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愛不過承受
看著眼前帥氣的身影,曾經在里想象中的形象,沒想到還真的有啊.

麥穗在心里感慨著,就差眼睛沒冒心了.

齊遠看著這樣的麥穗還真的不知道該些什麼,其實,麥穗對于遙兒對皇甫逸的表白,還是很在意的.

要不然怎麼會這樣,呆掉那麼長時間.

麥穗也是喜歡皇甫逸的吧,可是,現在,她沒有機會了.

齊遠很是相信麥穗,也知道麥穗的個性,她是不會搶皇甫逸的,而且,她對秦思很好,也不可能傷害她的妹妹.

齊遠的所有想法,都和麥穗做的一樣,也許麥穗最擅長的就是掩飾吧.

這一屋子里的人,就只有皇甫逸不知道麥穗對自己的心了吧.

對于這種現象,逸媽媽真的是很高興,也許逸真的會找到自己喜歡的人了,自己也不用太擔心的.

一身青衣,中間白色的里衣,飄逸的長發,很是完美的襯托著眼前的人.

原本聚集在徐邈身上的目光,全都轉移了方向.

現在的徐邈還不知道皇甫逸和遙兒的事,也許知道了,也會祝福的吧.

齊遠看著距離很近的人,也許這結局不算壞吧.

現在的齊遠只是這樣的想著,如果可以改變,他們都不認識就好了.

幾個人的感,錯從複雜,自己喜歡的女孩,成了好友的未婚妻,自己愛的男友,因為愛,放棄了自己的愛.

愛,原來是承受,承受所有.

"現在,我們要來個大的拍照,怎麼樣?"

逸媽媽大聲地著,引來所有人好奇的目光.

當然,還有徐邈媽媽的贊同.

"嗯,我也覺得是,以往就咱們四個人,今天是六個人,要好好的紀念一下才對.

就這樣,徐邈踏著那雙破鞋,扶著樓梯的把手,緩緩的走了下來.

開玩笑,要是摔下去,那得多丟人啊.

現在的徐邈,就認定了這個理,一定不能摔下去.

徐邈媽媽看著自己的兒子,搖搖晃晃的身影,也是很擔心的,摔下去,受傷的是自己的兒子,自己不可能無動于衷.

母親的擔心,徐邈是知道的,但自己不會摔下去的.就這樣,在眾人的目光中,我們的皇後娘娘安全著陸了.

"阿顏?你在干什麼?"

秦思看著眼前拿著東西站在自己旁邊的阿顏.

那一束盛開的玫瑰,並不是自己可以承受的.

"沒什麼,這是我送你的玫瑰花,你要收下,這也是我對你的愛."

的辦公室,突兀的聲音,所有人都看著這一幕.

秦思不知道現在的自己該怎麼做,接受,自己不願意,不接受,阿顏會受很大的傷害吧.

"阿顏."

秦思聲地叫著阿顏,雙手緩緩的拿過了那束玫瑰.

阿顏高興的看著秦思,這明秦思原諒了自己.

昨天的事,阿顏知道的,就是自己的失誤,才會這樣.

那聲"對不起",自己卻不出口,害怕秦思那是自己的錯,自己沒必要.

那樣的話,阿顏真的不想再聽見了.

"思思,我們一起去吃飯,好不好?"

從今天聽到昨天的事之後,阿顏就決定每天都陪思思一起吃飯,一起回家.

但這決定,也只是單方面的.

"可是,我今天還有文字要打的."

秦思看著桌上的厚厚的文件,這些今天要全部弄完的.

阿顏也看到了這份文件,也就只是一眼,就猜到了是什麼況.

這份文件,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公司里面有備份,根本就不用打了.

"放在這里吧,這個公司的檔案里有."

阿顏緩聲的著,內心很是自責,原來自己還是不能保護好她.

秦思看著阿顏後悔的神,沒有在意,挽起了阿顏的手,就向外面走了出去.

這個動作,阿顏很是激動,讓原本沒有表的他,也有了溫暖.

有誰曾經過,愛就是承受.

秦思始終的記得那句話,自己也是因為這句話才一直撐到現在.

思思和阿顏手挽著手離開公司,讓很多女生了雙眼,但也又開始譏諷的,背後的事,誰又知道多少.

柱子後面的高恩,看著出來的兩人,原本攥緊的雙手,現在指甲已經深入到了肉里,但她卻絲毫沒有感覺.

"秦思,很快,你就會被淘汰了."

高恩內心的聲音,讓身邊原本有點燥熱的天氣,漸漸地變得陰涼.

現在的瑾謙,並沒有回家,而是看著眼前的門.

學校的校舍,這里就是那個神秘的宿舍.

金錢拿著手中的鑰匙,走了進去,看來,他真的猜對了.

瑾謙看著乾淨整潔的床,還有床頭的那個熊,這也許是她後來買的吧.

瑾謙不知道在想什麼,一抹笑,給他原本俊帥的容顏,增添了一抹光彩.

而在餐廳里的秦思此事並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還在和阿顏吃著剛買的餐.

"你會一直在這里吃飯?"

阿顏不確定的問著秦思,這讓他很是不懂.

原本秦思騎自行車來這里就已經讓他很是傷心,但那是她的堅持,他不能再什麼,但現在又是怎麼回事?

她又住在哪里呢?

這些都是阿顏現在想知道的,可是自己答應過秦思,不會問的,這讓他很是糾結.

"嗯,我現在已經不是那個大姐了."

秦思像是已經平常的事一樣,什麼緒波動都沒有,口的吃著飯.

這里的餐廳,也是什麼都有的,就是現在的炒菜,也是剛做的,比較清淡.

"我送你回去吧."

阿顏看著吃完飯的秦思,很紳士的著.

秦思也知道阿顏的心,但這是自己不能承受的,委婉的拒絕著.

"我自己回去吧,你媽媽不還是在家里等你呢嗎?"

阿顏聽著秦思的話,也不再什麼了,自己的母親,現在怎麼也開始變的勢利了,這讓阿顏很是厭惡.

"嗯,我知道了,你自己慢點."

阿顏也不再什麼了,他不喜歡強迫秦思,就讓這一切順其自然好了.

剛才的花,已經是秦思很大的忍讓了,相信她一定會接受自己的.

阿顏開心的想著,但並沒有把它表露在臉上.

目送著秦思離開,阿顏也開著車走了.

一路上,並不是很擁擠的車道,也就只有幾輛車而已.

"你為什麼會在這里?"

打開門的秦思開著坐在床上的人,這讓秦思很是驚訝.

瑾謙好像很是滿意秦思的行為,站起來就走向了秦思.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里?"

瑾謙著,一步步靠近著秦思.