女人.

那人顯然並沒有想要回答瑾謙的話,而行動上卻透了她的想法.

原本想要吻上瑾謙的女人,就這樣被瑾謙逃開了.

"那可是你自找的."

就這樣一句話,原本被纏上的瑾謙,順勢就甩開了這樣的人.

"pia"

女人就被瑾謙扔到了地方,一點憐惜都沒有.

"最討厭你這種女人."

瑾謙甩下了一句話,就離開了,這時代,還真的是什麼人都有.

地上因為被摔倒而呈現半裸的身體,讓她覺得不堪,但這並不會結束的這麼簡單.

眼底的陰狠,等著離開的人,不要以為她不知道.

這一切,她都會報複到他最愛的女人身上.

麗斯什麼都知道,那雙胞胎,魏遙,你就等著吧,我會讓你後悔.

地上的女人緩緩的起身,但眼睛的里的陰狠絲毫沒有減少.

錯愛錯恨,的就是這樣吧.

呆在房間里的遙兒,因為皇甫逸的話,激動地睡不著.

殊不知,在她高興的時候,她早已成為別人報複的對象.

這世界上不是所有的配角都是陰狠的人,而是就是有這樣的男生,喜歡招惹這樣的女人.

那邊的瑾謙不想回公寓,又沒有地方去,仿佛就像是回到了孤兒院的時候.

瑾謙一邊開著車,一邊自嘲的想著,絲毫沒有注意到前方的車,還有自己跑錯的路線.

直到那一聲驚響,才會讓他躲避掉了,但還是不眠的撞到了路邊的欄杆上.

"嘭."的一聲,宣告著發生的事.

開車真的不能走神.

瑾謙什麼事都沒有,走了下來,看著眼前的車.

"真不知道她會什麼,珍貴的白色勞斯萊斯就這樣下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